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3434章剑道情绪
    “听吴尘宗主说过,寂灭前辈年轻时出自书香世家,娶妻生子,后来妻儿族人死在了妖魔手中,他才开始修行,练习剑术,最终大仇得报。”

    “报了仇,但妻儿也无法复活了,后来剃度出家,可内心一直悲伤,思念妻儿,思念从前静谧美好的时光!”

    卓不凡突然明白了什么,之前无论是吴尘、尹芦、柳苳还是任旬、罗蘅几位宗主,他们的想法是抵挡剑阵,就仿佛一条船,选择逆流而行,自然受到了水流阻碍。

    “可若是顺流而下呢?”

    卓不凡手握剑柄,轻轻闭上眼睛。

    一时间想到了龙歌月的不告而别,想到了这些年她都默默在背后支持自己,不仅照料家里的事务,更要兼顾天澜星海霸主的职务,却从没跟自己抱怨过什么。

    有些悲伤的情绪也瞬间弥漫开心头。

    “当年我为叶子创造出了‘黯然烟雨剑’也是伤心到了极点,这次你又离开我?”

    卓不凡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眸中没有精芒,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快点退出来吧,我看你已经不行了?”

    “对啊,难道你还想靠近剑碑,不自量力。”

    “我们宗主也没施展全力,为了给各位宗主留几分薄面罢了,这剑碑应该归我天意宗。”

    而这时,众人见到他愣愣杵在原地,天意宗的弟子开始出声,冷嘲热讽起来,卓不凡充耳不闻,倒是尹芦却没出声制止弟子,显然对卓不凡超越自己,也有些不满意。

    “秦默长老已经超越了尹芦的记录,剑碑应该归我们剑心宗!”

    “天意宗的人,还真是无耻!”

    “没看见太上长老已经超越了他们宗主么?

    还在那里大呼小叫,美名其曰谦让,不让我们宗主丢脸,我看丢脸的人是他们。”

    “无耻!”

    惜弱撅起小嘴,很是生气,冷冷哼了一声。

    而几位宗主、长老的目光则注视着卓不凡,不知道卓不凡是否还能继续创造奇迹。

    “难了,我们参悟了剑碑多少年?

    尹芦能够达到两百六十丈的距离已经很厉害了,越往后面,想要前进一尺,都有莫大的困难,估计能达到那里,已经是剑心宗太上长老的极限。”

    任旬出声点评道。

    “嗯,任宗主所言极是,想要前进一分,困难提升了百倍。”

    罗蘅点头。

    几位宗主尝试过不知道多少次,自然明白剑阵的难度。

    “我倒是跟你们意见不一样,或许这位剑心宗太上长老,能够做出让你们大跌眼镜的事情。”

    柳苳两条宛如羊脂白玉的胳膊抱怀,红唇翘起一抹上扬的弧度,魅惑心神。

    让得任宗主、罗宗主两位养气功夫极好的高手心神一荡,连忙移开了眼睛。

    “先谢谢柳宗主的吉言。”

    吴尘笑呵呵说道。

    不管如何,剑碑这次已经确定落到剑心宗。

    而这时,卓不凡也动了,手握剑柄,施展剑术,一道道剑光似水,缠缠绵绵,交织在一起如同细朦朦的春雨飘落,周围一切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广场上的声音,此刻也安静了下来,诸多视线凝聚在卓不凡身上,包括几位宗主,眼中都露出难以形容的惊讶之色。

    卓不凡喝着酒,施展剑术,心里满是悲戚的情绪,周围天地灰蒙蒙的,剑光如柔软的雨丝落下,仿佛一个伤心的人漫步雨中。

    这一套剑招配合此时心境,真正发挥出了‘黯然烟雨剑’的威力,如果说‘花好月圆’更倾向于防御,那么这一套剑招则更注重攻击,将自己的情绪宣泄其中。

    而剑碑的剑阵,也正符合这种‘悲伤’的情绪。

    “这,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秦默长老的剑招和剑阵融合到了一起。”

    吴尘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不止是他,其他四位宗主和长老们,个个都钻研剑道,自然看出了卓不凡的剑招,逐渐有和剑阵融合的趋势。

    卓不凡凭借着黯然烟雨剑,继续迈步前进,反而阻力减少了许多,两百八十丈……两百九十丈,三百长,已经面对着剑碑了!“怎么会这样,这家伙对剑道的理解,已经到达这种层次?”

    尹芦皱着眉头,脸色阴沉,“剑碑里可能有寂灭留下的‘轮回剑招’,这可是连霸主都觊觎的剑招,难道他能够得到?”

    “当年只有我剑心宗的老祖,曾经得到石碑后,亲自感悟过,这么多年,从未有人能通过剑碑剑阵考验。”

    吴尘激动起来。

    卓不凡站在剑碑前,能够清晰看见上面刻画着一道道剑痕,斜刺、劈砍、抽划、点刺,之前远距离看见,没有太大感觉,现在近距离驻足观看,方才察觉这些剑痕都带着悲伤之感,而且情感甚浓。

    感触之下,卓不凡伸出手掌想要触摸这些剑痕,但手掌如穿过雨幕,竟直接穿透了进去,而后,整个人走入了剑碑之中。

    这一幕,被所有人看见,都睁大眼睛,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难道寂灭前辈留下的秘密,终有人能够破开了吗?”

    “他走进剑碑里了?”

    “听说剑碑里藏着寂灭前辈练剑的秘密,说不定是什么顶尖剑术!”

    广场上诸多弟子议论纷纷,而五大剑宗的宗主、长老们则心思各异,卓不凡若得到剑招真传,肯定对剑心宗有益。

    当卓不凡整个人进入剑碑之中后,广场上肆虐的剑气也随时消失不见。

    “这家伙怎么可能进入剑碑里面,里面有寂灭留下的剑招,岂能被他一人独吞!”

    一道雷霆般的怒喝陡然响起。

    尹芦竟然拔出重剑,猛地对准剑碑一剑劈砍下去。

    哗啦!犀利霸道的剑芒硬生生将虚空撕开一条漆黑痕迹,然后,狠狠轰击在剑碑上,可剑碑没有丝毫动静,甚至连一道剑痕也未曾留下。

    “宗主,剑碑肯定无法损坏,我们必须做好万全准备,等这小子出来,然后抢夺剑术典籍,剑碑里肯定有寂灭留下的诸多剑典。”

    一名天意宗长老眼神阴沉,立刻传音给他。

    尹芦收回重剑,微微点头,“我立刻传讯给宗门,让所有精英弟子过来,便是直接与剑心宗开战,我也要得到剑典!”

    吴尘和两位长老看见天意宗的人聚拢在一起,心里也涌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以天意宗的霸道,能甘心将寂灭留下的剑典拱手送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