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东丘 > 第三百五十三章,惩罚
    一个不大的担架上赫然摆放着几十个死人头,鲜血淋淋的场面,让很多见过大阵仗的武林人士不禁作呕,这其中也包括了陆谦玉,林杏倒是见怪不怪了。死人头排列的样子,很像是酒坛子,陆谦玉以宽袖掩住了口鼻,流浪从他的身前挤过人群,陆谦玉跟了上去,仔细一数,一共是三十五个,当陆谦玉看见那面目狰狞的人头时候,心里咯噔一声,其中有一个眼睛瞪大的,不正是他在树林中遇到的那个会嵇派弟子,单大雷吗?

    毫无疑问,这三十五个死人,就是会嵇派的所搜队,给人杀死,割了脑袋,又送了回来。

    根据东丘派的弟子说,他们八师兄弟守在后山的路上,正说着今日比武大会的事情,突然间一个死人头从天而降,正落在一个人的脚面上,接着那人头又在地上轱辘了几圈,朝着山下滚落,东丘派的弟子立即追了上去,看见人头而不是西瓜的一刹那,这个人大吼一声,“死人!”接着,数十个人头,像是下雨一样从天落下,这可把东丘派的弟子给吓坏了,当其中一个人认出这些人是会嵇派弟子的时候,人头雨已经下完,东丘派的弟子感知事情不妙,四个人前后跃到树林之中,结成御敌的剑阵之态,岂料,这四个人刚刚踏足树林,迎面嗖嗖嗖的飞来无数箭矢,其中三个人,立即给射成了刺猬,另外一个人,肩头中了一箭,血流如泉,然后肚子、腿上个中了几发箭矢,另外四个人听到惨叫声,拔剑跟来,将箭矢拨落,抢了伤者出来,此后树林中那群人,像是一阵风似的逃之无踪迹,东丘派的弟子铭记上面的吩咐,更不敢深入追击,只好留在原地,将会嵇派弟子的首级收敛起来,再放在担架上抬下来。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会嵇派的行辕,趁着大家伙怒不可遏,训斥魔炎教派残忍如同魔鬼的时候,会嵇派的掌门人郭孙雄,带着一大帮弟子从路的另外一边急匆匆,气汹汹,惨兮兮的跑过来,陆谦玉扫了一眼,看见了头上缠着绷带,表情略带吃惊的郭猛,可他与其他人的表情不同,别人是带着悲恸和愤怒,而他带着一种无情和不安,陆谦玉见到他在会嵇派弟子的人群中央,给人拥簇着,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担架,又悄悄的低下头去,心里有想法,苦于话到嘴边,表情盘虬在脸上,却不能说话,不能表达,陆谦玉倒可以理解他,这些人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虽然罪魁祸首是魔炎教派,但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他应该头脑清晰,不能只凭着意气用事,让属下白白牺牲,以后郭孙雄百年之后,会嵇派的重担,必然要落在他和郭达两个人其中一人的身上,掌门之争的漩涡,正在拉扯着这对亲兄弟,但那都是后话了。

    郭孙雄见到齐整整的人头,表现得极为悲伤,因此两行眼泪迅速的流了下来,不像是演戏,作为一个掌门人,门下三十多人,给人一股脑的身首异处,这是何等的屈辱,而在这些弟子中,无一不是会嵇派的栋梁,这次会嵇派可谓损失不小,原本吵吵闹闹的局面,随着郭孙雄的到来而变得令人忐忑的诡异的安谧,大家的视线随着郭孙雄的脚步移动而移动,像是行注目礼一般,陆谦玉也在其中,等郭孙雄走到了担架牵头,东丘派的弟子行礼致哀,“郭掌门,在东丘山上发生了这种事情,是我们疏忽了,还请你一定默哀。”说话的是一个东丘派的高层,东丘派的掌门人这时候姗姗来迟,从人群中大步踱出,说道:“郭兄,这可···”

    郭孙雄摆摆手,于是其他人都不发表自己的见解了,他转身过来,对会嵇派的弟子说道:“你们几个,将他们抬回去,猛儿,你过来。”

    郭猛微微一怔,不知道父亲要做什么,仍是服从一般的走过来,这时候,郭孙雄快速的抬起手掌,在他的左脸上留下了一声脆响,身为一个绝代高手,这一掌即便没有动内力,力道可想而知,打的郭猛脸颊高肿,伤口开裂,流出血来,郭猛绝非躲不开,但打他的是自己的父亲,他只得扬起脑袋,等待郭孙雄的惩罚,岂料,只有这一巴掌。

    郭孙雄狠狠道:“瞧你做的好事,我说什么来着,不得我的命令,不可擅自行动,你当魔炎教派是白给的吗,让我们的弟子前去送死,现在好了,你活着,他们却死了,说,你要什么样的惩罚?”

    郭猛忽然勇敢起来,说道:“这一切都怪儿子,是我命令大雷他们去的,他们的死,与我脱不开干系,眼下儿子也只能师兄师弟们偿命了。”说着,拔出随身佩剑,一道寒光闪过,朝自己的脖子抹去,众人来不及惊讶,却听得嘡啷一声,一把匕首从远处飞来,正砸在郭猛的长剑上,郭猛只觉得这人好大的力气,手臂一算,长剑以跌落在地,众人侧头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威武从的后面走来。

    陆谦玉微微一笑,竟然是连横派的掌门人申屠烈到了。

    申屠烈边走边说:“郭兄,你这是干嘛呢,魔炎教派原本就诡计多端,在东丘山上设下了陷阱,在所难免,年轻人嘛,做事总是欠缺考虑,这次做错了事情,长个教训,下一次就一定不会再犯了嘛,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你也忒心狠了。”片刻,申屠烈已来到了郭孙雄的面前。

    郭孙雄略略施礼,轻轻一揖,说道:“申屠掌门,我这里劣子,从小就管教不严,是而发生了这等惨事,这次可一定要教训教训他不可。”

    申屠烈还施一礼,说道:“教训嘛,人之常情,年轻人总是磨炼不够,这个也不可心急,但也不能太对他们松懈了,我们这一代人,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以后还要他们挑起中原武林的大梁,可惩罚不能太重,我劝一劝老弟,不必大动肝火。”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东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