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白菜杀手 > 第五章 凑热闹
    这天晚上,整个权州京都的公子小姐跟随他们的女先生爬了杨茕的墙头。

    杨茕吓坏了。

    字面意思上的吓坏了。

    夜猫子出来起夜,冷不丁的看着趴在墙头上的姑娘和一群公子,当时就以为是来打架的。

    冷静下来之后颤抖着声音问:“劫财还是劫色,财没有的,色你……”

    “杨姑娘,是我们啊,”林言率先从墙头上跳……摔下来,吭哧吭哧往起爬,一边往起爬一边不停地叫着,“杨姑娘,杨姑娘……”

    杨茕赶忙跑过去扶林言,然后接着提起来的灯笼,看到了她这个小院墙上坐了公子和一名女子。

    坐在墙头上的,可能是女子们的头头……不对不对,是这个别院里除了她之外所有人的头头。

    当然,小院墙头上自然是坐不下的,因为还有几位已经跟着林言意外地跳下来,所以她的小院子……今天晚上特别,特别,特别热闹!

    杨茕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摔下来的林言,其余人一个个的画风帅气,就是眼前这个……有点让人头疼。

    “杨姑娘,”至今还坐在墙头的唯一的一位女子从怀里掏出来荷包,“聊个十两银子的吗?”

    姑娘一条腿搭在墙头上,另一条垂下。

    也不介意自己穿的是什么名贵的裙子,蹭了泥也不介意。

    杨茕提了灯笼,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姑娘的长相,当即就拍板决定,“一百两都没问题!”

    这不老熟人么!

    小院子今天晚上热闹的很,尤其是这群刚刚一块儿爬了墙的小公子们,正兴高采烈七嘴八舌地在讨论着什么。姑娘们虽然没有爬墙,但是夜里结伴出门的乐趣也是有的。

    故辞则跟着杨茕……林言也跟着杨茕……郭允也跟着杨茕,进了房间。

    杨茕是临时住进来的,所以这小院子完全是太子殿下布置的,几乎看不出来人生活过的气息。

    故辞把荷包塞到了杨茕怀里,纤细的手指点在杨茕手心,掸了身上因为刚才爬墙蹭到身上的土,坐在了屋子里唯二的两张椅子的其中一张上,杨茕就更自然地坐在另一张上面。

    剩下两人面面相觑,尴尬地站着。

    “久仰杨姑娘大名,我叫故辞,”故辞接过了杨茕递过来的有些凉了的茶,“哎呦,这茶好香,叫什么啊?”

    杨茕摇摇头,她喝茶就是喝水,喝不出来个什么意思,名字,那就更不知道了。

    好茶?

    好茶一向都是公子们之间送礼的好东西,听说是好茶,那肯定要尝尝。

    然而一向被人伺候惯了的郭公子和林公子两个人盯着杨茕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杨茕帮他俩倒茶,也只好自己掂起来茶壶自己倒茶喝。

    喝完之后顿时就感觉……故辞在逗他们俩傻子。

    这不都一样么,都是太子殿下送来的茶叶,不一样的就是这茶是凉的。

    看他俩那反应,故辞都快笑抽抽了。

    “我好像见过你,”故辞收了笑,指尖在脑袋上点了两下,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来,擦去了唇角的水渍,“想不起来了,记性不太好。”

    故辞手帕遮着脸,眉眼弯弯,“杨姑娘看我眼熟吗?”

    “美女我都熟,”杨茕点点头,“尤其是你,咱俩在五里街见过吧,我在那个路口卖过白菜。”

    故辞:“……”

    郭允也没想到,他本以为陶西那是在消遣杨茕,原来真的只是个卖白菜的。

    “先生原来跟杨姑娘认识啊,那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都是兄……姐弟,姐弟!”林言笑嘻嘻地站在杨茕身边,悄摸摸地在杨茕胳膊肘上捅了一下。

    兄弟这两个字确实不敢说出来,林言瞥了一眼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的故辞,脱口而出姐弟两个字让故辞很是满意。

    认识也不早说,差点杀人灭口。

    杨茕也就当不知道先前林言几乎都想杀了故辞的冲动。

    故辞哈哈一笑,她出身五里街不是什么秘密,但是现在作为一众富家公子小姐们的某方面的先生,也都没人敢提这件事情。现在被人大大咧咧地说了出来,故辞顿时觉得她这先生当的真不够格。

    像杨茕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故辞觉得自己确实不能学。

    “杨姑娘,”故辞喝了口茶,上下打量着这个果然标致的姑娘,“我听大家说,你跟陶大人认识,真的假的?”

    杨茕磨着后槽牙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认识,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就这这种认识。”

    杨茕说话有意思极了,故辞也忍不住跟她多说两句开心开心,“我还挺喜欢陶大人的,一本正经中带着点不拘小节和风流,是我想要的女人。”

    郭允,林言:“……”

    “陶大人吧……”杨茕喝了口凉茶,瞬间就吐了出来,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陶大人一眼就看出来她不喜欢女人,应该还是有家室的。”

    故辞:“……这,这没想到,不过杨姑娘你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了,”杨茕顿了顿,又说:“反正明天一起进宫,见得到陶大人的,问问她呗。”

    故辞那看好戏的模样太明显,“那成,我就等着杨姑娘的好消息。”

    杨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故辞:“这是什么好消息?”

    故辞晃了晃从他怀里又顺出来的荷包,冲她一抬下巴,“给钱,双倍!”

    两个大男人和一个杨茕眼睛都直了,故辞跟杨茕没有什么身体接触,杨茕也没把荷包从怀里拿出来……总之,先生这手好像有点厉害了!

    “没问题!”杨茕眼睛盯着故辞手里的荷包,完全不去想故辞到底什么时候从自己怀里拿出来的。

    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不是,不就是问问陶大人又没有家室嘛,简单!

    “……不过,我有要求。”故辞起身,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我得听到,大声的那种。”

    故辞把荷包往后一扔就潇洒地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林言跟郭允。

    时辰也不早了,郭允跟着故辞一起出去,院子里的公子小姐们围了上来,也都稀稀拉拉地跟这故辞回去了,别说屋子,整个小院子里也就剩下林言跟杨茕两个人了。

    林言哼哼唧唧,想着要不要等会儿就睡在杨茕这儿,反正他也懒得回去了。

    他还没开口,杨茕就有些不耐烦地问:“你怎么还不走?”

    “我不能睡这儿吗?”林言问:“咱俩都这么熟了,你就让我跟你挤一晚上呗,我那院子太远……付钱,行吗杨姑娘?”

    男女授受不亲……林言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把她当成姑娘?!

    杨茕一伸手,林言就知道有戏。急忙从怀里掏出银票来,递给了杨茕。

    杨茕又一次败在了白花花的银子下,收了林言的钱让他去床上睡了。

    刚才跟故辞聊了一会儿,已经不困了,再说今天晚上那谁还要来……杨茕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尚且有些兴奋并且想了嘴巴准备说话的林言……冲他一抬手,一根极细的银针就扎在了林言的脑袋上。

    林言就软趴趴地倒在了床上。

    早睡早起身体好。

    杨茕一只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自己就上了房梁。

    啧啧啧,果然是这个地方睡得舒服。

    果然没一盏茶的时间,某个“采花贼”又悄悄溜进了杨茕的房间。

    杨茕躺在房梁上,准备看好戏。

    肖阙哼哼唧唧开口,“壮士,壮士……”,声音小到让杨茕都不好意思开口回应他。

    睡得这么熟?

    肖阙用力把床上躺着的人给翻过身来,正欣喜“杨茕”没醒,却被这张脸吓到了。

    “我……我,我……”去!

    头顶传来一声闷笑,肖阙这才反应过来,躺在床上这人还真不是杨茕易容了。

    “壮士,你……你躺在上面干什么?”肖阙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正好点在小痣上。

    上次就想问了,就是怕自己回不去,所以没敢。

    “自然是睡觉,还能做什么,”杨茕嗤笑一声,从房梁上下来,“我喜欢在梁上睡觉,你有意见?”

    肖阙马上摇头,“不敢不敢,壮士你要是喜欢,把我拎上去也行!!”

    杨茕没说话,肖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自己说动了,难不成真的在想要不要拎自己上去?

    “壮士今天……好像心情不错。”肖阙借着月光揣摩着杨茕的脸色,发现今天晚上的杨茕没了前两天见到的那样重的戾气。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杨茕盯着肖阙的眼睛,“太子殿下不是早就到了吗,躲在暗处又偷听偷看的。”

    肖阙:“……我,我刚想进来,就……就看见他们一行人过来了,怕……”肖阙说到这儿的时候,还看了杨茕一眼,“怕……他们误会你那什么,就躲了起来。”

    怕人误会杨茕深更半夜与人私会,对姑娘家名声不好。

    现在不是个露脸的好时机,会给杨茕添麻烦的。等以后……等以后进宫了……

    杨茕不管旁的,心道,误会,等我捅完你我还管你是不是误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