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女配 > 第二十四章 流言
    此时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炊烟,日头也大的厉害。

    阮氏走到村长院子门口,正好看见村长在阴凉处做着木工。

    “七弟妹,你怎么来了?外头太阳大,快进来吧。”

    村长撇头看见站在门口的阮氏招呼道,随后转头对着厨房喊道:“他娘,七弟妹来了,你快出来。”

    宋长栋在这一支脉中排行第七,因此大家都称呼阮氏七弟妹或七嫂之类的。

    赵氏擦了擦手,看见阮氏露出一抹笑容来:“七弟妹来了呀,吃了吗,要不在我这吃点?”

    赵氏性格爽朗,宋存亮的性格多半是随了赵氏。

    阮氏摆了摆手,“大嫂,不用了,我找大哥有点事,说完了就走。”

    “这样啊。”赵氏呵呵一笑,“那你俩先聊,我去做饭了,中午就在我这边吃好了,我多做两个菜,你可别走啊!”

    说完又风风火火的回到厨房。

    村长放下手里的活计,招呼阮氏在一旁坐下,倒了杯凉茶才道,“是又出了什么事吗?”

    阮氏点点头,把宋阮阮毁容的事情以及王氏的话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然后才道。

    “大哥,求求你帮帮我们母女吧,继续呆在宋家,阮阮真的会死的!”阮氏一脸哀伤。

    村长沉吟了一会才道:“分家这事好办,可三伯那边不答应的话也不行,只有让三伯答应我才好为你们做主啊。”

    阮氏沉默着,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宋三河是绝不会让她们母女分出来的,所以才会想找到村长。

    村长想了一会儿才道:“若是李氏还在,这件事由她开口最好,可你大伯哥现在这个情况,自然不会再提分家的事情,二伯哥又是老实的,不好办哪!”

    阮氏的眉头皱的愈发深了,还在苦恼中,村长接着道。

    “你回去问问阮丫头,她一定有办法。”

    ……

    阮氏走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回想村长的话,阮阮能有什么办法呢?

    回到家中,众人已经开始吃了。阮氏来到厨房,看到两份备好的饭菜,忍不住鼻头一酸。

    也只有花氏才会做这些事情。有了王氏的对比,花氏做的一切才更显弥足珍贵。

    把饭菜端到宋阮阮的破房间里,母女二人安静的用过饭,收拾完毕后,阮氏才把村长说的话对宋阮阮重复一遍。

    宋阮阮笑了笑,“娘,你不用担心,我确实有办法,现在要做的,只需要等!”

    等?

    阮氏心下疑惑,可到底还是相信宋阮阮的,没有多言,点点头便离开房间。

    自此,宋阮阮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养伤’。

    在宋阮阮养伤期间,李氏意外身亡的消息早已散布开来,宋家为了脸面甚至不惜办了一个假模假样的葬礼。

    可不知怎的,一些流言也在暗中流传着。

    有说:李氏和奸夫偷情,所以被宋家老大打死了。

    有说:李氏根本就没死,和奸夫私奔去了。

    有说:李氏嫉妒侄女要嫁入林家享福,所以提前爬了林员外的床,甚至连宋阮阮毁容,也是李氏一手造成的。

    ……

    各个版本的都有,若是宋阮阮听到,一定会赞叹古代人虽然传递消息不发达,但脑补剧情却是一等一的。

    虽然中间的意思差了些许,可结果是一样的。

    流言传到宋家人的耳朵,羞的这几日宋家都闭门不出,就连平日里喜欢骂街的王氏也难得沉默。

    因此大家更加认定,李氏给宋家老大戴了绿帽子!

    ‘嘭’!宋清辞紧握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眼神中没有惯常的平静,只有两团簇拥的火苗。

    一旁的宋清远不知在想些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到宋清辞发出的动静。

    外面的流言他们一早就听说了,虽然不相信外面的传言,但有一点不能否认,李氏的死因有蹊跷!

    那天他们去找王氏要真相,结果王氏避而不谈,甚至狠狠骂了他们姐弟一顿。

    这是在平时根本就不会发生的事情,所以更加让他们姐弟认定。

    “姐,你说娘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家中长辈讳莫如深,一点都不肯透露给我们。”

    宋清远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道。

    “既然他们不说,我们就自己去查,总会水落石出的。”

    宋清辞眯了眯眸子,她一定要揭开宋家人虚伪的嘴脸。

    李氏要做的事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宋阮阮,一定是那个女人!

    宋三河和王氏在房间里也是一阵气闷。

    本以为事情掩盖的很好,没想到还是泄露出去。李氏那个女人,走都走了,还留下这么一个**烦。

    “老头子,你说辞丫头和远哥儿会不会知道这件事啊?”

    王氏语气担忧的问道,上次把他们姐弟俩狠狠骂了一顿,可关于李氏的事情一个字也没透露,他们一定会怀疑的。

    宋三河啪嗒啪嗒抽着旱烟,深深的抬头纹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

    “你说的没错,好好交代阮丫头和根哥儿,一定要让他们闭紧嘴巴,若是敢透露出去一个字,家法伺候!”

    语气中森然的冷意,令王氏不自觉缩了缩脖子,点头应是后,马上去找了两个小的。

    相比旁人的心思百转千回,宋阮阮可就简单多了。

    趁着宋知华来给她送饭的时候,拉着小姑娘东说西聊的,对这边的物价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一两银子等于十钱,一钱等于一千个铜板,两个铜板可以买一个馒头。

    五两银子,就够平常人家用一年的了。

    而宋阮阮呢,野猪卖了八十两,花了十两教训人就没再有别的花销,如果要盖个像宋家这样用土砌的房子二十两就够了。

    可这种房子宋阮阮不喜欢,她的目标是青砖大瓦房,要贵点,小一点的就要八十两。

    宋阮阮暗中给自己加把劲,挣钱要提上日程了。

    很快就到了开族谱过继的日子,阮氏一大早就来到只剩下铁娃一个人的院子,好好帮他收拾了一番。

    身上依旧是丧服,只是人显的更加精神干净。

    过继是大事情,祭祀、开族谱、增添名字之后,接下来的就是认人。

    人都认识,只要敬茶改口就行,先是拜过阮氏,恭恭敬敬喊了一声娘后,阮氏随即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铁娃。

    看着铁娃的眼神里满是温柔,然后随手摸了摸铁娃的头。

    铁娃一脸黑线,感情喜欢摸头是遗传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