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仙妻横行 > 第338章 蒙蔽
    好的爱情和坏的爱情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好的爱情使你的世界变得广阔,如同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漫步。坏的爱情使你的世界愈来愈狭窄,最后只剩下屋檐下一片可以避雨的方寸地。

    看到此,宁肖不由得瞄瞄身旁的程子扬。此刻,他还闭着眼睛睡大觉。这或许是他来仙界,睡得最为安稳,最为舒心的一觉了,直至现在还没有醒来。

    好的爱情是你透过一个人看到世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好的爱情,最狭窄的时刻也不过是在床上的时候。

    坏的爱情,最广阔的时候也只是在床上的时候,那已经是最大的空间,人于是变得愈来愈狭隘,爱得死去活来,也无非是井底之蛙。

    好的爱情,能够让本来没有理想没有大志的你,变得有理想和大志,本来偏激的你变得包容,本来骄傲的你变得谦逊,本来自私的你变得肯为人设想,本来没有安全感的你,变得不再惧怕。

    宁肖不由得打了哈欠。看来,她还得再好好睡上一觉。

    坏的爱情与这一切全然相反,你唯一可见的将来就是爱情,没有别的可恋。好的爱情让你时刻反省自己付出的够不够多,使你不害怕老去,因为即使年华老去,你也不会失去对方。你不会担心十年后,你们的步伐不一致,因为你们携手漫步在草原上,而不是在屋檐下避雨——当雨停了,也就没必要相依下去。

    “嗯!”有些警醒的程子扬,微微睁开眼,发现正在向自己靠来的妻子。他顿时心情一松,伸手将妻子揽入怀中,继续在那甜美的梦乡之中荡漾。

    或许,对于这个时候的他们来说,已经不再需要好爱情和坏爱情了。

    睡莲!假山!池水!浮萍!鱼。

    粉色的花瓣微微含笑!羞答答地低着头,清纯的睡莲!做着甜美的梦!安静地睡着了,假山站在水中央!远远地望着那朵莲花,她的绿裙子多么漂亮。她的脸庞多么俏丽。她的梦里有没有假山出现?假山真想亲自问问睡莲。

    可是,她太远了,听不到他心中热情的呼喊。

    夜来了,假山也该睡了。在他的梦里,夜夜都有睡莲的倩影。就这样下去吧,希望一直到永远,虽然不能将爱意向她倾诉,只要每天能这样看着也好呀。睡莲啊,睡莲!你可了解我假山的心事?也许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也不奢求让你知道,只要能默默地爱你,我就很满足了。

    “噗哧!”在睡梦中的宁肖,目睹着这一切,不由得笑出声来,是更加靠近了身旁那厚实而温暖的身体。这个时候,睡梦之中的她,浑然忘却了自己是谁。但身旁的这副身体,却能给她带来温暖与甜蜜。

    雨点在水面画着圈,踩出小小的涟漪,一小片浮萍在水波里沉醉着。池水的胸膛真宽阔,倚在它的怀里一定很踏实,浮萍如是想。可宁肖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还是不如自己此时正在依偎的怀抱里。

    然而,涟漪让池水平静的情愫开始泛滥起来。那朵睡莲的婀娜,让池水震惊了。她贴着水面轻轻摇摆,娇柔地甩着水袖,跳着舒缓的舞蹈。于是,池水就目不转睛地看着,露出欣赏和幸福的表情来。

    就这样,浮萍受伤了,让一颗支离破碎的心里装满了痛苦。她嫉妒睡莲,发誓要从睡莲那里夺回池水。于是,为了占有那个宽阔的胸膛,浮萍开始疯长。

    然而,睡莲没有感觉到池水的深情。她爱上了一条鱼。那是池塘里惟一的一条鱼。她是满心欢喜,哼着小曲儿,在忙碌地梳妆打扮着自己。

    雨水洗净她的脸庞,风儿吹起她的飘带。她弯下腰来,摆出不同的姿势,把水面当成了镜子,梳照着自己的影子。

    啊,他游过来了!这时,那条鱼的到来让睡莲充满了喜悦。鱼也动了真情,是在由衷地赞美着睡莲的美丽:她是他的女神,是他的天使。

    睡莲是更加的雀跃不已,想让自己更加的美丽,以便能更加吸引着那条鱼。

    就这样,相爱的感觉真甜蜜,他们深情地亲吻着。

    见状,嫉妒成狂的浮萍开始拼命地吸收阳光和水分,不断地生长,一小片,一大片,绿色在水面上奔跑。

    就这样,浮萍跑到了假山脚下。然而,不等浮萍开口,假山就想请她帮忙转告睡莲,他每天忍受着相思之苦,他的单恋需要一个终点。

    气得浮萍不听他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连头都不回一个。

    终于,池水的所有地方都覆盖上了一层绿毯,浮萍再也不用奔跑了。这时,浮萍是紧紧地拥抱着池水,高兴地告诉他,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然而,她抱得那么紧,让池水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所有的阳光都被浮萍遮住了。氧气再也不能溶进水里。鱼很快就奄奄一息了。但他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游到了睡莲的身边,最后一次地吻了她纤细的手指,是悲伤地同她告别。

    趁着水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浮萍是狠狠地扼住了睡莲的咽喉,争夺着她的氧气。柔弱的睡莲怎么可能争过强势的浮萍呢?她的呼吸是瞬间地弱了下去。

    目睹着睡莲变得憔悴,再慢慢地枯萎,水池后悔着没有在她死之前将自己的爱说出来,难道命中注定他只能单相思吗?为什么睡莲死了,他却还活着?为什么生命对待爱情会是如此苛刻呢?

    浮萍还在继续地生长着。尽管水面已经完全属于了她。可她就是无法阻止自己要这样疯狂地生长。因为是爱让痴情的她变得疯狂,变得失去了理性。

    然而,由于她抱得太紧了,池水终于窒息了。最终,浮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所爱。这还是爱情在指使她这样做的。如此看来,爱真的很残忍!

    不过,完成了爱的使命,浮萍也累极了,更是绝望了。她就躺在池水那已经腐烂的怀里,和他一起腐烂。

    就这样,一潭浊水包围着假山。爱情死亡了,只有假山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唉!”对此,宁肖只能发出一声叹息。看来,爱情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时,依旧有着好坏之分。

    “肖!”就在这时,一声呼唤从耳边传入。

    “嗯!”她本能地应了一声,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当那英挺而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时,她不由得笑了。她伸手抱住了面前的人儿,心里要想:不管怎么样,她和他的爱情就是好的,没有给旁边的人带来伤害。

    “战争是残酷的。而巷战更是残酷中的残酷。了解巷战的人都心如明镜:胜方败方,都会有惊人的损失。在狭窄的街道,复杂环境下的转角,你可能遇到同伴,也可能遇到敌人的子弹;因此,在如此致命的环境下,维护每个人的生命钱的唯一因素就是巷战战术的运用!”

    ……

    在台上,程子扬继续着他对神界有关战争理论方面的授课。台下,宁肖则是迅速地做着笔记。

    “公正,”坐在她旁边的太白,就用神识在询问着。“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你脸上的笑容,从上课伊始,一直延续到现在!”

    “呵呵!”此刻,宁肖连神识里也带着笑语。“我的这种高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哟!就算我想告诉你,一时半刻的也说不清楚。要不,你找个女上神谈谈恋爱,就有可能知道我为什么如此高兴了?”

    “你拉倒吧!”太白的神识中透露出一丝不满。“都这个时候,你还要我找个女上神谈情说爱?你这不是坑我,就是想损我!”

    “呵呵!”宁肖还是笑着用神识回应着。“没有经过爱情滋润过的人,是很难了解沐浴在爱情之海中的快乐!”

    “哧!”气得太白扭过头去,不想理睬她了。

    “公正,”这时,坐在宁肖另一边的神将太阴,也莫名其妙地插进话来。“你和人王在神界这么甜甜蜜蜜的,难道就不担心在人界的小人王吗?”

    “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可惜,宁肖却是浑然不觉这话里的蹊跷。“他本身的实力就不弱。另外,还有几位人将护卫着他。没有我们这老爸老妈束缚着他,指不定他还高兴着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