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菁华忆浮梦 > 第四回:云逸飘飘癫道人
    燕羽初来也不知道这苍穹派竟有如此之大的藏书之处。忽听得那阁中有声响,然后就是那二楼的窗户打开,只见一酒葫芦从里面被扔了出来,燕羽急忙后退两步这才勉强接住了,正在诧异,阁里一声传来:“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声音虽是从不远处的藏经阁传出,却极其雄浑,宛若空谷传响,回旋不已,显然是内力极其深厚的高人。燕羽抬头看了看,倒底是何人要自己进这藏书阁?

    燕羽应声进入藏经阁。藏书阁果然名不虚传,燕羽看到这里的书浩如烟海,不自觉发出感慨。他绕著书架转了转,发现书籍种类很多,有武功秘籍、有兵器谱、有丹药等等。见得一楼梯,燕羽就上了。

    “哪来的臭小子?”一位衣着邋遢、手提酒葫芦的老人忽然出现了。燕羽见他脸都喝红了,走起路来却没有一点醉意。“晚辈刚刚入派,不懂规矩,还望前辈见谅。”这藏书阁竟还藏人?燕羽看这个人已有一股仙气萦身,功夫只怕是自己难以想象的,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想必在这苍穹派的地位也是至尊至极的,“敢问前辈......”还没说完,那老人就从燕羽的手中夺走了刚才丢下楼去的酒葫芦:“臭小子,该说的我会说。而你,记住!你今日未曾踏过这藏书阁一步。”燕羽想着老人是何意图?不告诉我他的来历,也不许我说出去?难道他不是这苍穹派里的人?“小子,看衣饰你是苍穹派的小小弟子,不好好练功,来这里做什么?”老人也不管燕羽的想法,仰起脖子又喝了一口酒。燕羽心想:此人必定内功外功已臻出神入化,又是有意和我交谈,我何不问问他内力的事?燕羽很恭敬地行礼:“前辈,不知没有内力可否练功?”“不可。”老人吸了一口酒:“凡武学皆以气力为主,力有力气,剑有剑气,倒有些不要内力的剑法,但都是花拳绣腿,赢不得真好汉。”“前辈,那要怎样练才有内力?”燕羽迫切地问。老人走到书架前拿出一本古书,丢给燕羽说:“自己看吧。”燕羽纳闷,这么厚,他翻了翻,内容玄之又玄,非一时可看完的。“前辈,这本书可借晚辈一看吗?”“拿去吧,但记住尽信书不如无书,另外不可急功近利,臭小子。”老人摇了摇酒壶,“唉,又没了。”燕羽忙笑着说:“前辈,尽好酒不如无酒啊。”老人突然睁了眼睛:“你这臭小子,迂是迂了点,但脑袋倒转得挺快的。”燕羽见那老人眼中全是精光,心中更是笃定他是位世外高人了:“下次晚辈来时定会提一壶好酒来。”老人又自顾的喝了一口酒:“小子,别忘了?”燕羽又想起刚才老人说的“今日未曾踏过这藏书阁一步”,随即又说:“那我怎么将这个书还给你?”只见眼前人影一晃,那老人竟然没了。

    燕羽走出藏书阁,心情好了很多,边走边翻阅著书,心想:“这下好了,应该有法子了。”忽然有人挡住了路,燕羽抬头看去,正是高项。那高项也是心里憋着一股气,偏要找这个燕羽示威。燕羽尽管心里恼火,但还是礼貌地说:“高师兄,让一让。”“废物,我就不让,你能怎样?”高项和身后的三四个弟子哈哈大笑,燕羽压抑着怒火,想绕开他们,可他们又挡了过来,高项踢了燕羽一脚,燕羽哪里受得了,当时就倒下了,高项使了个眼色,其他人就一拥而上。“住手。”一位身材颇瘦的少年走了过来,高项很不屑,挥舞着拳头冲少年打来,谁想这少年一拳将他打飞出几十丈远,高项痛的大叫,吐血道:“等着,小子。”转头又向燕羽道:“还有你,废物。”众弟子扶着高项离开了。

    “你还好吧?”少年伸手来扶燕羽。“没事。”燕羽挣扎着站起。少年咬牙切齿:“我叫小虎,最看不惯恃强凌弱的人。那高项我平日里就听他人说过他自恃武功高,很是蛮横,果真如此。”“高项师兄为人是很蛮横,但也是事出有因的。”燕羽想这派中恐怕年轻子弟多是记恨自己的人。眼前这少年不知是没有听说自己被青龙堂收下,还是真心路见不平,“我叫......”“我知道,你叫燕羽。青龙堂的,那日在大会上我见过你的。”这下燕羽真是会心一笑了。二人握了握手以示友好,两只手刚握在一起,燕羽不禁痛叫道:“小虎师兄,你的力气好大。”小虎见了忙松开,倒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别人也经常这样说我,燕师弟,我不是故意的。”两人就说了两句,看天色也不早了,各自就拜回了。

    燕羽回到青龙堂,“师父,师娘。”“羽儿,过来,为师替你把把脉。”“哎。”燕羽应了声,伸手过去。“噬心蛇毒还在蔓延。”龙正眉头紧锁,心中寻思。“看来这就是内力尽失的原因。”龙正这样想,但没有说出来,“魔教的噬心蛇毒果然狠毒。”“羽儿,你这几天就上静思堂静静吧。”燕羽巴不得这样,自己就有机会看看那本古书,又可逃过其他同门师兄的百般刁难,当时应了。

    第二天清早,燕羽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庄园。“燕师弟。”龙灵叫住他,两只水灵灵的眼睛里竟有了些许难过之色,“你走了,谁还陪我玩啊?”燕羽笑了笑,只当她是丢了玩伴:“师姐,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你不是最喜欢私自跑去崖上吗?我等你啊。”龙灵噗嗤笑了。“走了。”燕羽背起包裹离开了。看着燕羽离去,龙灵却不知为何这心里有了异样的难过,是自己不曾有过的一种难过里的一种,想着想着,这泪水竟不知所措的溢眶而出。

    池塘里的芙蕖在风中摇摆,一片花瓣被吹落到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