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亦见亦遇 > 第十四章 醉酒追打
    车飙了一段距离之后,郗晱对汉斯杰说:“汉斯杰,把车开慢一点,不用开那么快。”

    “August,你平时开车比我开还有快,今天怎么······”汉斯杰在看郗晱时,看见郗晱身边的萧迩脸色不是很好,瞬间明白郗晱为什么让他开慢一点。

    汉斯杰刚才看见萧迩以为是个男的,但是现在仔细一看好像是一个女的,忍不住问:“August,这是一位美女吧?是你的新对象?换口味了?”

    萧迩因为车速减慢,恢复了很多。她听到汉斯杰的误会,在郗晱开口之前,她对着汉斯杰说:“我是他姐姐。”

    汉斯杰见郗睒没有否认,对着萧迩问:“August的姐姐,不知怎么称呼?”

    “December。”萧迩回汉斯杰一个名字。

    “你名字这是现取的吧。”郗睒用他们的国语说。

    萧迩也用汉斯杰听不懂的国语说:“我以前没有英文名,而我们现在是‘姐弟’,既然你八月生叫August,那我阴历十二月生就叫December,想着蛮符合常理的。”

    郗晱是阳历八月出生的,萧迩是阳历一月出生的,她之所以选择阴历十二月,而不是阳历一月,是因为阴历十二月是在郗晱出生的前一年,即使她只是比他大大半年,但就这阴历不同一年,相当于她比他早一年出生,大一年的感觉可是比大半年的感觉爽很多。

    汉斯杰听到萧迩的名字,再次问:“你们家取名字都怎么都喜欢取月份的?”

    “东施效颦。”郗睒这话看似是回答汉斯杰的,但是他却是看着萧迩说的。

    萧迩完全不理会他暗指。

    “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你怎么又给我咬文嚼字?”汉斯杰完全不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

    郗睒说:“想知道,自己百度。”

    汉斯杰说:“又是要我去百度,你解说一些不行吗?看在我送你去市区的份上。”

    “你知道西施和东施吗?”郗睒问。

    “我听说过西施,四大美女,但是东施···”汉斯杰想了想,转而说:“我明白了,他们是两姐妹,你们那里取名字都是这样的。”

    “嗯···”郗睒停了一下:“也差不多吧。”

    “没想到我如此聪明。”汉斯杰笑道。

    萧迩在旁边听着,心想,郗睒你不想解说,但这样坑解好吗?果然谁认识郗睒,谁就运气就不好。

    汉斯杰开了几个小时之后,在午夜12点之前来到了市区。

    萧迩看着郗晱说:“你赢了,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事情?”

    郗晱想了想说:“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早死早超生,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吗?”

    “原来你那么想早点死呀?但是我不那么想你早点死,怎么办?”郗晱反问。

    萧迩看着郗晱,她也在想怎么办。不过她想的是,我又有再次想把你插死的冲动,怎么办?

    汉斯杰带着郗晱他们来到一家大排档。

    郗晱和萧迩身上没有钱,而汉斯杰身上的钱被限额,他只能勉强拿出在大排档吃一顿的钱。

    郗晱在汉斯杰点啤酒之后,他转而点一些吃的,和饮料。

    对于郗晱点吃的,汉斯杰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听到点饮料,就忍不住问:“Augus,不是点啤酒了吗?怎么还点饮料?”

    郗晱说:“不,是给我姐姐点的,她喝不了酒。”

    郗晱和汉斯杰说完,也转头看向萧迩说:“你今晚千万别喝酒,我不想等一下又被你打,而且被打了,还要把喝醉的你扛回去。”

    萧迩听到郗晱前面和别人说的话,原本觉得他还算有点人情味的,顾虑她喝不了酒,给她点饮料。可后面他和她说的话,完全却把前面的话抹杀掉。

    不过郗晱确实是被喝醉的萧迩打了一顿。

    冬令营是不能带酒的,但郗晱这种歪脑子,他总有歪点子把他想带的东西伪装带点进来。

    有一天晚上郗睒从盛夏坤那里拿了一瓶伪装看不出来是酒的酒回来,但他发现贺挚在他宿舍,他就偷偷把酒先拿去萧迩宿舍放着。

    萧迩洗完澡出来,看见桌子上有一瓶‘饮料’,一瓶没有开过的‘饮料’,她猜想应该是郗睒的。对于这饮料,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她碰都不会碰,更不要说喝,但她最近和郗晱杠上,又刚好口渴,就一股脑的冲动拿起来打开,咕噜咕噜快速的喝起来。

    她发现这饮料蛮好喝的,清甜可口。

    她喝着喝着莫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这个牌子的饮料她从来没有喝过。

    她一边喝,一边想这味道,不禁想到果子酒,她立马停下来,可是还是晚了,她已喝醉。

    郗晱把贺挚从他宿舍弄走,他来到萧迩宿舍,发现她把他酒喝了。

    萧迩看见郗睒出现,顿时觉得火气特别大,平时坑她就算了,现在拿酒冒充饮料来坑她,一边骂他,一边跑去打他。

    郗晱听到萧迩骂他拿假饮料坑她,他给她解释,但是她根本不听,应该说听不进去。

    所谓好男不跟女斗,郗晱说不通,又不可能去打一个女的,可是他也不可能定定的给她打,所以他只能躲,只能逃了。

    他以为他逃出她宿舍就没事了,可是没想到她跟着追出来。

    他跑到哪里,她就追到哪里。同时喝醉的她并不傻,她并不是单纯追着他,她还懂得拿鞋子来砸他。

    他在这栋楼,不仅要从楼上跑到楼下,从楼下跑到楼上,还要躲避她丢向他的鞋子。直到最后到她追累,加上酒劲上来在中途睡着,才停止下来。

    郗晱他当时真的想把萧迩丢在外面睡一晚算了,但是想到她喝醉会追着他打,也是因为他之前坑她的原因,让她积怨已久,在酒精刺激下才爆发的。而且晚上一个人在一个黑暗的房子里面睡,那实在是太阴森,还是多一个人比较好。

    他最后把她弄回了宿舍。

    对于那晚的经历,经历一次就够了,郗睒可不想再尝试第二次,所以今晚他怎么可能让萧迩喝酒,除非他脑抽了。

    萧迩如果现在知道郗晱在想脑抽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问他,你什么时候是不脑抽的时候?你天天无时无刻都在脑抽,好不好。

    服务员把他们点的东西,一一拿来。

    萧迩中途去上洗手间,但大排档这简陋的地方没有独立的洗手间,只能去不远处的公共厕所。

    萧迩从公共厕所出来,在门口不远处碰到一个喝醉女人,那个女的以为萧迩是个男的,整个人贴在萧迩身上,用萧迩听不懂的语言,问萧迩要不要跟她回家。

    萧迩虽然不知道她听不懂,但是她看得懂,她从她语气和动作大概猜得到是什么意思。她也正想和那个女的说她是女的时,不远处出现几个男人。

    领头的男人看着萧迩和那个女人,用萧迩听不懂的语言说:“原来你离开我是为了那个小白脸,看我今天不把他废了。”

    萧迩听不懂那个领头的男人说了什么,但她从他语气中知道他可能是误会了。

    她连忙用英语说:“你们别误会,我和这个美女没有任何关系,我······”

    那个领头的男人身边的一个男人用萧迩听不懂的语言说:“老大,这小白脸说话像一个女人似的,不仅难听,还故意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把他给你抓过来。”

    萧迩看见有人凶神恶煞向她走过来,她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懂她的话,但她现在不管他们有没有听懂,她觉得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萧迩一边跑去,一边最大的声音呼叫:“郗晱,郗晱,救命,······”她当时脑海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人是郗晱,他在她那里个十分不可靠的人,但为什么冒出来的第一个人是他,她不知道。

    萧迩的的腿虽然不短,但是在几个大男人面前瞬间变成小短腿,她的三步是别人的两步,即使她拼命跑,还是被别人抓到。

    抓住她的人,撕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扯倒到地上,并用脚踢向她。

    她立刻伸手把头给护住。

    她这护头的行为,在领头男人看来是在护脸,护她那张小白脸,他立刻向前,伸手抓着她的衣服,把她提起来,打算打爆她那张小白脸。

    萧迩害怕得闭上眼睛,但那被打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反而那个原本抓住她的手突然一松,接着她听到一个男人吃痛的声音。

    她那闭上的眼睛睁开一看,发现是郗晱赶到。那颗悬着的心,因郗晱的出现,顿时踏实了很多。

    郗晱和汉斯杰刚才在喝酒时,他听到好像有人在叫他,用的是他们的国语,而在这里会用他们国语叫他的只有萧迩。而萧迩去厕所一直没有回来,想着她一个女孩子,这大晚上的,也就不管到底是不是她在叫他,站起来立马往公共厕所跑去。

    当郗晱跑出一段距离里,他看见萧迩被人追赶时,心里面一悬,立马加快速度。多年想起他当时的心情,那种紧张下心情,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萧迩在他那里就和一般的朋友开始有些不一样了,只是他没发现而已。

    郗睒跑过去,抓着那个抓着萧迩的男人,抬脚用力一踢,那男人瞬间趴地。

    领头男人趴地之后,n恼羞成怒,转而一招手,示意身后的人上。

    郗晱对萧迩说:“你找个地方躲着。”

    萧迩很听话去旁边找个地方躲着,这是她最听郗睒的话一次。

    在郗晱开始作战一会儿,汉斯杰才赶到。

    汉斯杰看见郗晱跑的时候,他想跟着郗晱跑,但是老板却拉着他,让他买了单才能走。

    他们两个人在作战中,虽然身手不错,但他们因刚才喝了不少,导致手脚并没有平时那么灵敏,也让身上慢慢的都挂了不少彩。

    汉斯杰和郗晱背靠背的时候说:“郗晱,你们国家不是有种拳法是喝了酒会很厉害的吗?你为什么不用那一套拳法?”

    “醉鬼人人会,但是醉拳不是人人都会的。”

    郗晱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了想说:“汉斯杰,我等一下数一二,然后我们分开跑。之后我们在车那里集合。”

    汉斯杰说:“行!”

    “1,2跑···”郗晱往萧迩那里跑去,把伸手向萧迩。

    萧迩看见郗晱向她跑来,立刻伸手抓住郗晱手,和他快速奔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