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白菜杀手 > 第三章 见太子
    “你怎么在这儿,”陶西似乎并不意外这人会出现在东宫别院里。

    “本来说要去吃饭的,我远远的看着像你,就停下来等你了。”陶西以扇掩唇,遮住自己的表情。

    “那你又如何会来此处?”绿衣公子面色不悦。

    “父亲还没有到需要牺牲我的色相去换去家中权势的地步,所以我是有任务在身。你要是不生我气了,咱们这就回家行吗?”陶西软下语气说道,顺道还抱着这位绿衣公子的胳膊,撒了个娇。

    俨然是一对儿来的。

    “宝贝儿,你该不会是想嫁给殿下吧?”陶西用脸蹭了蹭正在享受着陶西撒娇的某人,又说:“我可是问过太子殿下了,他有喜欢的人,为了不让你背上人命官司,你同我回家吧,好不好~”

    陶西说着说着就顺着自己的脑子了,语无伦次的模样有些可爱,任谁看了这么可爱的模样心都要化了。

    连这位绿衣公子也不例外,只是说办完事情早些回家,随后就三两步飞出了别院。

    所以陶西回去找杨茕的时候,她已经同那位锦衣公子在去吃饭了。

    那锦衣公子是林家的小公子林言,是个真真为了家族被迫出卖色相的可怜人。

    “我爹真是个狠人,所以请杨姑娘帮个忙,行不行?”他俩吃饭都要坐在最后两个位置,为了方便说悄悄话。

    杨茕看都没看他一眼,埋头在饭碗里。

    她知道这位林公子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眼下这个情况,一旦犯事会被死无全尸的吧?

    “早课太痛苦了,你若是能让上早课的夫子,唔……”

    突然被丸子塞住嘴,林言冲着杨茕眨眨眼睛。

    杨茕没说话,只是把自己面前的汤推到了林言面前。

    林言:“……”

    也没想到一碗汤会让林公子噤声的杨茕接着埋头吃饭。

    “大家都在啊,”陶西猜着杨茕已经来吃饭了,这会儿过来也不算晚,“吃着呢。”

    陶西径直走向杨茕,坐在了林言跟杨茕旁边。

    “陶大人又来蹭饭啊。”一屋子的公子哥儿们笑起来,姑娘们用手遮着脸,像是怕人看见自己牙上的菜。几个跟陶西关系还不错的凑了过来,“趁着管事大人不在,咱们一块儿吃。”

    陶西笑着也不说话,只是往杨茕那边瞟了两眼。

    大家都是人精,有个满身书香气的公子问:“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在下郭允。”

    “她叫杨茕,”陶西拿了筷子,心里却不怎么满意,看来太子殿下这别院里的饭菜不咋地,回头一定要给殿下反反映反映这个情况,“就是个卖白菜的。”

    郭允:“……”

    一屋子的公子小姐:“……”

    杨茕埋头苦吃,仿佛这件事情跟她没关系一样。

    “大惊小怪,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吃饭吃饭……”陶西筷子不停,嘴巴更是不停,还贴心地要帮杨茕夹菜。

    杨茕:“……大人折煞我了。”

    夜里。

    “杨茕?没听说哪家大人姓杨啊,不会是外地来的吧?”

    杨茕的晚课不跟他们一起上,所以这群人趁机谈论杨茕的来历。

    林言正缩在角落里,生怕那位女先生将他提起来进行没有人性的实验。

    “林兄,”林言前面的是礼部侍郎的公子,轻声问他,“你同那位杨姑娘是不是熟识,我看你们二人吃饭时总在一起。”

    林言抿唇没说话,心道:“这位祖宗做的活计若是被你们知道了可还得了。”

    “不熟,我也是在进来之后才熟络起来的的,同陶大人说的一样,确确实实是个卖白菜的。”林言丝毫不心虚,“说起来,我在街上还见过她摆摊。”

    这倒不是瞎话,林言被他爹逼着上街去揭一张皇榜的时候认出了正在卖菜的杨茕。

    他当时还跟杨茕打招呼来的。

    “按陶大人的说法,那此人定然是文采极佳。今日细看才发现,这位杨茕姑娘,相貌也是不俗,是个顶漂亮的美人,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

    “这位是太子殿下叫来的!!!”

    谈论之声实在是不小,半睡半醒的来给他们上晚课的女先生都被他们叫来一块儿惊讶了,问他们:“你们说的是谁?”

    这位先生也是个尤物。

    据说这位女先生很早之前是五里街的头牌,名唤故辞,不过就是行事鲁莽了些,三天两头的殴打客人,这才将她赶了出来。

    林言跟故辞先生也是认识的。

    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被先生殴打过的客人,还可以来做学生的。

    敢在太子别院里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那怕是不要命了,所以大家默默在心里奉行男女……包括男男女,女授受不亲的宗旨,跟女先生倒是莫名合得来。

    “怎么,先生也没见过?”一屋子的男学生们纷纷凑了过来,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林公子,你跟我说说她这人的长相呗~”到底是撒娇界的鼻祖,先生撒娇的段位非常之高。

    各位公子哥都是见怪不怪了,毕竟进这别院之前,大都是烟花之地的常客。

    “先生,请自重!”林言脸都红了,当着全班这么多学生的面,还有女孩子的面,惨遭先生调戏,真是败坏门风哦~

    先生授课的地方是床上,为了学习咳,技术,地方大一点好施展。

    故辞从床上起身,趿了绣花鞋下床。

    毕竟是上课,给公子们的还是桌子。

    “林公子,我这就来抽查一下你的功课,怎么样?”故辞趿着鞋走到林言桌子前面,冲着林言笑了笑,“大家也来看一下。”

    林言一个头两个大,简直是无妄之灾。

    “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杨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躺了一会儿决定出来走走。

    奈何天不遂人愿,她刚起身就听见了雷声。

    杨茕:“……”

    杨茕翻身,轻巧的上了房梁上,枕着一只胳膊躺在梁上,真是好久没这么活动过了。

    不过更不巧,杨茕还没闭上眼睛就听到了窗户被人推动的声音。

    杨茕瞬间就警惕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子的方向。

    “人呢?”

    从窗外灵巧地翻了个人进来,床上被子乱糟糟一团,不过鞋还在,这就有点让人摸不到头脑了。

    杨茕没出声,她没觉得这人是来杀她的,毕竟杀人之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界。不过看他这样子,反而像是找人的。

    “姑娘在房梁上,睡得舒服嘛?”那人坐在床上抬头,看了一眼,笑着问她。

    杨茕没睁眼睛,把耷拉着的一条腿收了收,整个人都被大梁挡住了。

    “听说这院子里有个漂亮的姑娘,是你吗?”

    “不在这院子里,采花请出门左转,在正院的晚课厅,里头有漂亮公子,没记错的话还有一位女先生。出门右转,姑娘家的闺阁,都在一个园里,办事儿小点声音,别吵到我睡觉就行。”杨茕没睁眼睛,就是觉得这跨界同行有点蠢,没踩好点儿就贸然来了。

    “我不找他们,都是俗物。”

    贼人约摸是累了,翻身躺在床上,笑嘻嘻地看着房梁上的人,“我专门来找你的,做笔生意。”

    有钱不赚是傻子。

    杨茕瞬间就从梁上下来了,光着脚丫子走到桌子边点着了灯。

    刚一回头,就愣了住了。

    “肖阙……”

    床上躺着的贼人是位英俊的公子,眉眼精致,五官挺立,颊边的小痣都显得好看,不过看着他的眼睛里笑意盈盈。

    听了杨茕喃喃着的两个字,颇为意外地问他:“认识我?”

    肖阙一身夜行服的装扮,看起来不太像好人。

    “你死哪儿去了?”

    杨茕冷着脸问他,从袖子里掏出了把剑,横在了肖阙的脖子旁边。

    “你真认识我啊,跟我有仇吗,一见面就拿着剑要杀我?”

    杨茕觉得不太对劲,肖阙这是什么毛病?

    “我是还你一件东西的,”杨茕平素里的怯懦完全不见了,一脸的冷意,“你当初捅了我一剑,我现在还你一剑,你说怎么样?”

    “……”

    肖阙觉得他再不说话,可能就要被捅死了。

    “我我我我……我是真真的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小姐?姑娘?姐姐???”刀剑无眼,肖阙生怕杨茕一个不留神,伤到她自己。

    “你是肖阙。”

    杨茕笃定地说道。

    “是,我是,我是肖阙。”肖阙生怕她一个不小心给自己放点血,动也不敢动,只是往后撤着身子。

    “那就没错。”

    杨茕把剑从他脖子旁边移开,冲着肖阙的胸口,等着听肖阙接下来的话。

    “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我是……我是太子,我要是死在这儿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要死……而且,而且我有钱要给你!!!”

    肖阙自然是打探过了,知道杨茕的命门——钱。

    但是这个时候,明显钱也不管用了。

    “壮士,壮士留我一命,我这两年一直都在宫里,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你去查查就知道了……你千万别,我怕疼……”

    下一秒,他看见杨茕冷静收了剑,紧跟着肖阙的心也被放在了肚子里去了。

    肖阙心想,这怎么跟陶西说的胆小怕事但是貌美如花的卖白菜的小可怜一点都不一样啊?

    以后务必要开一个专业打假的府衙,把陶西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大骗子关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