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菁华忆浮梦 > 第六回:玉树仙境坐临风
    夏天就这样过去了。对于燕羽来说季节的变换他再知晓不过了。只因身在山中,季节的更替没有比这山的颜色、这水的温度更能直接传达。静思堂院脚下菊花盛开,色彩各异,可见原来住在此的人对菊花也是别有一番打理。

    茂密的竹林里,燕羽身穿白衣,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拿着竹剑,一边挥剑,一边饮酒。竹剑在逍遥真气的驱动下幻化成利剑,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划过竹林,引得竹子嗖嗖作响,如今他逍遥剑法初有小成,逍遥心法已成,竹叶更是可为他所用。“哈哈,莫使金樽空对月,不觉练剑已三月。”突然他听见脚步声,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学了另外的武功。这几月来,他偶下山去龙正那去拿米粮之时,龙正会悉心教他苍穹派的几招几式,但总会说一句:“一切是从头开始,徒儿,切勿心高浮躁啊。你本已错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机,也只能慢慢来。”龙正所交的确是一些基本剑法,有时也给燕羽一些书籍来让他自己练。但燕羽还是较为心切,所以他真正认真看的还是那个疯疯癫癫老道人给他的。

    这日只见龙灵身穿一袭紫衣,蹁跹而来,澄净的双眼打量着燕羽:“好啊,爹让你在静思崖养气凝神,你倒喝起酒来了。”龙灵笑道。燕羽亦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啊。”说到这个,燕羽倒真的是不好意思,自己就这么把静思堂内所摆的一些酒还真的给喝了差不多,更何况还有个嗜酒如命的老道人偶时来访。好在自己向龙正提过,他也没说什么。“走吧,姐姐带你下山耍耍。”龙灵兴奋道。燕羽正有此意,随之下山。

    在路上,龙灵不知燕羽已有一定的功夫在身,故意放慢脚步,生怕他赶不上自己,而燕羽正好也想隐藏自己的武功,也慢慢走着,两人一同欣赏着秋景。他们来到一处满是菊花之地,抬眼望去,菊花在风中摇曳,恍若层层波浪,燕羽闭上眼睛,却不知为何感到一丝的异样,是种令人飘然的感觉。这地方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过?太过美了。“这儿真如仙境。”龙灵感叹道,听不到燕羽回答,龙灵掉过头问:“你说呢?”却发现燕羽不见了。

    燕羽此时只觉恍恍惚惚,仙人指路,他走到一片草地上,这里一切都很陌生,不象是在苍穹山,一望无际的草生机勃勃,燕羽只道:“怪哉。”他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棵参天古树,枝蔓交错,他来到树下,发现只结了三四个果子,燕羽疑道,这么一棵大树,怎么果子这么少?他细细看去,果子通体粉色,似是可口异常,光是看着就引人采摘。他想着便脚下使力,跃上采了一只,轻咬一口只觉得甘甜爽口,当下就吃了起来。一个还不够,他有摘了两个。当第三个刚咬一口时,他觉得体内灵气巨涨,不受控制地乱窜。“不好!”燕羽大叫。他赶紧盘膝而坐,如此好长时间,吐出一口浊气,但体内的气息还是不受控制,实在受不住了,燕羽当下就昏了过去。恍然间觉得自己来到一个虚无之处,周遭一切都是飘然之感。燕羽也顾不得什么,先打坐让气息在全身走上一趟。“果然不凡,我的内力增了好几倍呢。”他好奇,“只不过,我如今又是身在何处?龙灵师姐呢?”“小小儿,你误入了仙家结界了。”白芒远处传来渺茫之声。燕羽恭敬道:“仙境?仙树?仙果?”古树沉默了好久:“这里本是仙园,当年十分热闹,后因天地变化,这儿灵气越来越少,仙人便施展仙术把仙树移走,没想到却把我遗漏了,我孤独地在此等候,没想到等来的是你这个小小人。这仙家结界不是轻易就打开的,更不会对你们这些个整天想着捡便宜的凡人提供一条捷径。你能来也算是机缘巧合吧。”燕羽问道:“那我如何才能出去?”古树道:“这仙果乃天地精华汇聚,千年开花,千年结果,没想到你竟然能承受得了这么大的灵力,它可以为你所用。但是你是误入,怎么出,也是全看机缘啊。哈哈,这千年了,我也闷慌了,你又得了个这么大的便宜,不如你给点赔偿,正好陪陪我吧。”燕羽吃惊难不成自己竟要被困到这里,无人知晓,自己苍老至死,那要一身内力,得这么机缘巧合,何用?突然之间这物换星移,又回到了树前。燕羽想难不成自己可以出去了?“小小儿,你别妄想了。既然上天要你来陪我,你就得认命,哪天你可出去我自然会告诉你。”古树随即又大笑。燕羽细想这样和在静思崖也无什么区别,只是会一生困在此而已。这树林里,似乎比那静思崖更有趣,既来之则安之?想想,现在也只能如此。于是对那古树说道:“树仙,那燕羽就叨扰了。”“你当真愿意在这儿?”那树仙有些不相信。“不然大仙你有更好的办法吗?燕羽在这儿虽有放不下人间事,但是我娘告诉我,我爹生前曾说过,人一生最好的结局莫过于隐于山水间。我一直都不懂。在静思崖那一段时间,我是欢喜这山水好色,心里却是十分的不平静,总觉得这样平淡下去我的心里不痛快。也是没能领悟我爹的话,如今我爹也不知身在何方,我也不好再问他,正好这给了我这个不能让我后退的机会,自己来领悟。”燕羽说着心里一直埋藏的疑惑。“呵呵,小小儿想得倒真是挺多的。我只怕你还是不能领悟。”古树说道,“小小儿,还是专心练武吧。我这林中好玩的东西还是很多的。”燕羽心中不服,你不是我,怎的知道我不会自己领悟?

    渐渐的,燕羽也习惯了这样的野人生活,但是这林中会说话的生物还不少,都是些吃了灵果后突有人性的动物。有个会说话的百灵鸟,那声音真是比任何少女的声音都要酥脆,但它却是个雄的。这样燕羽每次和它说话都觉得怪怪的。还有个羡煞旁人、喜欢出双入对的梅花鹿夫妇。他们是同时吃了两颗灵果。燕羽来时就问那些吃了灵果的动物:“难道你们是吃的上次的灵果?你们活了有千年?”“是啊,是啊。”那些个叽叽喳喳的应声道。燕羽自己却是想,怎么会?自己也会长生不老?“小小儿,放心吧。他们吃了我的果子,又是在我的结界里,自然和我一同生死。哪天出了这结界,那就算不得了。”古树突然说道。燕羽才知晓,却也是难过不已。难道自己真的一千年没得出去,真的要呆上个一千年?那古树看见了燕羽表情的变化,忽哈哈大笑:“小小儿,我说你还未能领悟吧。”燕羽叹了一声气:“树仙,你说的没错。”

    燕羽就这样每日思考人生、修习剑法心法,在这林中也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日夜。按这林中的季节变化来看也有个八九年了吧。

    突然一天,燕羽正被那百灵鸟强拉着说着话。那树仙突然开口了:“百灵鸟,让我和他说几句吧。”燕羽大喜:“树仙,何事?”“你可以出去了。”长而悠远的声音让燕羽一震。“真的?”“真的。结界又开了。也不知怎地,原以为你会在这儿带上个千把年呢。可能这世间快不太平了吧,故这怪事颇多。你出去后,还得小心才是。”古树这话说得真切,燕羽也觉得不舍。

    燕羽还想说些什么只觉得周身景物变化。燕羽突然捂住胸口,全身传来剧痛,变得冰冷起来,“哇。”他吐出一滩黑血,顿时却神清气爽,这时他丹田原本的内力渐渐回复起来。“噬心蛇毒已解。”悠远的声音再次传来,“尘世一念,仙界八年。”

    燕羽眼前又是菊花满地,来时是正午,现已夕阳西下。这才明白刚才古树那话是什么意思。忽然有一冰冷的东西在他丹田乱跳,他张开口,一只冰蟾跳了出来。燕羽蹲下来,拎着冰蟾的一只脚打量道:“这小家伙怎么在我肚子里?”没想到冰蟾说话了:“喂,小子,你说谁小家伙呢?我是千年冰蟾。你偷吃仙果,要不是我从旁为你疏通灵气,你早就灵力反噬,走火入魔了。”燕羽才知道为何自己能承受那千年灵果的灵气。冰蟾说着跳到他头上:“之前你中了毒,你母亲让我钻入你体内帮你控制毒性,于是我用寒冰抑制了毒性蔓延,你的经脉因此被封住了,所以内力消失,不过现在你没事了。记忆也该恢复了。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啊。”燕羽大叫一声,冰蟾被甩飞了,燕羽在地上打着滚,菊花被他强劲的内力摧残的七零八落,“爹,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