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 第0999章 花狗永不为奴
    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存在多久,花狗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人们。

    他看上去无比的衰弱了,俊美的小脸已经全是一滩血,都糊了,看不清哪里是哪里。

    可他还是在进攻,用他那仅有的一只右手拳。

    人们无法得知那拳头的力量,只是看到黑狼每中一拳,就会痛的乱叫狂吼,四肢乱挥,快速翻滚,离开花狗老远。

    而花狗已经很累,他的动作非常慢,他都走不了路了,必须趴着才能靠近黑狼。

    黑狼被打的懦弱无比,不断的叫喊着,因为疼痛。

    并且他看不见,这让他非常害怕。

    他身体靠在墙上,而墙似乎提醒了他,他开始转圈摸墙,他在找大红花!

    人们意识到了,接着又证实,黑狼大喊出声,声音里带着哭腔。

    “不打了!红花呢?我投降!我看不见了!我不打了!”

    他给自己的投降找了个理由,因为他看不见,他已经没办法去主动攻击,只能被动挨打,而此时他也受伤很重,他的鼻梁骨也被花狗打塌了。

    人们忽然觉得这场比赛已索然无味。

    当然是因为黑狼。

    他竟然真的选择投降,而花狗已经把他的退路堵死。

    花狗终于又趴到了黑狼的身边,然后挥动他的右手拳。

    即使他看上去已经没有力气,可是他的拳力还是那么坚挺。

    人们这回甚至听到了“咔嚓”一声。

    “啊!”

    黑狼惨叫跌倒,那腿竟然已经变形。

    花狗这一拳竟将黑狼的腿给打折。

    黑狼跌倒在地后就拼命的爬,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只是要逃,他看不见敌人,他无法还击,他已经奔溃。

    这一下他就爬到了竞技场的另一面,距离花狗有十米远了。

    花狗慢悠悠的趴着转身,然后再慢慢的向黑狼爬。

    黑狼呜嗷喊叫,花狗却一声没有,他在蓄积力量,准备再给黑狼一拳,他相信这次他的拳头一定更有力气,他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决心。

    人们渐渐都觉得毛骨悚然。

    从没见过这样的而竞技,那黑狼的力气明明还比花狗充足,可是他却被吓破了胆。

    花狗分明只能爬了,可是他却成为了这场比赛的主宰。

    人们原本以为这场比赛最终就会这样结束,黑狼被杀,花狗胜利,却没想到下一刻又出现了意外。

    找不到大红花,全身都是伤,双眼已经瞎了,意志奔溃的黑狼竟然用他那只好腿下跪,双肘支撑在地面上,开始拼命的磕头。

    “我输了!我输了!我认输!花狗我认输!我以后再也不找刘婷的麻烦了,我认输!”

    他的声音很大,前排的观众都听到,他们把消息传给后排,之后全场哗然。

    天啊!

    黑狼竟然跪地求饶。

    这是竞技场上最无耻的事情,黑狼彻底丢掉了他的尊严,从今以后他没办法再做角斗士,他会成为人间最卑微的奴隶,在这座城里,没有任何人会再把他当人看。

    而且这有什么用呢?

    花狗已经将四朵大红花送了出去,他又怎么可能接受对方的投降?

    花头本来在爬,趴在了圆形竞技场的中央,他听到了黑狼的投降。

    慢慢的抬起头,花狗看了他一眼,然后停止了向前爬,开始努力的要站起。

    这真的很费力气。

    不过最后他还是站起来了,然后高举他的右手。

    这一下,全场的气氛再次被带动!

    按照规定,摘下大红花投降,无论敌人是否接受,都是可以投降成功的。

    而如果没有大红花,跪地求饶,那么就需要敌人举起一只手,高高的举过头顶,代表着接受投降。

    花狗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为什么要举起了手?他把四朵大红花拿出去不就是为了不让敌人投降吗?而他现在竟然接受了对方的跪降,这是为什么?

    人们全都呼喊起来,高声叫着,问为什么。

    主持人这时候已经弄了新的话筒,一看事情竟然变成这样,他急忙进入竞技场,走到了花狗身边。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稍安勿躁,大家保持安静,让我来采访一下这个小子,我其实对他很生气,他抢了我的话筒,并且弄坏了他,但我此刻更想做的不是找他的麻烦,而是要知道他的想法,因为这也是所有观众想要知道的,花狗,你还能说话吗?花狗。”

    主持人把话筒送到了花狗嘴边。

    “你已经胜利了知道吗?可是你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投降?你弄掉了四朵大红花,难道不是为了杀死他吗?”

    “嗯,杀了他!”

    花狗说话了,声音很轻,并且有些含糊不清,不过话筒在他嘴边,所以这句话被传出去,被所有人听到。

    “是啊花狗,你要杀了他,可你为什么接受了他的投降?”

    “我要变强,三个月后再打一次,我要杀了他!他现在活着,我就能变得比他强!”

    这番话一出口,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都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小子竟然有这般见识?

    留着敌人的目的是要知耻而后勇?

    花狗知道实力比不上黑狼,所以明明已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竟然接受了他的投降,因为他要真正的超越他,然后再战胜他!

    这太可怕了!

    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啊,他怎么能有这种心智?

    主持人近距离看着花狗已经糊了的一张血脸,竟也觉得有些心悸。

    “那花狗,既然你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之前又把四朵大红花弄出去呢?”

    “四朵红花是规则,不是我!他向规则投降,我为什么要放他?他现在向我投降,我又为什么要杀他?他活着,其实对我才更好!”

    花狗说完这番话,终于跌倒,晕了过去。

    而全场依然是鸦雀无声。

    最后终于有人说话了,他喊着花狗的名字。

    然后带动了全场,所有人都开始呼唤花狗的名字。

    邓玉华愣了好久好久。

    她忽然觉得或许这是个永远无法被奴役的孩子。

    他向规则投降,我为什么要放他?

    他向我投降,我又为什么要杀他?

    他让自己生于忧患,他或许根本都不知道“生于忧患”这样的词,但是他懂得这样的理论。

    而且他看不起规则,从这么小就不被规则束缚,那么想要奴役他的方式,怕是只有要了他的小命吧?

    邓玉华的目光落到了竞技场看台的另一边。

    奴隶主光头正眯着眼睛向下看。

    哼。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花狗这一次太出彩了,太过锋芒毕露。

    邓玉华估计以后花狗的日子绝对不好过,光头一定会让他明白,到底什么是规则!

    他必须这样做。

    在这个奴隶营地里,没有人能挑战他与规则的威严。

    而光头一定也不会要了花狗的命。

    毕竟花狗是自己家的奴隶,而且看看四周的呼声,如今花狗太值钱了,估计下次有花狗参加的比赛,门票就要涨价了吧?

    “奶奶!奶奶!快走快走!我们去看看小奴隶。”

    邓婉莹拉着邓玉华的手,要向外走。

    “哼,你这小丫头,不是要舅舅吗?现在终于想起你的小奴隶了?”

    “我都好久没见他了,他可真不容易,被打成那个样子,最后还赢了。”

    “嗯,去看看吧,奶奶这一年多没让你见他,如今见了他你这么快又全身心的在他身上,看来你们之间还是有点缘分的,好吧,以后你可以跟他接触接触,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材,你和他接触会成为他的护身符,让他在以后的生活里不会太惨,希望他能明白这一点,然后对你感恩。如果日后他真成才了,对你也是一件好事。”

    邓玉华想通了。

    她无非就是想要给孙女选两个不错的保镖,日后陪着她。

    那么想要这保镖衷心,或许还真的必须让孙女多和他接触。

    婆孙两个这就离开了VIP室,那白娜还在疯狂叫喊呢,邓玉华心情不错,又给花狗的表现加了几分。

    十分钟后,他们在一间治疗室见到了昏迷的花狗,光头胖子也来了。

    看到邓玉华,他微笑道:

    “三姐,你家这个小奴隶这次可露脸,只不过他貌似有些不太听话啊。”

    “哈哈,慢慢来,毕竟还是个孩子,可塑性很强的。”

    “怕是要用些手段。”

    “手段可以用,反正有黄色石撑着,不过胖子,你记住别让他少胳膊少腿,五官容貌也别给毁了,这孩子的模样我喜欢。”

    “放心吧三姐,不过是些皮肉之苦,我要让他明白,规则要比他大,而不是他能战胜规则,否则我永远不能让他成为你家的奴!”

    “呵呵,是啊,你看着办吧,只要记住我的话就行。”

    “嗯,放心。”

    两个大人说话,邓婉莹已经跑到了花狗身边,皱眉看着他。

    有医护人员正在为他清理伤口,被打的太惨了,都没法看了。

    邓婉婷皱眉回头,对奶奶道:

    “我能把自己的黄色原石给他吗?”

    “你的可是六级,你确定舍得?”

    邓玉华觉得自己的孙女还是不够聪明,尤其是见到花狗,她平时没这么大方的。

    不等邓婉婷说话,就听到那本应该昏迷的花狗开口了。

    “我不要你的石头,既然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了!我知道做小奴隶不好,没人想做小奴隶,我也不要做,我要像老鼠和野狗一样自由,你们没人能让我成为小奴隶,花狗,永不为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