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白菜杀手 > 第四章 做协商
    “你的意思是,有人贸借了你的名字?”杨茕虽然不太相信肖阙这一番说辞,但是言语中,已经有些松动了。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她把剑收了回去。

    那把剑来的蹊跷,肖阙没能看清楚拿剑的模样,只见寒光一闪,杨茕手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高手在民间啊!

    桌子旁边摆着管事带来的进贡茶叶,两天了,杨茕是一点没动,颇为可惜。

    “是的,我这两年间一直都在宫中,不曾出去,你说的那人也叫肖阙,跟我有些相像,那许是我的兄长或者弟妹,真心不是我干的!!”肖阙见她把剑收了起来,赶忙离她有一丈远,生怕杨茕再把剑拿出来,嚷嚷着要捅他。

    毕竟是个夜晚,灯再亮也只能照的出一小片光明。

    杨茕确实怀疑自己看错人了,轻轻出了口气,端起桌子上的凉水一饮而尽,随后借着灯光,仔细地瞧了肖阙一眼,又一言不发了起来。

    毕竟她有点脸盲,认错人也是常事。

    肖阙面庞上的小痣随着他的眼睛动了动,杨茕伸出纤细的手指点在自己的脸颊上同样的位置上,哼笑一声。

    杨茕一言不发的,让肖阙也有些尴尬。

    “那个……壮士,”肖阙稍微大了点胆子,张嘴说话:“你……”

    肖阙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因为他......他其实是来……真的是来采花的。

    只是没采到花还被人这般......羞辱,着实是有些丢人。

    尤其是这花……花还挺好看的。

    这个场景尴尬了一些,肖阙心思活络,三转两转,忽然就开了口。

    “壮士,你何不想办法入宫,进宫找找那个要捅一剑的人?”肖阙说。

    杨茕没说话,只是把门打开,请肖阙出门。

    “不劳提醒。”

    杨茕那一眼过于冷漠,看的肖阙心里一颤,有点恐怖,他连腿都软了一下,险些跌坐在地上。

    “我我我我……是有事情跟你商量的,你要不要进……进……进宫来……啊?”肖阙双手磋着夜行衣的腰带,头也低着。

    杨茕转身关门,就在肖阙以为自己说的不太现实的时候,杨茕忽然说了两个字,“给钱。”

    顺便伸出了手。

    那只从门缝里伸出来的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干干净净的,捧着月光,肖阙第一次觉得原来有月亮的晚上还可以这么美好。

    杨茕接受了肖阙的建议,但是唯一的要求是,钱随便花。

    杨茕不用上晚课的,所以一天到晚只是那位管事来教她宫廷礼仪。

    杨茕一天天要哭的模样差点把管事逼疯,但这是上面的命令,好生伺候着这位姑娘。

    杨茕心里正乱着,又到了吃中饭的时间。

    杨茕早上起不来,也没人叫她吃饭。管事公公叫过一次,被杨茕提着扫帚赶了出去。

    要说林言其实也叫过她一次,不过就是下场惨烈了一点就是了。

    从那以后的几天,杨茕觉得其实在这儿还不错。

    既然是要去正厅吃饭,那就是说,又要碰到昨天那一群人了。

    “杨姑娘……”林言依旧坐在杨茕旁边,杨茕还是那个闷声不吭的模样,埋头扒饭,不过今天林言有气无力的,让杨茕也有些颇为无奈。

    “你帮我……个人吧?”林言贴着杨茕的耳朵,小声说道。

    “谁啊?”杨茕放下饭碗,小声问林言,“昨天晚上,没出什么事吧?”

    “昨天晚上?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林言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让杨茕摸不着头脑。

    坐在一旁的郭允也露出了笑意,“对,昨天晚上的事情。”

    一脸调笑的模样,看起来昨天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而且和林言有管关,八成是什么香艳的事情,还不太能被描述得出来的。

    正所谓食不言寝不语,杨茕这点礼仪还是学到了,于是本着八卦面前一家亲的原则,杨茕小声说,“出去等你。”

    “因为什么啊?”杨茕胳膊搭在林言肩头,手里拿了林言的扇子。

    “都是因为你啊,”郭允笑着说,“杨姑娘你昨天大出风采,先生都在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杨茕指了指自己,问林言:“我要姿色没姿色,要文采没文采的,风采出在哪儿了?”

    别院里有一处凉亭,正直夏季,凉亭里歇着的少爷公子们正在聊天喝酒,姑娘们这在评论胭脂戏文,刚刚上完早课,歇在这个地方简直是享受。

    他们三个人过来的时候,杨茕正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身边的郭允。

    郭允似乎是察觉到了杨茕的视线,偏过头冲杨茕笑了一下。

    “我昨天晚上被先生点名了,抽查功课……”林言跟杨茕咬耳朵,一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林言尴尬症都犯了。

    “然后?”杨茕一副等听八卦的模样,让林言有些无奈,只是这事情不说怎么解决。

    “你快帮我杀了她吧,我的节操,我的名声……”林言战战兢兢地扯了杨茕的袖子,撒娇一样晃着杨茕的袖子。

    比她还要高出一头的林言扯着她的袖子撒娇,杨茕很是无奈。

    “那跟你一起上课的——”杨茕下巴一抬,让林言看向凉亭,“那些公子姑娘是不是都知道,都要?”

    杨茕话没说完,不过林言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林言眼睛瞪的老大,看得出来他的恐惧。

    “开玩笑,只要不进宫,我就能帮你。”杨茕甩甩袖子,把林言的手从她衣服上甩掉,“帮你自杀。”

    林言:“……”

    “你都把我卖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做什么的,我不在这个时候把你灭口,怎么,留着过年?”杨茕在他耳边轻声说着,说完还冲他一笑,这笑容有点危险。

    林言默默地咽了口口水,打着哈哈问杨茕:“杨姑娘,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杨茕没说话,只是不悦地将林言重新攥在手里的,自己的袖子扯了回来,“我说假的,你信吗?”

    衣服是昨天杨茕跟太子殿下协商好之后,今天早上管事拿给她的,已经不是什么老气横秋的颜色了,按照坊间对漂亮姑娘公子的要求,特地拿了许多款式让杨茕挑。

    今天吃饭的时候都让那些个公子小姐惊掉了下巴。

    杨茕冷笑一声,她是脸盲没错,但是肖阙——她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至于为什么要顺着肖阙,杨茕想,大概是某人的戏瘾上来了。

    她不拆穿……她不拆穿是因为……

    杨茕舔了下后槽牙。

    杨茕是有自己打算的,毕竟要进的是皇宫,能顺利捅某个皇子一剑再安全回来,不做点什么准备,怕是只有死掉的结果。

    林言跟杨茕也就是进了别院才熟识的,因为两个人一开始都不想进宫。

    但是现在明显不一样了。

    郭允跟在两个人身后一直维持着风度翩翩的笑意,适时地提醒一下这两位,在东宫别院卿卿我我,怕不是要掉脑袋,所以千万别在这儿给别人抓住了把柄。

    “杨姑娘,这边来坐。”凉亭里的小姐们正在讨论着颜阁的胭脂好用否,那边过来的三个人里,就叫着杨茕过来一起说话。

    杨茕一愣,拿了扇子遮了脸,冲着姑娘们点点头。

    笑话,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亭中不知道多少姑娘,不扎堆,不结队!

    三人一踏进去凉亭就有人开口问了。

    “杨姑娘文采怎么样?”凉亭中的公子多在吟诗作对,既然皇榜上以这做了条件,那绝对是要考的。

    既然说到了这个问题,那就提前试探一下,没什么坏处就是了。

    郭允适时地开口问杨茕,杨茕马上唯唯诺诺道:“自然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

    不止林言,连凉亭里的公子小姐们也都投来了视线。

    “不瞒大家,陶西陶大人说的没错,我家祖上就是走街串巷的挑担货郎,到了我这一辈,不争气是一回事,还没有一点手艺。我爹娘去的又早,没怎么上过学堂的。”杨茕眉眼低垂,躬身行礼,“我怎么敢跟诸位争这个位置。”

    杨茕心里哼笑一声,这个位置她还不惜的要嘞!

    “姑娘确定不是在哄骗我等,我可是听说啊,这写不出个惊骇世俗的文章的公子小姐,皆是不敢揭下来这皇榜的。”凉亭中有人开了口,白衣白衫,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当然,这里大多的公子都是白衣白衫,装仙。

    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杨茕深知这个道理。

    杨茕冷静说道:“皇榜确实不是我揭下来的,我本来是想用用贴着皇榜的那块告示牌的,秉承着有热闹不凑王八蛋的想法,凑热闹去的。谁知道哪儿飞来一只鞋子落在我脑袋上,我这人一着急,就拆了……拆了告示牌……皇榜,就……掉在我脚边了。”

    凉亭……不止凉亭,整个别院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中。

    “杨姑娘当真是……”林言夸了半句不知道该说什么,“厉害。”

    一行人恭维也不知该如何下……呸,如何开口,只能是草草结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