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白菜杀手 > 第七章 入皇宫
    进宫的二十五位公子小姐,第一面是要让太子殿下见到的。

    然后就要送去测试文采。

    这么大的场面闹得跟皇上选妃一样热闹,不止后宫嫔妃年迈太后,就连特别反对这事儿的皇帝陛下都坐在了正中央,死死地盯着太子肖阙。

    太子殿下来的倒是早。

    皇帝陛下批准他今日不用上朝,一早起床就在御花园里等着了,约摸是起的早了,肖阙用帕子遮了面,躺在御花园的凉椅上睡了个昏天黑地,直到皇帝陛下咳嗽了一声,太子殿下才从躺椅上惊醒。

    “父……父皇,”肖阙赶忙转身,弓着身子向皇帝陛下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陛下摆摆手,睨了他一眼,示意他有一点太子的模样。

    后宫妃嫔也被方才皇帝的咳嗽惊着了,安静了好一阵儿,这才慢慢缓过来。

    陶西带着人就等在御花园外,路过的小太监遇见人之后头就更低了。

    陶西摸了摸口袋里的银子,想着一会儿路过王记给他家那位买肉包子吃,昨天骗他穿的桃粉色衣衫他在杨茕那儿也见到了,他果然不如杨茕合适这个颜色,一会儿去给他买件别颜色的,反正不能如了他的意思。

    杨茕蹲在地上拨弄着一丛不知名的草,挑了其中最长的那根拔了下来叼在嘴里,随后又在拨弄着什么。

    林言就站在他旁边,其余人站的那个笔直,让林言也有些觉得自己……旁边的这位是不是有点不太合群,便小声叫她:“杨姑娘,杨姑娘……”

    杨茕又拔了两根收进袖子里,这才站起来跟林言小声说话,“叫我作甚?”

    林言张嘴刚要说话,就听见陶西一声咳嗽,“小点声儿,惊扰了各位贵人,咱们就一起下去跟阎王爷喝茶去吧。”

    杨茕:“……”

    她就说了四个字,压低了声音连站在守着御花园的小太监都没听见,偏偏陶西长了对驴耳朵,看起来傻,原来本质是这么机灵的。

    “行了,进去吧,”陶西说着,催着第一排的五位进去,“我也不在这儿跟太监似的多嘴了,诸位不乐意听,我也不可以说,要不是太子殿下点名让我管这事儿,这会儿我早就去巡街给我家那口子买肉包子去了。”

    实不相瞒,陶西早就觉得这事儿可真脑残!

    轮到杨茕林言他俩那一排五位的时候,杨茕忽然扯了扯陶西的袖子,“陶大人,回见。”

    杨茕面上不显山露水,唇角轻轻翘起。

    可见模样长得好看了,怎样的表情都好看。

    陶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这是做什么,皱着眉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摸了摸袖子,突然发现……银子没了!

    陶西:“……”

    铁公鸡至于么,出卖我的隐私帮你赚钱都没有一分钱,可真委屈!

    陶西只负责别院里的事情,现在都把人送进宫了,自然也该全身而退了。

    该去给他家那位添点生意,送点银子了,至于杨茕……破财免灾,破财免灾,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肖阙,杨茕忽然觉得这几天等的也还是挺值得的。

    不再是那一身漆黑的夜行服,华服盛装下藏着那颗隐隐期待的心,似乎是心有所感,肖阙也一眼就认出了杨茕。

    杨茕是这五个人中模样最出色的,不止肖阙,懒得看一眼的皇帝陛下也抬起来眼睛,眸中带了点光亮。

    “咳咳……”肖阙扬了扬下巴,冲着皇帝陛下挤眉弄眼,示意他看那个模样俊俏的,就是她了!

    皇帝陛下也赏脸看了她一眼,觉得这姑娘长得确实不错。

    父子俩交换了视线,冲着内侍点点头。

    内侍也机灵,赶紧把陶西递来的册子拿了出来。上面记着这二十五人的背景及生平。

    “杨茕,京都人士,无父无母,卖……卖白菜为生?”小太监皱着眉,战战兢兢的低着头,腿都给吓软了。

    这……这念出来感觉脖颈子一凉。

    妃嫔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在讨论着是刚才的姑娘们更好看一点,还是这会儿公子的更有才,直到刚才看着太子殿下点名要的那个,发现这位貌似更好看一点,还没开始讨论这位出色的姑娘,皇帝陛下就已经让人念人家家世如何了。

    顿时不止小太监感觉脖子凉了,这几位妃嫔也觉得有些凉了。

    林言从方才起眼前有点模糊,脑袋里像是有人在念什么话,他用力眨了眨眼睛,这种场合不适合大动作,他只能轻轻摇摇头,试图听的更加清楚。

    林言觉得自己要站不稳当,手臂刚刚抬起来,想要扶一下一旁站的笔直的杨茕,不料,当下就顺着方向倒在了杨茕身上。

    “林言,林言……”杨茕怎么说也跟林言熟识,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自己旁边倒下,不闻不问有点太过冷血。于是杨茕马上蹲下身子叫他,用手轻轻排拍着林言的脸,试图让他清醒过来,“能听到我说话吗,林言?”

    其他人在天子面前,头都不敢抬一下,更别提蹲下身子去关心别的什么人了。

    “皇上,林公子突然昏倒,您看……”小太监适时开口,低头说话。

    这几个不成器的让天子看了脑袋疼,于是这位皇帝陛下摆摆手,示意小太监去传太医来看看。

    林言眉头紧皱,似乎是噩梦缠身,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

    静静注视着这一幕的太子殿下瞬间觉得现在躺在杨茕怀里的林言有些碍眼,片刻后,起身行礼:“父皇,稍后还有文测,这……”肖阙说的时候又瞪了一眼林言,“对他人不公平。”

    皇帝陛下冷哼一声,对他人……怕是只对那个卖白菜的不太公平吧。毕竟只是一个幕僚而已,随他去吧。

    在这种小事上与他争论也没什么意思,主要还是让他断了这个心思是好,现在的小打小闹不仅给他添堵,也给自己添堵。

    皇帝陛下颇为傲娇地哼了一声,起身吩咐内侍,“回御书房。”

    内侍赶紧喊人摆驾御书房,看热闹的这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太医来的很及时,就在杨茕以一个女子之身把林言扛进屋子的时候,太医就到了。当然,林言醒地也很及时,就再太医刚坐下的时候,他就醒了。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相对无语。

    “陈叔,你……”林言觉得眼前这场景有这尴尬,“陈叔,我这是怎么了?”

    杨茕那边跟着肖阙的小太监,命她把人送进屋子赶紧去文测。

    看这架势,林言跟这位太医约摸是认识的,那她就放心了。

    冲着林言努努嘴,示意自己先出去,闲下来再来看他。

    林言也冲着杨茕挥挥手,示意杨茕赶紧去。

    来的太医是太医院的老人了,姓陈,跟林言的父亲是旧识。

    陈太医:“我屁股还没坐热呢,你小子就醒了,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了。”

    陈太医把准备起身,下床的林言一巴掌摁了下去,林言的脑袋“咚”地撞在了床板上,“陈叔,你轻点,轻点儿!”

    杨茕已经去参与文测了,林言一个人躺着有些无聊。

    “陈叔,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林言看陈太医的表情变化不停,一边觉得好玩儿,一边有脑洞大开地问他,“我不会是什么不治之症吧,痨病,中毒?”

    陈太医把随身带着的药箱放在床边,伸手捻着山羊胡子帮林言把脉。片刻后在他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屁事儿没有,好着呢!”

    林言的脉象确实奇怪,不过这小子身体还是很健康的,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再说了是药三分毒,那一个个的常年吃药的药罐子,多半都是身体里毒素积累的多了才挂掉的。

    “你怀里是什么东西?”陈太医收拾了东西,眼睛一瞥就看到了林言怀里藏着的东西,给他抽了出来。

    “这是在御花园里见到的,一个朋友给的,我就收了起来。”林言看了看陈太医手里拿的东西,这是杨茕在他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睛的时候塞给他的,“有什么问题吗,我那位朋友还吃了。”

    陈太医琢磨了好一会儿,“这是幻草,花期长,这才被放到了御花园,也没啥多大的用处,你那位朋友没事吧?”

    陈太医把幻草还给了林言,拎着自己的药匣子,“文测已经开始了,你不去了?”

    林言:“……文测?”

    “托陈叔给我爹捎句话,我大概是没那个机会跟太子亲近的,文测这事儿……我都这样了,就不去了。”林言起身跟陈太医道谢,“我爹知道我什么脑子,刚进宫就被人暗算了,做太子幕僚那也得有命才行,辛苦陈叔,替我说说情,让我爹打我的时候,下手轻点,他就我这一根儿独苗,打死了他这年纪一大把的生二胎去吗。”

    陈太医:“若是你爹直接听了这话,估计会毫不留情的打死你了。”

    林言:“这不是提前给自己找好靠山,留条后路么——就方才那姑娘,她若是被太子殿下留下,那我肯定也有戏。”

    陈太医:“……”

    有戏没戏他不关心,老林一天天活着没被气死可真不容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