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257章:觐见
    温学仁总算是拧过来,明白自己这“功劳”不是白得的,他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而且这么做,也是为了报答罗耀对他的知遇之恩。

    “这件事,没人问就罢了,你们也别主动往外说就是了。”

    “明白,站长。”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都去休息把,这两天你们都累坏了。”罗耀一挥手道,“我也要回去补个觉,太困了。”

    ……

    罗耀是真的累了,身体累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这两天一直处在一个紧张的状态,现在骤然一放松,自然不一样了。攫欝攫

    这就像一根弹簧似的,原先紧绷绷的,一碰就反弹,可现在呢,软了下来,怎么碰都没啥动静。

    他睡的很像,甚至连晚饭都错过了。

    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开外了。

    还是肚子不争气,饿醒的。

    不然,这一觉他还不知道会睡到几点呢。

    慈恩寺这边的食堂不提供夜宵,只有“兽医站”那边的食堂是提供的,不过,今天他给所有人都放假了,估计这会儿过去的话,也没得吃。

    反正现在是睡不着了,还不如去办公室,把一些未完成的工作做完。

    ……

    办公室柜子里还有些饼干,倒是可以垫一下,罗耀起身,从慈恩寺来到这“兽医站”,门前岗哨自然认得他。

    但还是依照相关程序,检查完证件和对上口令之后才将其放行,安保工作是对事不对人。

    因为给大家放假了,办公楼一片漆黑,除了走廊里亮着几盏灯。

    “站长,都这么晚了,您还来工作?”巡逻的安保队员发现了罗耀,连忙跑过来打个招呼。

    “哦,睡不着,过来看看。”罗耀随口答应一声。

    “您有什么需要,记得叫我们,我们有人在保卫室。”

    “嗯,好的,”

    钥匙开门,进去,开灯,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来,将桌上的台灯打开,忽然感觉肚子一阵咕咕的叫了起来。

    是真饿了。

    从抽屉里找出饼干来,嚼了两口,发现太干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发现里面啥都没有,空空的。

    暖水壶拎起来一下,也是空的,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厨房肯定也没热水,忽然想到,对了,楼下保卫室肯定有热水。

    站长亲自来借热水,岂有不给的道理。

    等罗耀提着茶杯上来,却发现自己的办公室虚掩着,他记得出来的时候关了门的,要知道,他这间办公室可是“密研组”的机密之地,存放了不少机密资料的。

    平时就只有齐志斌这个助理和宫慧有钥匙,齐志斌一般不会随意进他的办公室,他那把钥匙只是备用。

    只有宫慧。

    她的呼吸声已经出卖她了。

    以他的听力,怎么可能听出来在他办公室的人是谁呢?

    罗耀端着茶杯,推门进去,看到只穿了一套丝绸睡衣的宫慧坐在里面的会客的沙发上,茶几上放了一袋面包,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你怎么来了?”罗耀进来后,诧异的问了一声,随后把门关上。

    “还没吃饭吧。”宫慧站了起来问道。

    “你怎么知道?”罗耀走过去,放下茶杯,问道。

    “你看你办公桌上饼干屑,还有,你刚才下去是找保卫室倒开水的吧?”宫慧双手怀抱胸口,瞥了罗耀办公桌上一眼道。

    “眼神不错,我一觉醒过来,食堂早就关门了,饿的不行,就记得办公室还有些饼干,反正也睡不着,所以我就过来了。”罗耀呵呵一笑。

    “我本来是想给你留一份饭菜的,但没地方可以热,于是就找老蔡要了些面包,再给你冲泡了一杯牛奶,你可以凑合的对付一下。”宫慧说道。巘戅啃书居KEnShujuCOm戅

    “谢谢你。”罗耀点点头,“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耀哥,今天上午你一个人出去,一直到日军飞机大轰炸后才回来,到底去哪儿了?”宫慧问道。

    “哦,我去了一趟曾家岩51号。”罗耀道。

    “你去见戴主任了?”

    “是。”

    “怎么突然去见戴主任,也不跟我说一声?”

    “宫慧,我是密研组的组长,我去哪儿需要向你汇报吗?”罗耀脸微微一拉,有些不悦。

    “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全嘛,出门一个警卫都不带,这山城虽说是咱们的地盘儿,可是不知道有多少日谍杀手潜伏进来,他们不得不防。”宫慧忙解释道。

    “放心吧,我的枪法虽然不行,可我保命的本事还是有的,如果我这样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都随时有生命危险,那老百姓还敢出门?”

    “你就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

    “别人,谁?”

    “我。”宫慧手一指自己,有些委屈的坐了下来,“你知道吗,日机轰炸,投的都是燃烧弹的时候,而你刚好出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担心吗?”

    “好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有啥好担心的?”罗耀心不由的一软,走过去轻轻的拍了一下宫慧的肩膀,自己是错怪她了。

    “你以后出去,记得跟我说一声,你不用跟我说去干什么,起码得让我知道。”宫慧说道。

    “好。”

    “那你赶紧把面包和牛奶吃了。”

    “嗯,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夜里凉,小心别感冒了。”

    喝着牛奶,吃着面包,罗耀又在办公室熬了一个通宵,等到第二天早上大家伙上班的时候,才回去休息。

    ……

    上清寺在日军无差别轰炸中也被波及了,不过,由于提前准备,背了灭火的黄沙,刚烧起来的大火很快就扑灭了。

    损失不大,就烧毁了配楼的几个房间。

    人员更是没有任何伤亡。

    攫欝攫。老头子得到这个结果,非常高兴,如果没有提前准备的话,只怕他的随从亲属怕是有不少人会葬身火海之中了。

    除了上清寺,山城城区内多出重要目标都遭到了日军的轰炸,更多的是无差别的攻击。

    都二天中午,日军轰炸机再一次飞临山城,这一次规模虽然只有昨天的一半儿,又是一通狂轰滥炸,给山城老百姓的伤口上又撕开了一条口子,鲜血淋漓。

    好在,这一次大家都有了准备,都知道干怎么防备燃烧弹爆炸起火,以及如何扑灭这大火。

    人员损失不大,就是多烧了几间房屋。

    同时,仅存不多的国军空军飞机升空拦截,将日军轰炸机迅速驱散。

    两次大轰炸,日军飞机那种肆无忌惮的飞到自己家里来,扔炸弹,机枪扫射,宛若无人之境。

    这种痛,对于军人来说,无疑是深深的耻辱,当然还有浓浓的不甘,国家贫弱,就只有任人宰割的命运。

    ……

    “喂,毛秘书……汇报,我不都已经汇报过了,没必要了吧?”大轰炸过去两天了,这天罗耀突然接到毛齐五的电话,让他准备一下,说是有人要听他的汇报,但是谁,他也没说。

    罗耀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这一听“汇报”两个字头就疼,上头的这些头头们一个个都不好弄,谁知道会不会哪句话说错了,把人给得罪了。

    但是,毛齐五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要穿的正式一点儿。

    罗耀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去见谁,万一对方不是军人,穿军装的话就不合适,那还是穿中山装吧,反正军统人员穿中山装很正常,中山装也是国府的礼服嘛!

    “突然穿这么正式,干什么去?”

    “我也不知道,毛秘书打电话来的,让我穿的正式一点儿,说是半个小时后派车过来接我,应该是主任安排的。”罗耀的衣服都是宫慧收拾打理的,平时,他随便搭配着穿,没啥问题,可正式场合,他还是要慎重一些的,别在穿着上失了分。

    “需要我陪你一块去吗?”

    “我倒是想,不过,看样子不行。”罗耀呵呵一笑,“就这件吧,挺合适的,虽然是去年的做的,但没穿几次。”

    “嗯,挺好的,要不我给你在熨一下把?”

    “来得及吗?”

    “来得及。”

    “行吧。”

    来接罗耀的是老熟人,戴雨农的私人秘书王汉光,这就好多了,起码可以先向王汉光打听一下,这待会儿要见的人是谁,说话需要注意些什么了。

    巘戅妙笔库mIAo&#戅。“王秘书,这一会儿是要见谁去?”罗耀上了车,直接了当的问道。

    王汉光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毛秘书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让我准备一下,一会儿派车过来接我,待会儿可能要向上峰汇报一下密研室的情况,还说这是戴主任安排的。”罗耀道。

    “既然毛主任没对你说,那我也就不好跟你讲了,等你见到了,自然会知道了。”王汉光讪讪一下,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羡慕的光芒。

    既然都这么说了,罗耀也没再问了。

    既然都上车了,下去是不可能了,不管是要见谁,见到了自然知道了,至于怎么说,只能随机应变了。

    活了两辈子,还有啥好怕的?

    行进的途中,王汉光看了一眼罗耀的侧面,发现他居然全身放松,平静若斯,一点儿都没有紧张的感觉。

    心中不由伸出一丝感佩来,他跟罗耀年岁差不多大,人家都已经是中校了,而且还独立负责一个部门,而他虽然起点也不低,戴老板的秘书,那只要干的好,未来前途也是无可限量的。

    但是,秘书这个位置终究是限制了他的发展,他若是干得好,很可能没机会独当一面。

    所以他很羡慕罗耀,能够坐镇一方,未来还可能成为军统的巨头级别的人物,连毛主任都看好他。

    汽车穿过市区。

    大轰炸后,市区几乎看不到完整的建筑,老百姓家家户户都在清理烧毁的房屋和重建家园。

    有些地方,烧了好几天才熄灭,主要是有易燃的物品,据说,还烧掉一个成品油料库,这就给本来就缺少油料的国民政府来说,那是雪上加霜,汽油价格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大幅度的上涨。

    隔着汽车玻璃,还能听到街道两边的民房内传来“嘤嘤”的哭泣之声,罗耀听的心里真是相当难受。

    日军在金陵的时候,烧杀抢掠,那惨状比今日之间还要惨烈的三分,那段记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太惨了,我昨天还去一个被炸的截取,一家七口全部没了。”王汉光也隐含泪光的说道。

    “是呀,日人兽性如此,若不能将他们彻底赶出去,我们将无法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任何以投降乞求和平都要来看看,跟这样一个凶残的敌人媾和,能得到和平吗?”罗耀点头,“和平不是求来的,是打出来的,别指望强盗会心软,在他们眼里,你只是他砧板上的肉,区别在于,什么时候想吃而已。”

    “罗兄这个比喻说的好,我们决不能向日寇低头,只有抗战到底,才能获得属于我们的尊严!”

    “没有尊严的活着,那就如同行尸走肉!”

    “说得对,罗兄,我是真佩服你,居然能够做出这么大的功绩来,戴老板每次在下面的人提到你的时候,都是赞不绝口。”王汉光道。

    “哦,是吗?”罗耀有些惊讶。

    “那可不,现在局本部谁不知道‘临训三英’,你这个三英之首,那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戴主任抬爱了,我有这些功绩,那都是在戴主任的指导下,和诸多同仁的帮助下才达到的,我个人只不过起到一点儿微末作用。”罗耀忙道。

    “罗兄太谦虚了。”

    说话间,汽车继续沿着马路向东,穿过了城区,驶上了一条蜿蜒的公路,公路两旁林木葱葱。

    远离了市区的喧嚣,周围仿佛一下子静下来了。攫欝攫

    虽然罗耀没有把整个山城都熟悉一遍,可他也知道,现在他们乘坐这辆汽车的方向是往东南。

    这个方向,能去就只有一处了。

    黄山官邸。

    当然,也不一定,南岸还是有不少其他的地方是非常重要的,但戴雨农突然安排人接他,那所见之人的位置一定在他之上。

    而以他的“保密”级别,轻易不会去见无关之人,所以,他今天要觐见之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当然,黄山官邸在山城知道的人还不多很多,向他这种级别的,应该是不知道的,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王秘书,咱们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还要过江?”

    “罗兄,到了你就知道了,今天对你来说,那是一场大造化,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呢!”王汉光道。巘戅书仓网戅

    “是吗,难道今天要见我的是党国的某个大人物?”罗耀问道。

    “等你见到就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