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白菜杀手 > 第二章 入别院
    给太子殿下选妻……选左膀右臂是件大事,因此,东宫别院早在三个月前就建好了。

    不过现在也被太子殿下拿来当他肱股之臣的暂时居住地了。

    据知情人士陶某透露,这是太子殿下亲自选的地址,里面的摆放也是太子殿下亲自挑选摆放的,据更加知情的人士陶某交代,这别院可是准备作为未来的驸马府用的。

    院子坐落在城南,距离都城司只有三条街,也算是在都城中央的位置了。

    院子里有太子殿下精心栽种的花木,正殿看起来有些拘谨,不如杨茕现如今所居住的偏院。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杨茕倒是很喜欢这里。

    陶西今天准备去看看杨茕,刚换好衣服从寻城司出来就被人拦住了。

    当然,能拦住陶西的也不是一般人。

    “陶大人,我家殿下要见你。”

    陶西是寻城司的管事,进宫的次数不能说多,但是汇报工作还是要去的。诸位殿下身边的人他倒也认识,只不过今天这位……

    “可容我换身衣服再去,如此这般,恐御前失仪。”

    陶西把官服脱在了寻城司,换了一身女儿家的鹅黄玉竹衫,整个京都不过百件,女儿家穿上尽显娇俏,又十分秀气,是当下最流行的女子衣衫,最关键的是这衣衫她家里那位给买的。

    不过这衣服面见宫中贵人,有些不太正经。

    “殿下,”陶西换了官服,袖口处仙鹤暗纹颇为灵动,是她家那位掌针。陶西笑了笑,这才抬眼看了眼前的内侍,问他,“是哪位殿下要见我?”

    “大人请随我来。”内侍躬身伸手,冲着陶西说道。

    陶西叹了口气,这人还没进宫,就有人来……不对,找她做什么,贿赂她?

    总之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不知道是谁要见,陶西得罪不起,只能去见这位神秘的“殿下”了。

    ……

    听陶西说,新揭下皇榜的是个卖白菜的挑担货郎,皇帝肖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当即就下了命令说不行。要不是太子肖阙也在大殿上,同皇帝理论了大半天,杨茕怕是早就被放回来了。

    陶西再大殿上撒了个小谎,说是这皇榜是杨茕揭下来的。

    谎报军情……也不知道陶西隐瞒了皇榜的用途被皇上知道以后,陶西会被怎么样。

    “杨姑娘,这是宫里来的大人,说是这两日教教你礼仪,将来进宫……”

    杨茕赶紧摆手,让他闭嘴,别再说下去了。

    她听见“进宫”二字就头疼。

    权州国土辽阔,又多多与他国相互往来,因此国风开放,只要有才,女子同男子一般可出入学堂,封侯拜相。

    这些,陶西早就捅她说过了,附带的还有些八卦,她也听了听。

    说什么,即便是入主后宫,仍可论朝堂之事。

    杨茕心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宫里发生的事情陶西已经说给她听了,杨茕不免有些郁闷,要不是太子殿下,她可能就回家了,这真是天大的灾难!

    杨茕一面心惊胆战地在陶西给安排的宅子住下来,一面又想着什么时候逃跑比较好。

    不过计划还想出来,就被意外把这个念头掐灭在萌芽中了。

    杨茕跟宫里来的那位道了谢,从口袋里掏出了荷包塞到那人手里,算是意思。

    那人赶忙道谢,瞅着杨茕没什么心情,看来今天是说不了什么的,就告了退。

    杨茕还有……还有一干“胆子略微有些大”的读书人,住进了太子殿下安排的别院里。

    少爷小姐,各不相同。

    不过杨茕但是注意到了,不论男女,皆是顶好的厢房。

    杨茕独自住在一个偏院里,别院里的管事说,前院住不下了,反正进宫也没几天的事情,让杨茕别介意。

    杨茕倒是没什么,想想她那个下雨怕漏,晴天怕晒的破房子,真真不如这里。

    不过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杨茕真怕哪天把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老婆本给败光了,着急的不行。

    送她来的陶西隐晦一笑,对她说了句我会来看你的,管事心惊胆战了好几天也没见到陶西的影子,今天干脆把负责伺候杨茕的下人调走了。

    所以杨茕一个人呆愣愣地坐在院子里唯一的一张凳子上发呆的时候,陶西就知道他被人欺负了。

    “杨姑娘,”陶西走到杨茕身边,“好久不见。”

    陶西走到杨茕身边站定,发现只有一张凳子,不禁有些无语。

    果然是人靠衣装,杨茕今日这装扮真是清秀了不少。

    前两天杨茕被陶西送进来的时候,还是昏着,太子殿下命人送来了布匹,趁着杨茕昏迷,那些个才子佳人读书人挑的剩下了匹老气横秋的蓝色水纹锦。

    亏得杨茕驾驭得住。

    这要是初次见到杨茕,那陶西大概会以为这是哪家的大家闺秀。

    杨茕听到声音赶紧起身,冲着陶西作揖,“陶大人,您怎么来了?”

    陶西听得出来杨茕的喜悦,不过她没有很高兴就是了。

    万一这人最后真被太子选中,她跟太子殿下的人关系要好,难道不会被太子殿下灭口么?

    陶西轻咳一声,她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巴掌大的小院子里除了刚刚被“光明正大”带来的那位教养司的总管,就一个杨茕坐在这儿了。

    “方才宫里来人了?”陶西问。

    “是,说是要教教我宫中的礼仪规矩,过两天进宫……”一提到“进宫”两个字,杨茕就跟死了至亲一样,哭丧着脸。

    “这别院刚刚落成之时,我偷偷来看过几眼。”陶西说着,在杨茕面前转身坐下。

    反正杨茕这院子里就这一张凳子,她累了一天了,坐他个凳子谁管得着。

    杨茕不知道她这什么意思,扫了她一眼,接着听。

    “揭了皇榜的那些个读书人收拾了东西进来住着,早上有教养司的公公来上早课,晚上学些……咳,学些宫中礼仪。”陶西冲杨茕一笑,“怎么,他们没叫你去上课?”

    咳?

    宫中礼仪有什么好“咳”的,还在晚……想来应当不是什么正经课程!

    杨茕赶紧摇摇头。

    事实上,她从来都不知道有什么早课晚课,更不知道还要学什么……咳咳。

    陶西也不意外,只是倒了杯茶水递给杨茕,“读了些书的人,难免心气高,你别介意。”

    杨茕介意什么,介意这群读书人像个孩子一般不同她耍么?

    杨茕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

    “大人,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陶西也不知道他在着什么急,一心想着回家。

    “宫里发话了,说是两天之后,文采不过关的,各自回家。”陶西喝了口茶,“你就把心放肚子里,最起码文采这里肯定就过不去,我好歹也算是个官,绝对亲自把你送出宫。”

    杨茕听了这话还不满意那就太不是人了。陶西跟她什么关系,能这么帮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该用晚饭了吧,我同你一起去。”陶西站起身子,“有位殿下点名说要我照顾照顾你,我是万万不敢怠慢你的。”

    杨茕一愣,“太子殿下?”

    陶西扯了扯杨茕的袖子,“走啊——是不是太子殿下,等你……”

    大概是觉得说出来会让杨茕更加苦恼,陶西说:“你会知道的。”

    早晚饭都在正厅用,杨茕这两天真是怕极了吃饭。

    杨茕两天前进来的时候,晚饭没吃就睡了。不过第二天一早被人叫起来的时候,有点凉快。

    等到杨茕又换好衣服,打听好正厅在哪儿之后又匆匆忙忙赶过去,瞅着人家吃饭没有一点声音的样子,默默地咽了口口水,慢吞吞地坐在长桌尽头,尽量忽略自己的存在。

    也忽略那一干人投来的视线。

    杨茕从来都没觉得吃饭有这么艰难。

    杨茕没觉得陶西是个硬后台,但是她也管不着陶西做什么,说是要陪她吃饭……那就去呗!

    陶西从来没跟这么多人一块儿吃过饭,新鲜是有的,更重要的是这顿饭要给杨茕探探风,看看有没有进宫的机会,没有就制造点机会!

    是的,那位殿下是这么吩咐没错的。

    “我有朋友,去打个招呼,你等我一会儿。”

    杨茕跟在陶西身后,陶西忽然顿住脚步,视线落在不远处一位绿衣公子身上,扭头冲着杨茕歉意一笑。

    杨茕是没什么,只是点点头问她,“需要我等你吗?”

    陶西是专门给杨茕来撑场子的,跟杨茕一起出场那可是必须需要的。

    “嗯,等我一会儿吧。”

    杨茕站在这个只要是来吃饭的人都会经过这个路口,稍微有点尴尬。

    她今天是不是来早了?

    刚开始还弓着身子低头作揖,但是刚一低头就发现自己好像抻着脖子了。

    嘶,这个难受啊。

    “杨姑娘,”远远来的有位小公子跑过来,杨茕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你……你这是干嘛呢?”

    “行礼,看不出来。”杨茕没好气道。

    锦衣公子弯着腰,好奇的围着杨茕转了一圈,见杨茕还低着头,“杨姑娘,地上也没钱吧?”

    “抬起头吧,我给你张一百两的。”锦衣公子从口袋里掏了掏,还当真摸出来了一沓银票。

    杨茕当时就把脑袋抬起来了。

    没什么,铜臭味对杨茕来说实在是太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