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覆海惊澜 > 第二十四节 天降富贵
    众人收拾停当,径向中都进发,明若水、洪道和刘金豹皆是元婴境第三层的修为,只堂主祖玉书是元婴境第四层,叶澜和莫瑶虽比群玉盟众人境界低了两三层,但两人皆是天赋异禀之辈,实力自不可以常理度之。

    六人脚力皆快,一路疾行,只傍晚时分,便已翻过群山,飞至金井上空。洪道离开中都一月,此时重回故地,想起门中变故,直是归心似箭,径自引五人来到群玉别院门前落下地来,迈步便朝大门走去。守门侍卫见洪舵主归来,都脸有喜色,齐齐向一行人躬身行礼。

    洪道朝守门人微一点头,径向里行,叶澜和莫瑶却同在大门外停步,抬头朝那群玉别院的匾额瞧了一眼,接着两人相视而笑,都在心中暗想:“这群玉别院听起来倒真像个窑子,今天咱们倒要到里面见识见识了。”

    洪道进到别院之中,吩咐下人准备酒饭,接着叫齐分舵众高手,一起来见过众人。

    祖玉书和刘金豹今日方从这中都回广源,只半日便又回来,中都分舵众人便只和两位堂主打个招呼便罢。但明若水却是久未来中都,洪道手下众人显是对这位明岛主都颇为敬重,一个个都抱拳行礼,恭恭敬敬地喊一声明岛主。明若水面带微笑,向众人一一还记,洪道等众人向明若水行礼已毕,便指着叶澜和莫瑶道:“这两位是我和你们嫂子的救命恩人,若非两位施以妙手,你们的嫂子定会落得个一尸两命的下场,老子便也不会再回来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的舵主了!”

    众人不知前因后果,但见舵主说得郑重,登时便对叶、莫二人肃然起敬,一名长须道人上前两步,朝两人一揖到地,朗声道:“贫道灵机子,代本门中都分舵上下百余口,谢过两位大恩!”

    叶澜见他越群而出,而洪道其余手下对这道人也都颇多恭敬之行,知他是这中都分舵的二当家,便也向他还了一礼,说道:“我二人不过是运气好,手上有几样合用的药物,恰能救下洪夫人,也可说是天定的机缘,这是洪舵主和洪夫人自己洪福齐天,我二人些些微劳,实在不足挂齿。”

    灵机子见他不肯居功,心中不禁对他又增几分好感,这时下人已将酒饭准备停当,洪道便拉着众人入席,他也不和祖玉书客气,定要将叶澜和莫瑶在推为上座,叶澜早非当年初入北疆时的懵懂,在宁都当了几年国师,各样礼数规矩都已摸得明明白白,他性子恬淡,自然不愿,推让再三,仍是让祖玉书在上座坐了。

    祖玉书一天之内来回奔波进百万里,纵是他修为精深,也略感疲惫,众人饮了几杯酒,他放下酒杯,问灵机子道:“灵机道人,可派人查探了对方动静?今晚对方可有棘手的点子?”

    灵机子面上一直隐有忧色,这时听他发问,缓缓答道:“这中都一向是咱们群玉盟的地盘,天行教虽

    在此设有分堂,但一直未派多少高手在此地驻守,那天行教中都分舵的舵主叫欧阳观,他本事虽然不小,但手底下却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高手,只那二当家是元婴境第二层修为,其余教众,皆未到元婴境,实是不足为虑,显是天行教对这金井并无染指之意,但经王长老一场风波之后,天行教中都分舵这月余之间便不断有高手到来,据咱们查探所知,现下天行教在中都的元婴境高手,只怕已增至十人之多……”

    洪道听到此处,脸色微变,喃喃道:“十个元婴境高手?这天行教还真够看得起咱们中都分舵,他们明知这群玉别院之中只有四名元婴境修士,却仍是派来了十余名元婴境高手,可见他们早已打定了要与咱们撕破脸的主意,今夜的约会,只怕是有一场好斗,我这次虽有明姑娘、祖堂主还有刘副堂主相助,但仍是输面大过赢面,哎,早知如此,咱们也应该从总坛多搬几个高手才是。”

    莫瑶听他说今晚有祖玉书和刘金豹相助,却对自己和叶澜只字不提,显是他心中觉得这种事乃是群玉盟私事,若再求这两位救命恩人出手,不免太过不知耻,因此便没将他们两人计算在内。

    叶澜见洪道面上忧色越来越重,略一沉吟,缓缓道:“洪堂主,小弟这几年一直在天宁京师居住,于天宁帝国仙凡诸事多少也知道一些,那天行教专横霸道,目无法纪,天宁国君早就看他们不顺眼,只是天行教势力着实庞大,宁战也拿他们没办法。据我所知,那天行教中高手虽多,但修为至元婴境的,也就只有**十人,这**十人常年驻守各地分堂,等闲不会聚在一处,我虽不知这中都有多少油水可捞,但若天行教真愿意为此事一下子派来这么多元婴境高手,那他们便是对此地志在必得,今夜的约会,怕是没有这么容易收场。”

    洪道听叶澜说完,脸上忧色更加重了,却听明若水轻哼一声,冷冷地道:“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怎地?前些年咱们明里暗里和天行教打的架难道还少了?这几年大家划定了地盘,才没再怎么动过手,既然他们不讲规矩,那咱们就跟他们再比划比划,我倒要看看,天行教这帮家伙这些年整天喊着替天行道,可曾长了点本事没有!”

    洪道素知明若水的手段,听她如此说,心下稍定。莫瑶见明若水面色如常,但眼中光华闪闪,似有火焰升腾,不禁暗自咋舌:“想不到明姐姐平日里待人温柔似水,可要动起怒来,却也是个火爆脾气,我没见明姐姐和人真动过手,今晚倒要看看她的本事。”

    众人又吃喝一阵,眼见月上中天,便停杯不饮。众人知此次与天行教一场较量,全无金丹境修士插手的余地,去了只会碍手碍脚,全然帮不上忙,因此众人便只聚齐了元婴境众高手前去应战。这群玉别院中本有四名元婴境高手,加上明若水、叶澜

    、莫瑶、祖玉书等人,共有九大元婴境高手,一起飞至半空,向东飞了二百余里,来到一片密林之上。

    此时已近子时,明月在天,照得万物通明,但月光照到这密林之上,却似照不进去,林上微风轻动,搅起一团雾气,遮住了重重树影。

    叶澜见此情景,才知这雾林之名从何而来。那树林正中树木无踪,露出一块方圆四五里的空地,地上满是碎石焦痕,显是常有修士在此地斗法,才留下了如此多的打斗痕迹。

    这中都修士云集,正邪杂处,修士争斗厮杀几是家常便饭,北疆各大国和正道大派都严禁修士在闹市之中斗法,以免伤及凡俗,但这金井国却与北疆任何地界不同,不但金井朝廷对修士不加管束,便是各正道大派,于金井国内诸务也都不闻不问。但这中都毕竟是金井都城,若整天在闹市之中法宝横飞,雷轰电闪,终究不成体统,因此中都各派修士若有冲突,便会约定到这雾林正中的空地上分生死,了恩怨。

    两派约定子时见面,众人早来了片刻,在空地上落下,并不见天行教诸人身影,又等片刻,见空中人影闪烁,对面已站了十来人。叶澜一想起天行教,便记起秦家面馆一案,眼见天行教诸人来到,忙定睛朝众人细看,只盼皇甫修那厮也在其中,可他目光从各人脸上扫了一遍,却未见到皇甫修的影子。

    叶澜见皇甫修没来,微觉失望,忽听对面一人朗声道:“洪兄弟,一月不见,兄弟可真想念你的紧,掐指算来,嫂子现在应该生了吧,兄弟先在这儿给你道喜了,不知你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叶澜未来之前,见洪道和祖玉书、灵机子等人都面色凝重,显然各人都知道今夜会有一场大战,但两方见面,对面却似全无敌意,竟和洪道唠起了家常,叶澜听在耳中,微微一怔,实不知对方在搞什么名堂。

    却听洪道重重哼了一声,大声斥道:“欧阳观,咱们在中都这些年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和气生财,我叫你一声欧阳老弟,你喊我一声洪大哥,面子上总归过得去,谁知我这才离开中都一月,你小子便想骑在老子头上拉屎,姓欧阳的,我倒想问问,是谁给的你这个胆子!”

    欧阳观叹息一声,缓缓道:“大家各为其主,洪兄弟也不用这般生我的气。要怪,就要怪你们群玉盟出了一个王宝秀,他是小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既然他是你们群玉盟的人,那小皇帝岂有不迁怒你群玉盟之理?这金井国地下金山银海,当真是数不清的富贵,只可惜咱们当年划地盘时这金井让你们群玉盟拿了去,兄弟们空在宝山,却整日里穷得吃屁喝风,你说冤不冤枉?现下是你们自己得罪了小皇帝,他为了牵制群玉盟,自然便找到了咱们天行教头上,你说这天降的富贵,我天行教若是不接,岂不有损祖宗阴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