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亦见亦遇 > 第十七章 解开误会
    孟晓秦看见萧迩看过来,以为萧迩也关心这个,也就转而说:“萧迩,你依旧被评选为评为我们学校最典型具有的古典韵味的女子,‘气质美女’的称号当选第一名,陆慕樊在二十二名。不过没想到那个耿欣和刘弗陵,居然进了前十名,特别是耿欣,她是第三名。”

    陆慕樊看一下她们的专业,说:“她们是学舞蹈的,跳舞的人都是很有气质的,就如同迩迩学古乐器,受其熏养,身上有那股韵味一样。”

    孟晓秦听陆慕樊这么一说,想了想说:“那我如果去学跳舞,那气质美女百名榜单上面会不会有我的名字?”

    陆慕樊看了看孟晓秦说:“你没看见她们舞蹈系专业考试,耿欣是以第一名成绩进来的,刘弗陵是第三名吗?那说明她们舞蹈基础,和萧迩学的古筝一样,至少有十几年傍身。但是刘弗陵在气质榜也才到第十名,而你这学一两年,怎么可能入得?入百名减肥榜单倒是有这个可能。这就像你之前想进学生似的,那些学生会的人很多都是以前初高中在学生会混过的老油条。”

    孟晓秦之前看见她们宿舍一个是系花,一个是气质美女,一个是社团王牌,都是不平凡的人。她觉得自己和不平凡的人待一起,宛如那个天选之子一样,也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就想着去学生会弄个会长来当当,这样宿舍四个人身份完美和谐。可是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她去面试学生会,不要说进入学生会,更加不要说会长,她人在初试就被涮下来。

    萧迩在旁边看着,她没想到郗晱的前女友才艺如此优秀,而这么优秀的人居然看上了郗晱这样的人,有种感觉脑子进水,眼神不好的感觉。

    这时陆慕樊手机响,是快递员的电话,让她下楼拿东西。

    陆慕樊下楼没多久之后,一手拿在玫瑰花,一手拿着蛋糕,回宿舍说:“程颢季请你们吃蛋糕。”程颢季是陆慕樊的男朋友,同时也是高中同学。

    她们看见这个蛋糕,当然知道程颢季为什么请她们吃。在大一的时候,也是校花投票评选出来时,程颢季为了让陆慕樊高兴,订了鲜花蛋糕给陆慕樊,并蛋糕上面的字写的是“慕慕,最美!!!”。而今年的蛋糕,她们打开蛋糕的包装,上面的字和去年差不多,写着“慕慕,最美女神!!!”

    陆慕樊要保持身材,不能吃那么多高热量食物,如同去年那样只是吃了那个写着“慕慕,最美女神!!!”的巧克力。用她的话来说,那几个字就是这一个蛋糕存在的意义。

    萧迩和蓝茉莉因吃了东西,实在吃不了东西,就简单吃了几口。

    余下的蛋糕就像暴风雨一样,被刚刚被打击到的孟晓秦化悲愤为力量快速的卷都她肚子里面。

    她们看着孟晓秦把蛋糕完完整整一点不剩,全部吃完,觉得她以后真的要找一个卖包子的人才行,毕竟包子耐饿,也便宜一点,要不然真的养不起。

    孟晓秦一下子吃太多奶油进去,难以消化,整个下午肚子都胀气,不得不去医务室找点药。

    萧迩陪着孟晓秦去医务室,然而她前脚刚进入医务室,后脚有人进来,那个人就是郗晱。

    两个人都看见对方,但两个人直到医生开好药给孟晓秦,她们两个离去,谁都没有一个人说话,就好像陌生人一样。

    孟晓秦从医务室出来,就忍不住夸郗晱:“我发现近距离看郗睒,比昨晚远距离观看还有帅,比帖子上面的相片不知道帅了多度,真的完全不像有些人的相片,就如同‘见光死’······”把郗晱夸得天花乱坠,不知道人还以为是郗晱从哪里花钱买的水军。

    孟晓秦中途因内急去跑厕所去,才停止‘荼毒’萧迩。

    萧迩在厕所附近等孟晓秦。

    这时一个男生走过来,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咽了咽口水说:“你好,我叫廖苧,上学期放暑假前几天,我骑自行车曾经不小心撞到了你。”

    萧迩经他这么一说,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事,也就说:“同学,你放心,我之后并没有什么不舒服,谢谢你再次的询问关心。”

    廖苧看着萧迩,抿了抿嘴唇说:“我其实是来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萧迩愣了愣,转而说:“哦。”

    “‘哦’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知道。”。

    “就这?就没有其他什么要说的?”

    “你想听什么?听我说,谢谢你喜欢我?还是对不起?可是我不觉得你喜欢我,我就要谢谢你,要和你说对不起,因为我没有强求你喜欢我。”

    廖苧还想说什么,只是郗晱突然出现,对着廖苧说:“同学,很明显你不是人家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廖苧看向郗晱说:“我不是,那你更不可能是。”

    “你确定?”郗晱看着廖苧挑衅的笑了笑,转头看着萧迩说:“美女,你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吗?”

    萧迩看着郗晱这样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笑了笑说:“喜欢。”

    郗晱惋惜的说:“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类型。”

    郗晱说完一副挑衅的样子看着廖苧。

    廖苧看了看郗晱,再看向萧迩,问:“你说的是真的?”

    “嗯。”萧迩点了点头。

    廖苧咬了咬牙生气的离去。

    孟晓秦从厕所出来,刚好看见萧迩说“喜欢”这两个字之后的情景。她以前只见过萧迩拒绝别人,可今天她第一次看见萧迩被别人拒绝。

    原来女神也是会被拒绝的。

    郗晱看见廖苧走了,他也打算走,可萧迩伸手拉着他说:“郗晱,你等一下。”

    郗晱停了下来。

    萧迩看见郗晱停下来,转头对孟晓秦说:“晓秦,你先回宿舍,我还有一点事情。”

    孟晓秦点了点头,知趣的退场。她猜想萧迩叫她先回宿舍,是想挽回郗晱,毕竟她如果在场的话,她会不好意思。

    孟晓秦在退场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看,想用眼神给萧迩加油打气,但其实更多的是想知道剧情发展的预告。

    萧迩看向郗晱说:“郗晱,好久不见。”

    郗晱瞟了瞟萧迩说:“你不是和我绝交了吗?”

    萧迩知道郗晱虽然没有摆出生气的表情,但是她还是有些了解他脾气的。

    半年前,在冬令营结束,郗晱他回去之后,觉得他们四个人怎么样也要庆祝一下。

    萧迩并不想参与,但在郗晱的软磨硬泡下答应了去参加。然而她去的路上看见了两个人,看见了严翔瑾和那晚的那个女孩子,让她那一晚她忍不住多喝起来。

    她喝多后,想起严翔瑾的事,同时听到郗晱和盛夏坤在吐槽冬令营的事,她跟着想起郗晱坑她的事,就对着郗晱大骂说,他们男的都不是好男人,都喜欢欺骗人,都是坏蛋,她要和他绝交。

    郗晱在萧迩来之前,就喝了不少酒,听到萧迩要和他绝交,也在酒上头说,那就绝交呀。

    两个喝多了人就这样“绝交”,之后谁也没联系谁。

    ······

    郗晱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萧迩现在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伸手拉住他,她应该选择和他老死不相往来才对。只是想着两天内,他们遇见了几次,而且现在还这么光明正大出现在面前,再像之前那样当做不认识,总觉得有点······

    萧迩看着郗晱:“对不起,半年前的那一天我因心情不好,喝多了,把脾气发在了你身上。而我那些话不是要对你说的,我也并没有想要和你绝交的意思,所以你可以原谅我半年前我酒后疯言疯语吗?”

    郗晱看着萧迩说:“既然如此,那你昨晚看见我,还有今天中午看见我,和刚才在医务室看见我,你为什么不和我解释?”

    “你昨晚和今天中午都佳人有约,我不好意思去打扰。而医务室,那个地方也不好叙旧,你说是不是?”萧迩没想到昨晚和今天中午他都看见她。

    她干干的笑了笑,转移话题说:“刚才在医务室看见你的手在流血,怎么受伤的?要不要紧?”

    “打篮球伤,皮肉伤而已。”郗睒无所谓的说。

    萧迩想起刚才廖苧的事情,想了想问:“那个廖苧是不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姐姐,你真不愧是我姐。”郗晱嘴角一扬说:“我今天这伤就是拜他所赐的。”

    萧迩原本只是不想郗晱误会半年前的事情,想和他解释以及道歉,但现在突然觉得她刚才主动拉住,郗晱是多么明智之举,她以后绝对不能和他为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