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 第0443章 永别了,樱花
    杨牧都走了,大部队当然是加速赶路。

    虽然雪路难走,但路总是越走越顺。

    所以黄昏时分大部队就赶到了匪城。

    相茹亲自指挥,让诱兽的小姐姐们先进去,干掉松散的岗哨,带领后续部队逐步占据阵地。

    现在这些小姐姐可不简单,杨牧把她们带回来,她们都在努力修炼,已经成为战队主力,其中的几十人甚至都有着十二全兽的战斗实力。

    杨牧带出的人,虽不算学过专业的原石战斗方法,但也能自成一派。

    最少她们不会如同刘强那样,遇到杨牧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小姐姐们大多都炼化了能够快速保护自己的手段。

    在一次次实战中大家都明白,没有自保能力,根本就无法称之为原石战斗者。

    原石的力量太强,而丧尸又是不能碰的敌人,那想要战斗,就必须先自保。

    匪城原就不大,还有很多都是平民,很快就推进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地盘,遇到的抵抗都是第一时间干掉,快速解除了敌人的武装。

    对于控制的人,大家也没放松警惕,全都押送到城外集中看管。

    这时也分不清到底谁是平民谁是土匪,能杀的直接干掉,杀不了的全都放在一起。

    而推进到此处,也弄到了很多物资!

    这里的食物真多,没一会功夫都将一半的车子装满了,蓝龙人们也背了不少。

    从平民那里打探到,还没到土匪的粮仓呢,他们抢劫了本市大多区域的所有储备粮食,存的粮怎么可能少,除了粮食外,煤炭,汽油,木材,砖石等等也都要带走,看来没有几趟是运输不完的。

    相茹在高兴之余,也担心杨牧的安危,于是让十二全兽的人先快速潜入,务必找到杨牧与和尚。

    在杨牧的命令下,雪蝶已并不经常跟随杨牧。

    这是火音铃对杨牧提出的要求,不能把雪蝶当奴隶了,毕竟她曾是火音铃的寄主。

    杨牧只能让雪蝶不跟着自己,雪蝶奴性已成,跟着自己很难改变这样的性格。

    十二全兽中杨牧不在,和尚不在,袁英不在,其他九人鱼贯前行。

    运气还不错,走了一千多米就遇到了和尚。

    和尚真是懊恼,在城中转悠半天愣是一个头目没找到。

    主要原因还是他无法下定决心去下死手。

    抓到一个舌头,询问人家头目的位置。

    人家说不知道,他就将人打晕,这样一来问了半天都毫无结果。

    所以他就在街道上乱转,与其他九人回合。

    继续下来当然就是去找杨牧。

    这时城中已乱,有很多土匪出来边走边叫,拿着各式各样杂七杂八的武器。

    九个人走入小胡同,杀了不少人。

    而杀人当然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找到杨牧。

    从一条巷子走过去,前方出现一个小广场,城市里都是黑暗一片的,唯有这里亮堂堂。

    九个人微微愣了下,看到原来是广场上的一盏路灯亮着。

    这可是有些奇怪了,整座城市都断电,怎么只有这一盏路灯通电呢?

    而在路灯下这时还站着一个看着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在怀中抱着一只小狗,很有爱的样子,用手在小狗光滑的后背毛发上轻轻抚摸。

    方荷抬腿向前走一步,潘凤将她拉住,轻声道:

    “别忘了老大的话,反常必有妖!这里不可能通电的!”

    众人快速都谨慎起来,这只小队的带队当然是潘凤。

    “陶狮,直接干掉他!”

    "啊?可这只是个孩子,万一灯亮着和他没关系呢?"

    “匪城之内,尽是敌军,我们有理由干掉城内所有陌生并且让我们产生疑惑的人!”

    陶狮的脸色微红,怪不得

    潘凤可以成为温思佳副手,做事真的大气果断。

    正所谓慈不掌兵,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担任一支队伍的领袖吧?

    陶狮再不犹豫,直接拿出自己全部的四根银针,松开手让银针落入雪中。

    银针快速运行,穿越雪地,到了那男孩身边,一起向他射去。

    男孩原本站立不动,这时忽然身体旋转,动作急速离开刚才站立的位置,到了五米之外。

    他伸出手,将原本拿着的狗扔到一边。

    狗已经死了。

    陶狮惊呼:“他果然是高手!我的攻击全都进入狗身上!”

    陶狮话音刚落,本来站在很远地方的男孩猛然身体飞跃,直扑陶狮。

    “不好!攻击!”

    潘凤快速下令。

    可已经来不及,对方动作不但快,且非常勇猛。

    和尚阿龙虽然阻挡在了陶狮身前,却被他的去势直接冲开,两个人飞去了几米远跌倒在地,只觉得好像是被一辆飞驰的高铁车撞上一般,半边身体都麻木了。

    而陶狮根本没闪避开,男孩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巴张开,脸色苍白,之后倒地死去。

    潘凤以及所有人等瞪大眼睛看,就见陶狮的左胸上出现一个洞,那里的肉,骨架,全都空了,他的一颗心让人给掏了去,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操作的!

    难道真有那么快?一拳掏心后收回?可一走一过的时间他如何能够做到?

    潘凤抬起头,看向已经到了十米外转头回身的男孩,在他的手心上果然拿着一颗心,热气腾腾的,血淋淋而非常让人惊恐。

    “快!八个人分八路撤退!”

    潘凤立刻下命令。

    现在的形式就是如此,根本不能继续,对方实力已超乎想象,这边八人绝对没有任何可能胜利。

    其实不关潘凤知道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大家立刻听从潘凤的命令分着跑,不过和尚却跑的比较慢。

    花痴花痴,人并不痴,心还跟明镜一样。

    和尚只是社会经验少,初期跟人接触才显得与众不同。

    可如今他已在尘世一段时间,要比之前好许多。

    和尚刚才被小男孩撞了那一下身体还在麻木。

    他是习武之人,更加知道对方到底有多么厉害。

    他不是不能跑快,而是故意放慢了速度。

    八个人向八个方向跑,对方要追,一定是追跑的最慢之人。

    那么他最慢,要的就是让敌人来追他,如果他死了,也算死得其所,保护了战友,这是他作为僧人的善念。

    果然,刚刚跑出几十米,隐约听到后面有声音。

    和尚立刻解开佛珠,防御周身,同时停下来手拿佛杖。

    防御架势刚刚成型,敌人已到,人踏红芒,飞身虚空,双脚齐动,竟将所有的球全都踢飞去了很远的地方。

    和尚想要反抗,可对方已落地,抓住佛杖,同时踩住了和尚的一只脚。

    “啊!”

    和尚很痛的叫了一声,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他从小习武,勇于山林,出山后开始杀丧尸,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高手。

    在对方面前,他竟如同小孩子一般,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怎么会这样?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舍己为人?你故意跑的很慢,想要吸引我追你,然后让你的同伴跑掉是吗?"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真的有些诡异,其实和尚的动作并不太显眼,他以为不会被人发现。

    这孩子说话的声音很沉稳,听着也很成熟,就仿佛是一个中年男人发出的一般。

    他的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淡淡道:

    “可惜了你一番苦心,不过

    我这人就喜欢折磨别人的苦心,你想舍己为人,我却偏偏不杀你,而你那几个逃跑的同伴,我会去把他们抓住,一个个虐杀,最后把人头给你带回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跟你一样的,你应该是佛门子弟吧?一心向善,这很好;不过我的信仰是邪魔,所以我要一心作恶!看看吧,我们没什么区别,只是信仰不同!如果放在大的思维层面去考虑,甚至我们都没有善恶的区别,你想救人是对己的恶,我去杀人是对己的善,你说有没有道理啊?”

    “你......无稽之谈!”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说法,杀戮从此就开始了!千万不要恨我,这就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一个能够娱乐我的小游戏,我并没有对你们的恶意,就是想要虐杀而已,你们运气不好,那么多路不去走,偏偏撞到了我!”

    这时,一道火光已落下,斩向男孩的头。

    男孩快速转身,躲开攻击,脚下红色分身现,让他弹射起来,到达距离地面三米高度的地方,将要逃走的袭击者拉入怀中,落入地面,并且用她自己的燃火之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能够使用火属性的人类原石操控者,真是不简单,只可惜对我没什么用的!去死吧......和尚,她是我给你的第一个礼物。”

    说话间男孩握住女人的手,硬生生拉动她的胳膊,女人虽在极力反抗,却根本没用。

    最终燃火的刀划开了她的脖颈,鲜血狂涌而出。

    “雪蝶!”

    和尚大喊一声扑过去,将雪蝶牢牢的抱住,虎目落泪,而那男孩已快速退走,进入巷子消失不见。

    雪蝶全身在颤抖,和尚用自己的手捂住她的脖子,却阻止不了鲜血的狂涌。

    “你干嘛要回来!”

    和尚疯狂的叫喊着。

    雪蝶已极其虚弱,不过她还在努力说话。

    “我......你别哭!你的形象不适合哭!我是个病人,我是个神经病!我......我必须死!这样很好,很好......”

    “不!你不能死!”

    “我必须死!主人......主人最近一段时间不让我跟着他,他不要了!我失去了人生的信仰。本来以为你也能成为我的信仰......  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和你说话,你给我讲了许多东西,你知道的那些事情都真好,我喜欢听你讲佛经,能让我的心安静!我以前经常杀人,而杀一人,我就回去找一个男人睡觉......就在前两天,我终于意识到,我已腌臜不堪,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和尚,你永远无法成为我的信仰了,因为我太脏了,我是个脏女人,我不配......”

    “不!你不脏雪蝶,一点也不!”

    “好冷......”

    “我抱着你,衣服给你穿!雪蝶,我这就带你回去,给你输血,你不能死啊!”

    “好冷啊,我好像看到了樱花好美的樱花......だいじょうぶもう泣かないで私は风あなたを包(つつ)んでいるよ,さくらさくら会いたいよいやだ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最后,雪蝶用日语哼唱了一首名为《樱花樱花,想见你》的歌曲,只是哼唱两句,就结束了她的一生。

    死前,她是微笑的。

    她死得其所了,在一个她爱着的男人怀里。

    或许这份爱并不明朗,或许她自己也无法确定。

    她只知道,这一生对于曾经睡过的男人都没有任何印象,唯有与和尚的那一吻,让她一直无法忘记,甚至在临死的时候.....

    她没有机会告诉和尚,死时她不单单看到了樱花,还看到在樱花树下,和尚坐在那里念经,而她穿着一件很素朴的和服,面带微笑的,煮着一壶飘香的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