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 第0373章 杨牧醉酒
    真正的老夫老妻也不一定能心有灵犀,何况杨牧与林悦根本就不算。

    粗枝大叶的杨牧就以为林悦是真的看雪了,亲了她会笑话了几句就让她睡觉。

    林悦得到了杨牧的早安吻,心情终于好了许多,也确实困了,不一会就入睡。

    杨牧下车组织人开路赶往文东。

    他忽发奇想尝试看看林悦在房车内是否能够将车子虚化收起,结果是失败的。

    看来在车内有其他魂力源时,实体无法在杨牧的魂力下有所变化。

    上房车做司机,在上午九点半,全兽战队全员进入了文东南城最边缘的一个小区里,住进了七号楼。

    这栋楼一共13层,下面有地下车库,完全能够满足需求。

    首先安顿好所有人,之后杨牧亲自带领物资搜索队深入市内十公里,终于找到了大量食物以及保暖衣物,解决了补给问题。

    返回时不过中午,杨牧找了大森阿神一起喝酒,说了接下来一个月的计划。

    “没别的,就是追求简单一点的生活,这城里的原石没多少,末日四个月,原石可能都被人弄走了,我们不需要着急收集原石,就在这大楼里安静过日子吧,训练也不需要,所有人轮流做斥候,唯一要防范的事情就是不能被丧尸群给包围了。”

    “嘿嘿,不出去好,不出去好。”

    古大森高兴说话。

    “终于可以不操练了?哈哈,太好了,天天带那群娘们烦死了都。”

    阿神兴奋的喝了一杯啤酒。

    “里面的老娘们就算了,有那小娘们长的好看漂亮的,你要有看上谁就跟哥说,哥给你做媒。”

    阿神听杨牧提起这事,脸一下就红了。

    “啊?看你这骚包的表情,难道还真有喜欢的了?”

    “没有,没有呢。”

    “你小子不擅长骗人,跟我说说,是谁?”

    杨牧问阿神,可阿神死活不说,杨牧也就无可奈何了,说他是完犊子,然后叫着喝酒。

    兄弟三人喝了个大醉,杨牧一直以来神经就是紧张状态,现在周围有全兽队员防御,神经放开,也就真的有了醉意。

    阿神古大森都被年糕弄去卧室睡觉,这间房本来就是分配给年糕和大森的。

    杨牧却没留下,恍恍荡荡上了楼上一层,也是顶层。

    这一单元每层就两户,楼上两户里住的是关海珊母女四人加小舅子温思凯,大姐夫陈元庆。

    杨牧只是敲了几下门,关海珊就把房门打开了。

    “啊……杨牧,怎么喝这么多?”

    “嘿嘿,妈妈,喝了点酒。”

    杨牧说话的时候晃晃悠悠就进了屋,坐到了沙发上。

    关海珊有些心情复杂了,却又根本说不清楚。

    无奈关上门,走过去也坐到沙发边。

    “这是喝了多少酒?”

    “没喝多少,酒不醉人人自醉,妈妈,你说,我是不是好女婿?自从末日爆发,是不是我带着大家活下去的?”

    杨牧表功心切,在酒精的刺激下也完全没有估计,过去抱住了关海珊的肩膀。

    关海珊当然懊恼,她这长辈被杨牧搞成兄弟哥们了,还勾肩搭背的。

    两户房屋,一个是关海珊带着大女儿和女婿住,另外一户是两姐妹和小舅子。

    温思娇扒门缝看到老妈被杨牧以社会大哥抱小瘪三的气势,用嘎鸡窝夹住了脖子,这一下可是没吓死。

    她急忙上床推了下陈元庆。

    “快点快点去对门把我妹叫来!”

    “咋了?”

    “你快点!我妈被杨牧锁喉了!”

    陈元庆一听也是吓一跳,急忙过去趴门上看,看了几眼后才关上门,重新躺在床上,冷冷一笑道:

    “那怎么是锁喉?分明就是杨牧那流氓和你妈亲密!这个变态,看来是想要把你们母女姐妹通吃啊!”

    “你……你在说什么啊?”

    “难道不是吗?我陈元庆现在才是真正的赘婿,你妈那个势利眼

    ,现在都懒得看我一眼,还不是因为我没用?”

    “元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家人!”

    “哼,我侮辱你家人?你快出去看看吧,在外面是谁对你妈又搂又抱又亲的!”

    温思娇觉得委屈,可这时候还是要先解决问题才行。

    于是温思娇自己离开卧室冲到对门,将小妹二妹小弟全都叫过来看。

    “嘿嘿,我的故事都听说了吧?”

    “不错!我杨牧就是喜欢温思佳,她是我的初恋知道不?”

    “妈,告诉你件事,我给温思佳写过一首诗!你想不想听?”

    “好!既然不说话你就是想听,那我就背诵给你!”

    “这是一首表达挚爱的情诗,嘿嘿!”

    温思佳等人过来的时候听到杨牧说这些话。

    温思佳皱眉看向里面,其实还好,杨牧就只是抱着老妈的肩膀,这种动作在女婿和丈母娘之间来看确实有些过于亲密,不过却也不算什么。

    如果是亲生儿子这样抱着母亲,那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听杨牧说要背诵给自己写得情诗,温思佳有些紧张了。

    这是她没有立刻上去将杨牧从老妈身上弄来的因素。

    “啊……”

    这狗血的开场白,难道是现代体的诗?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什么鬼?温思佳差点晕了,这是抄袭的古诗好不好?以为老娘没上过学啊?

    “好多鸟啊好多鸟!”

    门口四姐弟石化,那边关海珊也有些懵,没看懂这个诗的套路。

    杨牧诗兴大发,连同刚才说的重新朗诵。

    “啊!

    两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好多鸟啊好多鸟!

    我轻轻抬手抓一只,

    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留下好几根鸟毛。

    我对你的爱啊!

    就像是被抓住的小鸟!

    飞啊飞啊飞不走了!

    只有那天上还在飘荡的鸟毛!

    你快点飞吧!

    飞去江河万里,

    通传老子的爱情!

    帮我告诉这个世界!

    老子爱那个女人!

    谁他妈也别抢!”

    房间里鸦雀无声,几秒钟后,思果才笑的躺倒地上捂肚子。

    温思佳横眉冷对,想上前最终又后退了。

    怎么能和一个醉鬼较劲呢?

    判断这没什么事,温思佳拉起了大姐的手向外走,然后对也在傻笑的温思凯道:

    “笑什么笑?去把他弄下楼!”

    说完,温思佳带着温思娇飞一样的跑回了对面的房间。

    进去后,温思佳气的连续快速跺脚。

    笑岔气的思果是好久才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喘息娇声道:

    “你还别说,二姐夫这首诗的后半段真不错……飞去江河万里,通传老子的爱情!帮我告诉这个世界!老子爱那个女人!谁他妈也别抢!……哈哈,真是好霸气,我喜欢!”

    “温思果,我现在越来越讨厌你了!”

    “讨厌我的原因是我提姐夫吗!啧啧,温思佳啊,感觉你要完了,你这种状态就是小女生谈恋爱哦,还是初中生水准!相见而不敢见,越是逃避,那就越是无法忘记!温思佳,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心里有杨牧,自己去找找吧!他就藏在你心里呢!”

    出奇的,这次温思佳没有去追思果,只是皱眉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哐当一声,房门打开,温思凯出现。

    思娇道:“干嘛来了?不是让你看着二姐夫?”

    “二姐夫刚才走了。”

    “走了?”

    “嗯,临走前又作诗一首!”

    “什么?”

    三姐妹同时问。

    温思凯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朗诵出声:

    “赘婿赘婿,没了天地,

    七尺男儿,做了小弟,

    呼来喝去,不留余地,

    无人理会,好像天敌!

    心有苦楚,点点滴滴!

    保安室里,又来快递!

    跑断了腿,还是小弟,

    生活好累,那就离去……好滴!好滴!哈哈哈!”

    温思凯学着杨牧当时的语气,说完了一首歪瓜裂枣的诗,其实这不算诗,就是顺口溜,杨牧哪里会写诗。

    可是它里面的内容却很深沉。

    大姐道:“好多抱怨哦……不过那时候在咱们家,他的生活确实是这样,也真是苦了他。”

    三妹道:“他也有点歪才,最后一个字都是‘地’的谐音呢!”

    温思凯道:“咱们被二姐夫说的伤感了,觉得那时候对二姐夫确实苛刻了一些,正在房间里抹眼泪后悔呢。”

    三姐妹一听老妈哭了,急忙收起情绪跑去安慰。

    温思佳也去安慰了,可是她的心没在这里,他在琢磨着杨牧,这人怎么就如此让她不省心?好烦哦!从来没这么烦心过一个人呢!

    ……

    杨牧上了顶楼,在天台围墙的墙头上行走,丝毫不在意身侧就是深渊。

    他的嘴角挂着一点笑,一边走一边轻声细语。

    “他们会把我今天的表现全都告诉温思佳吧?小娘们,不来撩大爷,那大爷就给你玩阴的了,等着接招吧!”

    杨牧当然没醉,酒不醉人人自醉这句话真的不适用于杨牧这种好酒量的人,就算人自醉了,心还是清醒的呢。

    打了个哈气,忽然感觉背后升风。

    杨牧急忙一个跟头从墙头翻下来。

    回头一看,原来是雪蝶。

    杨牧立刻冷下脸。

    她都情愿做影了,杨牧觉得自己也应该有做主人的觉悟。

    “什么事?”

    “主人……”

    雪蝶的声音有些急躁,并带着喘息。

    “天……天狱城!”

    “天狱城怎么了?”

    “我黎明的时候过去了一趟,原本也没什么目的,就只是想要看看!可是……可是那座城已经没了!”

    “没了?哪去了?被外星人搬走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不是说城墙没了,而是城中的男女老少以及牲口家禽,昆虫飞鸟……全都死光光,身体被切碎放在城中各处,整座城充斥了血雾气息,那已经是真正的地狱之城,再也没有天堂!”

    “啊……是谁杀了他们?”

    “不知道!不过我走了四周许多地方侦查,基本确定没从城里跑出来一个生还者,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凶手极其残忍狠毒!”

    杨牧双眉紧缩。

    被屠城不奇怪,问题是真的没有一个幸存者吗?那就太奇怪了啊!

    ……

    “你真的是天狱城的幸存者?”

    孔孙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女孩皱眉发问。

    她太小了估计只有七八岁,一身的鲜血。

    他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就躲在距离天狱城西边三公里的破房子里。

    王德看小女孩不说话,走过去给了她一根棒棒糖。

    小女孩快速将棒棒糖拿过去,放在口中吃,很快把糖嚼碎,然后连着棒棒糖的棒一起吞入,似乎很是饥饿。

    王德笑着道:

    “好吃吗?告诉叔叔你的名字,还有是不是来自那边的那座城?”

    小女孩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了王德一会,才点头道:“那座城里,有我的家,我叫韩留洋,以前他们都叫我洋洋!”

    王德孔孙同时双眼放光,然后回头看向路边站立的长腿美少女。

    长腿美少女一脸的冰霜,淡淡道:

    “问问她,是什么东西屠了城?。”

    两个男人有些难办了,他们废了好大劲才确定了小女孩的身份来历,如今又要让她说出屠城真相,这也太难了点。

    不曾想,那小女孩忽然主动道:

    “杨牧!他叫杨牧!是他杀了所有人!就是他干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