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仙妻横行 > 第336章 尊重
    其实,无论是人还是神,其生命的过程就是相逢。

    驿路策马,长亭短憩,一回眸,一驻足,就可能是一场相逢。相逢只一瞬,却需要各自的生命。山一程,水一程,风一程,雨一程,马不停蹄地走很长很长的时间。任何一念流转,都会擦肩而过。任何一脚迷乱,都会无缘错失。

    这种巧合,看起来,更像是与另一个自己相逢。正如,一位智者说过,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生活撩魂心魄的地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刻,在下一个地方,会有哪一位生灵,不早不晚,不远不近,为你等在那里。

    “说实话,”正在前往人界的太上在跟财神嘀咕着。“神王突然将人王之子作为自己王位的继承人,我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有什么想不透的?”财神横了太上一眼。“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人王之子虽然是人,但他也能成神啊!你可别忘了,他的母亲可是我们神界七大神将里的一位!”

    “唉,”听到这话,太上只得叹了一声。“问题是,人王之子要是跑到我们神界来当神王,那人界又该当如何?”

    “能怎么样?”财神毫不在意地回应着。“两边兼着呗!这样,能省不少的开销,相当的划算。”

    “你——”气得太上手指着财神斥责着。“做什么,都觉得是做买卖。我看,你纯粹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呵呵!”财神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回复过去。“我想太上老君似乎也忘了我是谁!我是财神,如果不钻进钱眼里,还配称为‘财’神吗?”

    “你——”这下,气得太上也只能甩甩长袖,不再理睬财神了。

    偶然也好,命定也罢,总之,这么大的地方,唯你,也唯与他(她),相逢了。阳光照进幽暗的弄堂,温暖牵住了青苔的明媚,光亮擦亮了蛛网的惊喜,说不清是该明媚还是该惊喜。所有的相逢,都是上天的恩赐。而最大的恩赐是,让你在岁月最美的时候,与最对的人,欣然相逢了。

    相逢是多么美好的开始,接下来,相识,相赏,相知,相扶,一直到老。一次相逢,便是一辈子的厮守。这个世界,最短命的相逢,一定是相遇在了不对的时间,或者阴错阳差,遇上了不对的人。

    一眨眼灿然花开,一转眼又寂然而败。

    所有的相逢都会有结局的,而所有的结局都是相逢的一部分。不要用结局去质疑开始,成全的,是生活;捉弄的,也是生活。

    “那就是小人王?”在一窗户下,太上与财神隐身于其间。

    “嗯,没看到站在他跟前的是人王的第一人将吗?”太上不带好气地回答着。

    “怎么这么小啊?”财神在感叹着。“我记得他出生已经有上百年了,怎么还是孩童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太上白了财神一眼。“他不是万物幻化而成,而是从母胎之中落地。加上父母都是天道在册。所以,他要长大成人,不耗个千儿八百年的,是很难在一夜之间由孩童变为成人的。”

    “这样啊!”财神想了想,又从怀中掏出那金算盘,是“辟哩叭啦”地拨算了一下。然后,他再很正色地太上说:“尽管长大成人还要花些年月,但算算开销,神界养他还是很划算!”

    “朴!”这话又让太上气得想吐血。

    “作为人,我认为应该涵养一种大气。凡大气者,皆有大气象、大格局、大境界,亦能挑大梁、干大事、成大器。大气之人让人舒服、舒心和舒畅,让人敬重、敬佩和敬畏。”

    “大气之人往往语气不惊不惧、气势不张不扬、性格不骄不躁,静得优雅、动得从容、行得稳健,为人豁达、胸襟宽阔,光明磊落、气宇轩昂,阳光敞亮、豪气爽气。大气之人,有一种纳百川、怀日月的气概,一种成熟宽厚、包容大方的气量,一种胸有成竹、从容淡定的气度,如大山一般浑厚、似大海一般渊博。”

    “大气之人,往往纵横捭阖、举重若轻,潇洒飘逸、收放自如,临危不惧、从容不迫,拿得起放得下,他们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自信,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胸怀,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眼界。”

    然而,此时,宋戴正在对小人王进行着说教。那一气呵成的话语,迫使小人王不敢眨巴着眼睛,只能竖着耳朵仔细地聆听,生怕漏掉一句。到时,被宋戴发现,又是好一阵的喋喋不休。

    “纵观大气之人,大都志存高远、深谋远虑,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踱着方步、仰望星空。他们有一种家国情怀、担当精神,是有大格局的人,是顶天立地的人。”

    “老师,”小人王终于抓住了漏洞,连忙插进话来。“按你这么说,我老爸应该是一个大气之人。可我怎么感觉不像啊?只要我老妈在,他眼里除了老妈外,就再也看不到别的什么东西了!你说,他这样还能算是一个大气之人吗?”

    “你老爸只要在我们这些人面前,是个大气之人就行了,”宋戴蹲下身子,点点他的翘鼻。“至于在你跟前,是个怎么样子,依旧无损于他为大气之人的楷模。现在,你得听我继续往下讲。”

    “你要记住,大气者不一定位高权重,大气并非大人物的专利。不论职位高低、权力大小,即便小人物也可以说‘大话’,即便身处一隅,也能以一隅而观世界。”

    “古往今来,大气之人似繁星点点,熠熠生辉,照亮人类历史的长河。手摇羽扇,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孔明;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吟诵‘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李白;喊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杜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面对铡刀大义凛然的***……”

    “漫步历史人物长廊,这些人都是响彻云霄的大气之人。太祖皇帝的那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更是让大气酣畅淋漓、无以复加。”

    “厉害啊!”听到这儿,太上是由衷地发出赞叹来。“不愧为人王的第一人将。这纵观华夏五千年的精粹,他是随手就能拈来。与他相比,太白就要显得武气许多。”

    “我觉得还是人王厉害!”财神则是别有一番见解。“这么好的老师,不用花重金聘请,而且还是随叫随到,能时刻帮他看孩子。人王这金算盘打得比我还精算!”

    “你——”这又气得太上想吐血。“有辱斯文!”

    “大气要靠养。当下,有三种养法。一靠读万卷书。古人云:‘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又曰:‘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精爽。’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万卷书晓天下事,自然大气了得。自古以来,凡是大气者多半有大学问、有大智慧、有大胸襟。”

    宋戴显然没有发现太上和财神躲在窗台下窥测着他们。一是因为他可不认为神界众神能随意出入人界。二是小人王的母亲也是神界的神将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讲,哪怕有神界的上神来到人世,想来也不会伤害小人王的。

    “二靠行万里路。见多识广,才可能视野开阔、气度非凡。这里所谓的‘行万里路’,就是要在实践中经风雨、见世面,上大场面、挑大梁、干大事业,能够经历大事件的考验、经受大风浪的冲击、经得大场面的熏陶。”

    “三靠交八方友。‘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常与、久于、多与有鸿鹄之志的大手笔、大气魄、大视野之人交往,自然而然也就会‘近朱者赤’了。”

    “但是,大气可有,霸气不可有。霸气貌似大气,实则大相径庭。霸气之人往往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唯我独尊,逞一时之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虽气吞山河,却霸气十足,终因霸气而‘别姬’,兵败垓下,乌江自刎,让后人无不为之惋惜。因此,人要大气不霸气。”

    “哦!”小人王随口应了一声。但是,他的神识却在迅速地扩散开来。因为他感觉到有两股异样的气息在自己的周围出现。

    “人一旦霸气上身,便似‘土皇帝’,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霸气必定变得霸道。霸道者必‘横行’,我行我素,唯我独尊,霸道倘若一再任性,势必说一不二,主宰或左右一切。凡霸道者皆伴有‘狂妄症’‘嚣张病’,染上戾气、匪气、痞气,有时还有杀气。霸气绝不是豪气,绝不可把‘敢说话’‘敢亮剑’等同于霸气,霸气说白了是一种江湖气。霸气的人会让人远之、厌之,最终落个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结局。”

    宋戴还是没有发觉,依旧在滔滔不绝地进行着对小人王的说教。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何等大气也!‘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又何等霸气矣!大气给人天高云淡、晴空万里的感觉;而霸气则使人有一种泰山压顶、黑云压城般的压抑。欲成大器,得养大气。然而,若沾霸气,难免“断气”。故,做人得大气但不可霸气……小人王!”

    可惜,小人王没有那么老实地聆听了。宋戴偶一低头,突然发现小人王的身影正转瞬即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