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女神的超级赘婿 > 第十六章 你是怎么办到的? 求收藏

第十六章 你是怎么办到的? 求收藏

第十六章 你是怎么办到的? 求收藏 (第1/2页)
  
  “齐老呢?”宁龙扫了眼医馆,视线落在洛芊身上时,眼里掠过一抹惊艳,但他也是见过无数美女的人,洛芊虽然漂亮,但还不至于让他失神。
  
  “在路上,快了...”洛芊道。
  
  宁龙闭目不语。
  
  轮椅上的小丫头抱着个洋娃娃,黑溜溜的大眼睛奇怪的望着洛芊,继而弯眸一笑:“大姐姐,你真好看!”
  
  “谢谢。”洛芊愣了下,蹲伏下去温柔的抚了抚小女孩小脑袋。
  
  不得不说,小女孩生的很精致,一想到小丫头马上就要截肢,便是忍不住的揪心。
  
  老天不公呐!
  
  她狠狠的瞪了眼严浪。
  
  虽然说严浪开的药未必就是导致小女孩双腿残疾的祸源,但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宁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治好小婉的。”洛芊挤出笑容道。
  
  但宁龙的脸色十分冰冷,也不吭声。
  
  这家伙是冰做的吗?
  
  洛芊无语。
  
  宁小婉正张着黑溜溜的眼睛望着那边扫地的林阳,林阳也淡淡的看着她,像是在观察着什么。
  
  “唔...”
  
  这时,宁小婉突然轻轻抽搐了一下,继而细长的眉头皱起,整个人咧嘴哇叫起来。
  
  “小婉,你怎么了?”宁龙急了,忙伏下来问。
  
  “疼!疼...哥哥,我疼...”宁小婉哭喊着。
  
  且疼痛感越来越强烈,小女孩的呼吸都急促了,小脸蛋溢出大量汗水。
  
  “快治人啊!”宁龙慌了,冲着洛芊咆哮。
  
  洛芊与严浪不敢怠慢,立刻诊断。
  
  他们本是要等齐老来了直接让齐老看的,但现在似乎来不及了。
  
  小丫头被放在了床上,洛芊急忙号脉,检查病情。
  
  但小丫头疼的直哆嗦,抱着小脑袋又哭又闹。
  
  洛芊急忙扎针,且冲着严浪喝道:“快,取杏仁15克,飞滑石18克,竹叶6克...用2升甘澜水煮!”
  
  “好!”严浪急是点头,便跑了开来。
  
  “五仁汤止不了疼,她这也不是某种炎症,这个时候应该用《千金方润脉篇》上记载的手法对她的背部进行推拿,活络她的血脉,并且梳理她各处的筋络,才能止疼。”这时,旁边的林阳忍不住开了口。
  
  “林阳,你闭嘴,我没时间跟你瞎胡闹。”满头大汗的洛芊怒喝。
  
  林阳眉头紧皱:“这丫头的双腿之所以逐渐不能动,是因为她脑部有淤血,压迫到了神经。”
  
  “你是不是白痴?如果只是这么简单,为什么之前没有查到?林阳,你就别来添乱了行吗?”洛芊心烦意乱道。
  
  “那是因为压迫神经的淤血很小!”
  
  几乎微乎其微!
  
  不过,那滴血却不是小女孩的血!
  
  林阳很想说出来,但他知道,自己说出来压根没人信。
  
  严浪煎好了药,吹凉后赶忙灌入小丫头的嘴里。
  
  然而药水入口,小丫头颤的更厉害,且是不断呕吐,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干什么?”宁龙大急,疯一般的冲了过去推开严浪,将宁小婉抱住。
  
  “哥哥,我...我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小丫头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
  
  “怎么会这样?”
  
  洛芊小脸苍白,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严浪更是悄悄朝门口靠去,准备开溜。
  
  “芊丫头!齐爷爷来了,不好意思路上塞车!”
  
  这时,大门处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但满面红光的老头。
  
  正是齐重国。
  
  老头入了医馆,立刻瞧见那不断颤抖的宁小婉。
  
  “齐爷爷!”洛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齐重国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检查了起来。
  
  但片刻后,他狠狠的吐了口浊气。
  
  “老头,我妹妹怎样了?”宁龙冷冷的问。
  
  “这丫头前段时间我看过,不过是一对中年夫妇来找的我。”
  
  “那是我爸妈!”宁龙沉道,且眼里荡漾着不甘与痛苦。
  
  既然宁氏夫妇已经找过齐老,那就代表着齐老对宁小婉的病情是知道的,且也束手无策。
  
  “老头子检查过,同时我们医院的专家教授都进行过分析,这丫头的情况得去M国的医疗协会,或许还有希望!”
  
  “我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前我们发现的症状十分奇怪,她的脑部血管处有些淤血,压迫了神经。”
  
  这话一落,洛芊愣了,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怎么齐老说的跟林阳说的一模一样?
  
  “那不能清理掉吗?”
  
  “十分细微!”
  
  “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七零:这个媳妇儿有点彪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女神的超级赘婿 机武风暴 我天生就是当配角的命 冷清欢慕容麒 我的老妈是土豪 我在大虞长生 完美之双重卧底 先生又要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