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炁尊 > 第一卷 缘起苍茫 第十八章 疯狗
    “呵~认输?那我便在你说出认输前,彻底粉碎你引以为重的贞洁!”罗摩瞥了瞥张济善,冷冷一笑,再次向柳含烟的衣衫划去。“看到自己的女人即将敞亮的暴露在众人的眼前,是不是很不舒服,我就是让你不舒服!”

    可柳含烟呐,自然是听到了张济善的急呼声,但却很是倔强的再次挥剑,目光坚定,好似一定要斩了罗摩!

    “哼!好一个无耻之徒呐!”

    “就是!这种人不配成为我苍茫宗的弟子!”

    “我现在真的很想上去将这可恶的小子胖揍一顿,让其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

    看台上,看着在柳含烟身边游走,不断割破其身上衣衫的罗摩,那些弟子们纷纷愤怒的叫骂起来。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恨不得狠狠的教训一下这可恶的新人!

    “洪樱师姐,您快点阻止那可恶的小子啊!”

    洪樱闻言很是无奈,其离得最近,罗摩的污言秽语她也都丝毫不差的听入耳中!可看到柳含烟那无比坚定的目光,其欲要抬起的手,却又放了下来。

    当然有人愤恨,自然有人乐呵,有的人很是乐意看到一个赤裸裸的女神!这些人,便是那些为了看女弟子漏点才来看比赛的老弟子!

    “哼!不行!这可恶的小子,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彩蝶看着下方那不断割破柳含烟衣衫的罗摩,起身就要从高台上跳下去,却被其身边的苍茫宗宗主按住了。

    “彩蝶,冷静,你看那少女的眼眸!你放心,这次新人大比之后,此子将不会留在苍茫宗的!苍茫宗可容不得这只蛀虫!你放心,我也不会让那小姑娘难堪的。”

    看着自己那正气浩荡的父亲,彩蝶轻轻地点了点头。

    “啧啧~好白好细滑的肌肤呐!啧啧,你这样的女人做起来一定很爽吧!”

    “刺啦~”一声,柳含烟的裙摆又被划出一道口子。

    “哼!”柳含烟羞怒冷哼一声,随着衣衫被罗摩一点一点的划破,柳含烟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罗摩也越来越不容易得手了。

    不过,由于之前柳含烟被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现在已香汗淋漓,大口喘着阵阵的香气。

    “啧啧~好香呐~这么香的汗水,我还是第一次问到!我真的是越来越想得到你了!”罗摩深吸一口气,一脸淫.荡.的砸着嘴,好似吸了大麻一般,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混蛋!”从来都没有爆过粗口的柳含烟,再次被罗摩的淫邪激怒,喘着粗气厉声道。“受死!”

    “啧啧~美人呐,骂人都是这般的美妙,待我彻底撕碎你这身遮羞布,我看你那心中最珍重的贞洁到底价值几何,会不会因此而死!”

    罗摩从容的侧身一闪,其掌骨处的羽剑,“唰!”的一下,割破柳含烟腰间的玉带。

    而因为玉带掉落,柳含烟身上那被束紧的衣衫,一时间变得宽松起来。随着微风的吹袭,那破裂的裙摆衣衫更是摇曳起来,露出其下大片雪白的肌肤。柳含烟不得不一手束着衣衫,一手持剑应对那再次袭来的罗摩。

    “啧啧~爆裂吧!”只见那罗摩邪邪一笑,脚下重重一踏,刹那间射向柳含烟。

    在阳光的照耀下,那薄如蝉翼的羽剑,犹如一道光芒一般,划向柳含烟胸前的衣衫。

    “滚!”

    就在众人恨不得冲上去,痛扁罗摩之时,一声厉吼响彻整个斗兽场,整个斗兽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接着“嘭”的一声传入众人的耳中,只见那罗摩重重的摔在擂台之下,猛地喷了口血!

    “含烟~你为什么这般的要强呢?”张济善脱掉身上的衣衫,轻轻地盖在柳含烟身上,温柔的问道。

    “我~”看着目光满是怜惜,温柔无比的张济善,柳含烟一时间眼含泪水,扑入张济善的怀中。

    “呵呵~好了!我的傻妹妹!从今以后,有哥在,任何人也休想再伤你一根汗毛!”张济善看着如同小孩一般哭泣的柳含烟,轻轻地拍了拍其颤抖的背,柔声却十分霸气的笑道。

    “张济善!你好生卑鄙!竟不顾比赛规则,从后面偷袭我!”擂台下,平复了气血的罗摩跳上擂台,指着张济善的鼻子怒斥道。

    “呵呵~~~卑鄙?”张济善看着怒目狰狞的罗摩冷冷一笑,原本那温柔似水的眼眸,瞬间变得狠厉起来。“那又如何?”

    “你~你这样做,实属无耻,也意味着柳含烟输掉了比赛!”

    “呵呵~我本来就是上台替含烟认输的,谁知道不知从哪冲出一条疯狗,想要咬我,我才不得不给了他一脚!怎么?你是那条狗吗?”

    “你~~~”一时间,罗摩语塞,满脸涨红,目色狰狞的盯着张济善,恨不得要吃张济善的肉,喝张济善的血。

    “怎么?又想咬我了?可以,明日擂台上若是遇到,你可以尽情施展你的獠牙!”

    说着,张济善便揽着柳含烟缓步走下擂台,独留罗摩在擂台上,无处发泄胸中的烈火。

    “咯咯咯,这场比试,胜者罗摩。”看着擂台上那气恼至发抖的罗摩,洪樱站在擂台下,微微一笑,但笑声中却充满着鄙视,厌恶。

    原本,胜者都会受到斗兽场那些弟子们的欢呼声,但此刻的观众台上却传来一阵阵的厌恶之言。就连李慈仁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虽然知道罗摩好色,但却没想到罗摩的心已变态成这样!

    “好帅啊!”看着瞬间跨上擂台,一脚将罗摩踹下擂台,而后轻柔的为柳含烟遮羞的张济善,彩蝶满眼花痴的喃喃道。

    一旁的鹤长老见状,暗道不好,原本其打算让李慈仁追求彩蝶的,可没想到这张济善无意间先了李慈仁一脚。其看向张济善的目光,一时间变得有些不善,但瞬间便恢复至其原本慈祥安和的模样。

    “嘻嘻~含烟姐姐,你觉得是你家的济善能夺得这届的新人王,还是我家的王子能夺得呢?好期待他们一战呐!”

    “额~”柳含烟闻言两靥微微一红。“去你的,谁家的济善,那是我济善哥!虽然济善哥很厉害,但昨夜济善哥说了,若是与你家王子一战的话,他现在的胜算不足一成!”

    “啊?济善哥是这样说的?

    “嗯!”柳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

    看着脸上又露出甜美笑容的柳含烟,张济善暗自松了口气,他就怕昨日的那一战会给柳含烟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若是那样的话,就算违背了宗门规则,违反了比赛规则,张济善都不会让罗摩好好的活下去!

    在柳含烟失去父亲那一刻无助的模样,或许是因为激起了张济善心中的痛。所以,从那时起,张济善便将柳含烟看做自己的亲妹妹,愿为其遮风挡雨一辈子。

    “咯咯咯,看来大家很是期待今天的比赛呐!这角斗场可从未这般热闹过了!那么我废话也就不多说了,有请我们这届最优秀的十位师弟登场!”

    顿时,整个角斗场掌声雷动,但这在雷动般的掌声之下,却夹杂着一道道讥讽之言。

    “十位?哼!那罗摩算个球?”

    “就是!那罗摩还好意思登上擂台?要是我,早就找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呵呵,你是不知道,有一种人的脸皮可比城墙还要厚呐!”

    “呵呵,是啊!这样的垃圾不配成为我苍茫宗的弟子!”

    “呵呵,听说,大比之后,这罗摩就会被驱逐出苍茫宗了!”

    “真的?”

    ……

    “呵呵,在比赛开始前,我再次重申一下比赛的规则,以及说一说这届新人王的奖励!”看着擂台上精气神满满的张济善等人,洪樱掩嘴一笑道。当然,罗摩被洪樱选择性的忽视掉了。

    “同门情义第一,比赛第二!切勿将个人的恩仇拉到擂台上!擂台是一处神圣的地方,容不得任何杂质!”说到这,洪樱不禁瞥了瞥罗摩。

    不过让洪樱意外的是,这罗摩不知为何竟有些木楞,不知道其在想些什么,好似没听到洪樱的话一般。

    “呵呵,这新人王的争夺战也是两两一组比试,胜者晋级,败者会按照输掉的时间进行排名!不要和我讲公平,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公平!当然你们也不用担心因为消耗大,导致后面的战斗无力!我们会提供上好的丹药,只要你们不死,一个时辰内都可完全恢复!”

    “至于奖励嘛~依旧是每个月修炼资源的多少,当然也是根据你们的排名给予的!而第一名,也就是新人王,会有一修炼至铸鼎之上的功法作为额外的奖励!”

    角斗场看台上的那些老弟子们闻言都炸开了锅,能够一路修炼至铸鼎之上的功法?想来最差也是灵级的,有了灵级的功法助力,只要修炼资质不是多差,基本上修炼至铸鼎圆满是没有问题的!

    没想到这次宗门能下如此血本,只恨自己没有晚出生几年。这是角斗场看台上大部分老弟子心中的呐喊。

    “呵呵,从老弟子们的表情和惊呼声,你们也看出这灵级的功法是有多么宝贵了吧!但是,这灵级的功法只有一本,若是想要就拿出你们的实力吧!”

    这十位新人,除了那一直在发呆的罗摩,就属张济善和王子涯最淡定,两人闻言都不为所动。

    张济善是因为自己有一部十分牛掰的功法,才不为所动。但王子涯则是真真的不为外物所动。

    可二人这一副淡定的模样,又是让那高台上的长老们高看一眼。

    “呵呵,那我们这就开始第一组的比试吧!张济善,罗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