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哎,人王 > 章节386 到了看你知识是否足够丰富的时候了
    这是一件暖和的黑牢。

    它很黑,超乎正常的黑。达贡向四周看看,他惊讶地发现坚古族天生的黑暗视觉在这里很不好用,他只能看到两三米远的距离,再远处朦朦胧胧的如同一片浓雾,只能勉强分辨出墙壁和地板的轮廓。

    四周都是漆黑的石头,厚重、光滑、略显潮湿。牢房有两米多高,头顶上的石头也和脚下的石头一样光滑,它们显然都是精心准备之后才安装到这里的。牢房没有窗户,包括那扇沉重的铁门上面也没有。一个大约能放下餐盘的箱子被安装在门上,上面有一个可以推拉的观察狭缝。这是唯一进出空气的地方。

    牢房的气味相当混浊,充满历史厚重感的屎尿味在这个缺乏通风的地方垄断了气味的流行风尚,唯一能与它们掰掰腕子的就只剩下血腥气。达贡摸摸额头,被击晕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当时就不好,现在也没能得到舒缓。

    没能逃出去,实在是有些可惜。“数学杀手”幻术阵的威力确实很不错,但是它对那些没有大脑和情绪的对手无效。当战争活树加入战场之后,达贡就知道自己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他尽全力闪避那些高大的活树,但是不断包围并缠绕上来的根须实在太多。

    输了就是输了,人数上的劣势是原因,但不是借口。达贡仔细想了想,他没做错什么,已经尽了全力,于是便不需要后悔。他现在有些头晕,部分细节记不清楚,比如到底打倒了多少个精灵。他只知道,那些精灵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被幻术折磨疯,那他的秘密就是安全的。

    这个秘密便是矮人小伙儿。

    没有火枪,只靠法术和猎首斧,达贡根本不可能和那些精灵中的精英战士对抗。他用最快的速度打光了所有子弹,趁精灵完全没见过这种武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短暂时间撂倒了一半多对手。精灵们想要抓他活口,那么一上来就不会下杀手。达贡紧紧抓着这个短暂但有利的时间窗口,最大化火力输出。他打光了所有子弹,他打出一个缺口。

    如果能在第一时间把可以控制活树的精灵德鲁伊都干掉,或许还真能逃出去。达贡仔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他若没有第一时间把巡林射手和咒剑打死打残,可能结局还不如现在呢。那些身手最好的率先失去战斗能力,剩下的交给“数学杀手”对付。思考越多、伤害越深,幻术和火枪两者已经做到了最好的结合水平,除了火力更强之外,已经没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了。

    “活树这东西太讨厌了。攻城级别的武器用来对付我一个人,还用了五棵活树,这……打得过才是不正常的。”达贡挠挠胡子,发现须环都没有了。对,既然被精灵关起来,自然所有东西都没了。不知道星盔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伤害。

    啪叽一声,一个黏糊糊的东西贴在了他的鼻子上,随后一个“庞然大物”飞了过来。星盔一下子趴在达贡的眼睛上,那它可不就比整个世界还大了吗?小熊蜥用湿软的舌头舔舔达贡的眼皮,用锋利但不伤人的牙齿在他鼻梁上蹭蹭。表达完了它的欢喜和热情后,星盔就想重新钻到胡子下面去。

    “等等,你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把你一起抓进来的?”

    星盔眨眨眼睛,脑袋左右缓缓晃动,传过来一些莫名其妙、无法解读的情绪信号。达贡解读不出来,看来在星盔学会写字、说话之前,这都会是一个解不开的秘密。

    “精灵这是把我关到哪里来了?”达贡缓缓站起身来,先舒展一下筋骨,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的地方。多亏了五头龙披风和龙适秘银甲,达贡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他记得自己并非毫发无损,胳膊上中过几箭,但是现在全无伤口。他只能认为精灵对他进行了治疗,然后才关进来的。

    检查完自己,再检查这个牢房,它就像一个大号的棺材,还是又潮又热的那种。将手掌放在石头墙壁上,能够隐约感受到石头后面的火热,仿佛在一定距离之外便是可怕的熔岩层。但是达贡认为自己并没有远离秘纳米利斯,而秘纳米利斯没有火山,精灵的挖掘能力也不可能深入到熔岩层,因此石头的热量应该是一种法术效果。

    是什么法术呢?达贡试了试,很快就知道了。这里没有元素能量,完全无法补充法力消耗。哦,他身上的法力也消耗殆尽,符文也无法召唤,现在什么法术能力也施展不出来。

    “永动符文不会停止,我在昏迷之后也该有法力的啊……”达贡想了想,只能将原因归于法师协会,他们肯定趁自己昏迷的时候做了些手脚,比如灌下药水或者用某种法术抽干自己的法力储备。

    可惜学院里不会教这种知识,因此达贡只能猜想,别无其他办法。他摸着潮热的石壁行走,将这间牢房仔仔细细看个清楚。他现在越发确定这里像个棺材,因为它又细又长。

    黑暗视觉只有三米左右的视距,但是这个牢房的长度接近十米,这远远超出了正常单人牢房的尺寸需求。之前说了,它的顶部只有两米多一点,达贡举起手、踮起脚尖,就差不多能摸到顶部了。而牢房的宽度也不到两米,刚好是达贡伸平双臂不能同时摸到两侧的距离。相比于这些,近十米的深度,这个尺寸绝对有问题。

    床铺在最远离房门的地方,其实就是个高出地面一点的石头平台,上面有一个又旧又潮的棉被,还有一个扫满了稻草的枕头。墙壁上有一个木桶,从里面的骚臭味可知,这应该就是马桶。除此之外,牢房里什么也没有,饮水和饮食都必须靠外面供应——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达贡来到厚重的钢铁房门,开始研究它的结构。门和墙壁是一体的,或者说整个门框被砌在石墙之中,整体连接在一起,因此想要通过摇晃、震动来将它们分离几乎不可能。铁门是整体浇筑,一点连接的缝隙也没有。

    “砰。”达贡在门上狠狠砸了一拳,但是声音非常微弱,这说明冲击力都被吸收,房门的质量很好。他又狠狠飞起两脚踹上去,大门依旧纹丝不动。不行,这样下去只会耗光体力,得想想别的办法。

    转了半天,研究了半天,每一根坚古族人的神经都告诉他,这里出不去。石墙经过强化,就算拿十字镐,估计也只能在上面砸出火花。石头和石头之间的解封也都经过强化,用的是某种炼金材料,至少牙齿和指甲都拿它毫无办法。马桶上没有钉子或任何金属,它就是一段挖空的树干,毫无强度可言。它对整个牢房唯一的威胁就是被砸碎在墙上,然后用无法承装的臭味进行攻击。

    通过砸门以及趴在上面聆听回音,达贡认为外面是一个走廊,应该没有看守,不然绝对会被他制造的噪音烦死。周围也应该没有其他囚犯,否则应该会有些回应,比如砸门之类的。铁门上的盒子可以拉开,但是控制机关在门外,里面是锁死的。达贡试了试,他的指头因为用力过猛都开始疼痛了,机关还是稳如泰山。

    急切之间是逃不出去的——达贡确认了这点。他开始琢磨起来:精灵把他关起来就说明暂时不想杀他,那就要让他获得最基本的食物、饮水补给。既然房间里有马桶,或许会有人来收拾——这些都是要收集的信息,不管是用来逃跑,还是用来逃跑……都至关重要。

    回复一下体力和精神,看看能不能进入深度冥想来积攒法力,这才是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达贡离开铁门,回到房间远端的床上,盘腿坐好。他闭上眼睛,开始尝试运用各种法力循环方法,建立与周围自然环境的联系。

    一点联系都没有,五种基本自然元素仿佛死了一样,根本不回应他的呼唤。有与自然元素本身从未被证明有自主意识,所以它们一定是被某种机制锁住,在牢房的范围内不能流动。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牢房并不处于自然环境中,所以没有自然元素连接。

    那么魂域和灵域呢?达贡渐渐睡过去,然后他便发现自己来到了魂灵中间界。

    瑞德狠狠地瞪着他,眉毛竖起,脸色非常凶恶。“你干了什么?怎么魂灵中间界变得这么小了?”

    可不是嘛,魂灵中间界的黑雾范围变得只有两米见方,达贡和瑞德面对面站着,肚皮都快贴到一起了。他向后退了半步,碰倒了身后的黑雾。原本软绵绵的黑雾变得异常粗暴,用力朝达贡屁股上来了一脚,将他踹了回去。瑞德早有准备,侧开身,免得被达贡撞到。

    “我被精灵关到牢里去了。”达贡重新站稳之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唉,没逃掉?”

    “没逃掉,对面人太多了。”达贡说道:“如果算上法师协会的援军和活树,超过二十人。我尽力了。不过你放心,火枪被我拆成碎片,知道它的人不是死就是疯,所以应该问题不大。”

    “问题不大?你要是死在牢里怎么办?”

    “那你会逃狱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