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260章:有人欢喜有人忧
    山城市区,学田湾。

    “哎呀,奥斯本先生,总算把您给盼过来了。”韦大铭脸上满是笑容,那笑的叫一个得意呀。

    罗耀这种小年轻,哪懂的如何迎合洋人,平等,那是对他们自己而言,对黄皮肤的亚洲人,他们是有天生的优越感的。

    “韦先生太客气了。”奥斯本也很开心,虽然他很喜欢那边的工作气氛,但是规矩太多了。

    有时候会让他产生一种窒息感,他的很多喜好都受到了限制,甚至都快忘记自己还是个男人了。

    没有女人的苦行僧生活是不适合他的。

    “韦某略备了薄酒,还请奥斯本先生赏光。”韦大铭给予了最大的热情,为了把奥斯本从“密研组”弄来,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

    除了一处独栋的小楼,还按照奥斯本生活习惯安装了抽水马桶和浴缸,奥斯本喜欢泡澡。

    几乎每天都要泡,虽然很浪费水,但人家毕竟是美国来的专家,那自然是不一样的,现在吃的,用的,哪有多少不是从洋人那边传过来的?

    当然,少不了美色了。

    韦大铭也是投其所好了。

    奥斯本看到两个身穿开叉的丝绸旗袍的东方女子,两眼马上放射出光芒,连连点头:“韦先生,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奥斯本先生来山城这么短,中国话就说的这么好了?”韦大铭嘿嘿一笑,恭维一声道。

    一说到这个,奥斯本脸色就不自然起来:“都是那个该死的罗,他们开会的时候,都是说中国话,语速非常快,不给我的翻译反应时间,没办法,我只能跟着他们学习一下,现在我的中国话很不错的。”

    “是吗,那咱们交流起来就更方便了。”

    “有些事情可以不必通过翻译……”

    “哈哈……”两人发出只有男人才懂的笑声。

    ……

    漱庐。

    在大轰炸中,居然奇迹般的安然无恙,一点儿损失都没有,这也算是一个了不得的奇迹了。

    也许日军的轰炸机知道,这“漱庐”的主人不好惹,故意避开了。

    “老板,这是第九战区刚传回来的战报,日军使用了特种弹,我军重新夺回南昌的计划失败了。”

    “意料之中,下面的仗越来越难打了。”戴雨农点了点头,日军已经不止一次在战场上使用国际公约明令禁止的特种弹药了。

    “是呀,不过综合区站的情报,日军的后勤补给也出现了困难,估计接下来需要休整一段时间才能再一次发起进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喘息的机会,若能争取三个月至半年时间的话,至少可以编练一百万的军队。”毛齐五道。

    “齐五,这种情报,你写个简报呈上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过来汇报?”戴雨农奇怪的问道。

    “老板真厉害,一听就知道了。”毛齐五道,“我的确是有别的事情来找您汇报的,刚才那个只是个借口。”

    “齐五呀,你跟我之间还需要这样?”

    “老板,我不该在别人背后说闲话,不过,这一次,我确实有话要说。”毛齐五犹豫了一下说道。

    “怎么,出什么事儿?”戴雨农惊讶的问道。

    “老板,韦处长私下里接触奥斯本顾问,利用奥斯本顾问看眼睛的理由,将人从‘兽医站’接走了。”毛齐五道。

    “噢,有这样的事情?”戴雨农很惊讶,虽然他是军统的当家人,可不等于事无巨细,他全然都清楚,当然,韦大铭暗地里的小动作他是知道的,他也在看,但并没有阻止,相反,手底下人的这种竞争,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他是乐见其成的。

    往常,没有矛盾,他还需要制造一些矛盾呢,不然,手底下铁板一块儿的话,他这个老板就有被架空的危险了。

    “人已经在学田湾他的住处了。”

    “攸宁给你打电话了?”

    “没有,这事儿出了,我还是从别处得知的,他现在还没给我来电话呢。”毛齐五解释道。

    “没给你打电话?”戴雨农若有所思。

    “是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没听说他跟奥斯本之间闹矛盾,就算是韦大铭去挖人,他难道连挽留一下都没有吗?”

    “如果奥斯本铁了心要走,你认为他你能拦得住吗?”

    “这……”

    “这小子既然没有阻拦,也没打电话找你,很明显是有自己的打算,咱们就不必替他操心了。”戴雨农呵呵一笑。

    “这韦大铭可是开了一个坏头儿,挖自己人的墙角?”

    “这事儿过去攸宁不也干过,韦大铭什么反应,你还记得了吗?”戴雨农嘿嘿一笑,问道。

    “他当时可是相当生气,还找您来告状,讨要一个说法。”毛齐五道。

    “攸宁呢?”

    “他连个电话都没有……”

    “高下立判。”戴雨农舒了一口气道,“还是校长看人准呀,他就见了一面,就断定攸宁是人才,还让我重用他。”

    “这小子都入了蒋先生的法眼了?”毛齐五惊讶的问道。

    “是呀,我军统年轻一辈中,能得校长如此高看一眼的,只怕是没有几人,且看吧,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咱们就不用管。”戴雨农吩咐道,“当然,还有一点,不要影响工作,否则,不管是谁,都要严肃处理!”

    “明白。”

    ……

    “走,萍萍来了,跟我去码头接人。”一大早起来,沈彧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拉着他往外走。

    “我这还没刷牙洗脸呢?”罗耀真是无奈了,你接未婚妻,拉上我干什么?

    “那行,我等你。”沈彧讪讪一笑,心心念念的未来老婆大人来了,他此刻心儿都飞起来了。

    “那个,叫上宫慧,她们在临训班的时候关系就挺好的,不叫她的话,我今天这耳朵可就要倒霉了。”

    “怎么,她还敢揪你耳朵不成?”沈彧一瞪眼。

    “女人的嘴,你又不是不知道。”罗耀刷完牙,毛巾擦了一下嘴,“小嫂子几点到?”

    “说是今天上午,但不知道具体时间。”

    “那你急个啥,走,先吃个早饭去。”

    “那敢情好……”

    “我看你就是过来蹭饭的。”

    “以后萍萍在你这儿工作,我过来蹭饭那不是正常的,反正你也不差我一个吃饭的。”

    沈彧一脸得意的笑道。

    “行,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两口子是赖上我了。”

    “对了,我在局本部听说,你这儿那个美国顾问让人给拐跑了?”沈彧压低了声音问道。

    “腿长在人家身上,我还能给他卸了?”罗耀翻了一下白眼儿。

    “小罗,起床了?”隔壁门打开,陈宫澍拿着洗脸盆走了出来,一点头,冲罗耀招呼一声。

    “陈叔,早呀。”罗耀忙回应一声。

    “陈宫澍,他怎么在你这儿?”沈彧见到陈宫澍,着实吓了一跳。

    “他暂住我这边,帮我训练新人呢。”罗耀解释道。

    “你老师,我姐夫还关在望龙门看守所呢,他怎么先出来了?”沈彧有些急了,这事儿他是一点儿办法没有,眼看着余杰在望龙门看守所里待着,没办法帮上忙,他现在都不敢去见自己姐姐了。

    “老师没事儿,前天我才去看过,你别担心了。”罗耀忙道,陈宫澍跟他说过,余杰就是跟戴雨农硬顶了两句,惹戴老板不高兴了,本来关个十天半月就能出来的,结果关到现在,还没一个说法。

    “你去看四哥,为啥不叫我?”沈彧不满道。

    “我是去望龙门办事儿,顺便看了一下老师,所以,没有跟你说,不过,我估计,戴主任这口气也差不多快消了,老师很快就能恢复自由了。”罗耀道,如果他开口去求戴雨农,戴雨农应该不会驳自己,会把余杰放出来。

    但是他一旦开口,那戴雨农会怎么想,就不好说了,当然,他不是没打算求,只是没找到机会。

    硬求,戴雨农放人,心里会有疙瘩,得找一个他能接受的台阶才行。

    现在,台阶来了。

    小舅子结婚,总不能不让做姐夫的出席婚礼,讨一杯喜酒喝吧?

    暂时还是先不要跟沈彧说,等把事儿办下来再说。

    沈彧在军统的名头也是不小的,当然,比起陈宫澍来说要差上一些,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意思。

    “真的?”

    “沈科长是吧,幸会!”陈宫澍已经洗漱完毕,走了过来,伸手说道。

    “陈站长过往的战绩,沈某也十分敬仰。”沈彧不卑不亢的一声,握住了伸过来的右手。

    “好汉不提当年勇,沈科长有空过来切磋一下?”

    “好呀。”沈彧不动声色个的点了点头,陈宫澍也是练家子,刚才手上的力道可是不轻,换一个人早就吃不住了。

    “陈叔,我们先去吃早饭了,回头咱们有机会再聊。”罗耀打了一个哈哈,岂能看不出来两人眼中的火花,说真的,他还真期待,两人打一架呢。

    那必定是相当精彩。

    可惜今天不是时候。

    到食堂,宫慧一听说江萍萍来了,高兴坏了,在这里,虽然女孩子不少,可能说上话的,几乎没有。

    江萍萍跟她是同学,又是沈彧的未婚妻,而沈彧跟罗耀的亲密关系,她自然是爱屋及乌了。

    至于另外一个跟着一起来的陈泽蓉,虽然她是李孚的妻子,也是临训班同学,关系就疏远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