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 > 第80章 一定很美吧?
    说起来,俪娘和她那竹马也是一对苦命鸳鸯。

    俪娘身为瘦马,也是花了大代价被人精心调教着长大的,她和她那竹马虽然有情,但她的竹马却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给她赎身,再则,俪娘背后的人之所以费了大代价调教她,那是为了给自己牟取好处的,可不会为了银子就将人放走。

    所以,俪娘和她那竹马前些年一直都是暗中偷偷往来,许是运气好,居然也一直未被人发现。

    后来俪娘被送来了京城,因为她背后的人想要待价而沽,利用俪娘来给自己换取更多的好处,有一年多的时间都忙着打探京城的情况,只将俪娘安置在了京城的宅子里,俪娘前面的那个孩子,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生下来的。

    俪娘和她那竹马也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若是叫人知道了,那肯定是留不了的,所以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被俪娘送到了别处,托了一对老实的夫妇养着。

    等到俪娘入了安国公府,她那竹马竟然也追到了安国公府去,成为了安国公府的一名家丁,两人于是又偷摸着往来。

    如此,才有了俪娘腹中的孩子。

    贺章也正是查到了俪娘的这些事,才拿捏住了俪娘。

    而他将俪娘送走,就是送到了安国公世子夫人章氏在城南榆树胡同的陪嫁宅子的隔壁,安元和本就常在章氏那宅子里小憩,自然而然的,也就能与俪娘遇上了。

    俪娘能在几个男人之间周旋,还显得游刃有余,可见至少在哄男人这件事上,她是做得极为成功的,利用安元和拿到安国公藏起来的两封信,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原本,俪娘是只想拿一封信的,拿到之后,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身上藏着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带走,而是埋在了狗洞边的土里,原是想另寻了机会把信取走的,却没想到那封信却是被狗给祸害了,没办法之下,她才又哄着安元和拿了第二封信。

    而安元和之所以对俪娘这般言听计从,则是因为俪娘腹中的这个孩子了。

    安元和成亲好几年,除了正室章氏之外,后院里妾室通房也有好几个,可这么些年就是没能得个一儿半女,好不容易撒在俪娘这里的种子结了果,他自然高兴得情难自禁,在这样的情况下,俪娘也只不过是想要安国公书房里的几封信而已,安元和还真没怎么在意。

    要不怎么说安元和身为国公府的世子,却只能靠着安贵妃才能得了南城兵马司的指挥这么个差事呢。

    在安元和想来,这国公府将来都要由他来继承,他只不过拿了安国公的两封信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俪娘为何会想要这两封信,激动于终于有后了的安元和,还真没细想。

    而俪娘那日之所以狼狈而逃,就是因为安国公发现了书信丢失。

    能进安国公书房的人拢共也就只有那么几个,发现书信丢失之后,安国公一查就查到了是安元和拿了信,再一查,可不就查到俪娘身上来了么?

    俪娘也不是蠢笨之人,她知道,贺章这般费心的就是想要那两封信,如此就可以看出来这两封信的重要性,她若是落到了安国公手里,指定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至于将贺章供出来……

    俪娘却是想也没想过,因为她的儿子还在贺章手里呢。

    所以,在察觉安国公让人来抓自己时,俪娘就带着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那封信逃了,她原本以为自己怕是逃不掉了,信也没办法送到贺章的手里,却不想就遇到了季卿。

    听到这里,季卿忍不住问道:“那……俪娘这是被安国公抓回去了?”

    贺章看了季卿一眼。

    这可又是一个问题了!

    不过,谁让这是如意呢,就算她又占了他的便宜,他也只得含笑替她解答呀。

    贺章摇了摇头:“如意,这你可就小瞧了她了,她……”

    说到这里,贺章顿了顿:“说不定明儿安国公府就会有好戏看了,如意,你还是到时候自己看热闹吧。”

    他小小卖了一个关子。

    季卿倒也没有再追问了。

    贺章不是都说了嘛,明天大概就会有消息,她倒也不急于一时。

    贺章这时伸手抚了抚季卿头顶的发丝,道:“如意,你放心,你拿到的这三封信非常重要,用不了多久,就能还季家清白了!”

    季卿轻轻点了点头。

    贺章也知道,季卿今天知道了这么多的事,只怕也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的,所以他也没有在季卿这里久留,很快就起身离去。

    季卿送贺章到垂花门外,见贺章要走,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于是将贺章唤住。

    “贺大人,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季卿道。

    贺章回头,看着季卿,幽幽地道:“如意,原来你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我……”

    他先前说了,以后他们每日问对方一个问题,从而来了解对方,现在如意对他有着问不完的问题,这还不能说明如意想要了解他的心情到底有多急切吗?

    对此,贺章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他甚至还冲着季卿笑了一下。

    季卿瞪了贺章一眼,干脆不理他的胡言乱语,问道:“贺大人,你这几日……有做什么美梦吗?”

    前段时间季卿完成任务的奖励,是奖励贺章做个美梦,前两日的那个任务,奖励是让贺章再做一个美梦。

    对此,季卿是有些不平的。

    明明是她被系统的各种惩罚逼着不得不做这些古怪的任务,为此甚至还得和贺章斗智斗勇,很辛苦的好吗?

    出力的是她,被奖励做美梦的却是贺章,季卿会觉得不平,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她就是想知道,贺章到底做了什么美梦。

    但,不管是什么美梦,想来,一定都很美吧?

    而贺章,听季卿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突然就想起了上次做的那个关于洞房花烛的梦,以及,梦境的最后,季卿温柔的对他说的那句“该醒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