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竖子不足与谋
    最后这句话,令车内的空气一时间凝固成冰块。

    楚歌盯着穆处长看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他的意思。

    “就是说,你们怀疑,白夜的灵魂重新钻进‘不死将军’的躯壳中,逃走了?”楚歌问道。

    “还有第二种解释吗?”

    穆处长苦笑道,“我们只是还不确定他的动机,这究竟是为什么?”

    “楚歌,最近一个月你待在白夜身边的时间比较多,而且你们都执行过深入地底,侦察鼠族文明的任务,也都受到过离魂症的困扰。”

    俞会长道,“所以,我们想请你帮忙分析分析,白夜的动机是什么,他究竟有没有,呃,有没有……”

    俞会长不知该怎么说。

    “有没有变节?”

    楚歌帮她说出来,“你们怀疑白夜从头到尾,就没有再把自己当成人类,而是一头100%的老鼠,并且和这次蹊跷的全城煤气管道大爆炸有关?”

    俞会长和穆处长对视一眼。

    “我们绝不愿意怀疑立下汗马功劳的同袍,但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方方面面都要严格审查,这么敏感的时间点,他钻进不死将军的躯壳中一走了之,我们应该怎么向上面写这份报告?”

    穆处长顿了一顿,道,“楚歌,你应该能看出来,这次波及全城的地下煤气管道大爆炸,不太可能是普通地震和地底灵脉爆发,能搞出来的吧?倒像是我们曾经担心过的那个可能性——是蛰伏在地底的老鼠,或者别的什么啮齿类生物,侵入了地下煤气管网的要害,大肆破坏,才能造成如此轰动的效果。

    “白夜的……失踪,是瞒不过去的,要不就是我们内部调查,先找到他,至少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否则,等军方或者我们特别调查局的内控部门来接手,那就非常被动了。

    “所以,就当帮我们再拯救白夜一次也好,请你分析一下他的动机和想法,甚至帮我们……找到他!”

    话说到这份上,楚歌也顾不上纠缠细枝末节,深吸一口气,缓缓冷静大脑,梳理脑域深处万花筒碎片般的线索。

    “没错,我也不觉得这种规模的全城煤气管道大爆炸,会是天灾和巧合,背后肯定隐藏着人为干涉的因素,而无论是否鼠族所为,鼠族肯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楚歌沉吟道,“不过,我并不觉得鼠族早有预谋,更不认为白夜是包藏祸心,背叛人类,恰恰相反,我觉得就算白夜的自我认同还有待商榷,但他依旧忠于人类文明,这一点无可置疑。”

    “那么,怎么解释这一切?”穆处长捂着眼睛道。

    “很简单,爆炸发生之后,我们能想到的,白夜也一定能想到,他肯定在瞬间就敏锐意识到,这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带给长牙王国和鼠族文明的影响,绝对比带给人类文明的影响,更大百倍。”

    楚歌道,“对灵山市来说,我们仅仅受了‘皮外伤’,最多烧毁几座大楼,炸翻几条街道,造成一段时间的经济停顿甚至倒退而已。

    “但对长牙王国和鼠族文明而言,他们极有可能遭受了灭顶之灾。

    “就算眼下,地底空间还算稳固,但如果因为这件事,引发了人类文明和鼠族文明的全面冲突,鼠族文明绝对在劫难逃。

    “所以,如果我是白夜,一个自我认同出现混乱,却同时忠于人类文明和鼠族文明的移魂者,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回到地底,去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并竭尽所能,阻止浩劫的发生。”

    穆处长和俞会长面面相觑,想了想,迟疑道:“就是说,你认为白夜是好意,他想帮忙?”

    “对。”

    楚歌点头,“他不是一直想帮忙么?”

    “那他为什么不通过组织,走正常程序呢?”

    穆处长痛心疾首,一手捂着眼,一手捂着胸口道,“为什么非要用这么过激的手段,甚至把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打过报告,要求回到地底的。”

    楚歌好心好意地提醒穆处长,“结果,被你们的什么心理健康小组给否了,你们还要连夜把他送出灵山市,明显不想让他再插手整件事的样子,我估计,他一定觉得‘竖子不足与谋’,干脆自己甩开膀子干算了。”

    穆处长表情僵硬,哑口无言。

    “行了,楚歌,事情已经发生,再纠结过去也没有意义,更何况地底的形势扑朔迷离,就算白夜早一步回到地底,或许也没意义,反而会被爆炸波及。”

    俞会长想了想,满怀期待地看着楚歌,“现在,就问你一件事,倘若有需要的话,你愿不愿意再以移魂者的身份,钻进老鼠躯壳里,回到地底去执行侦察和营救任务?”

    “当然,这里是我的家园,我不会让任何力量毁掉这里!”楚歌斩钉截铁。

    “很好,放心,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在灵山市有大笔投资的利益相关方都非常关注,为各项任务开出的贡献点都是天文数字,绝不会让战斗在最危险的第一线的英雄们吃亏,还有,我保证,只要这件事尘埃落定,你的好兄弟许军一定能得到无限量的资源供应,彻底恢复修炼的能力!”

    俞会长顿了一顿,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先要去军营,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同时,还要代表灵山市有关部门,在乌正霆中校的乌鸦部队那里,夺取主动。”

    楚歌眨巴着眼睛,前半句话他听懂了,后半句话却是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刚才已经说过,乌正霆中校希望得到上级的授权,宣布灵山市进入特级紧急状态,果真如此的话,全市范围都将进入军事管制,数百万市民都要撤离,而且是长期性的撤离,然后,军方可以动用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对付地上和地底的一切之敌,不惜,不惜摧毁整座城市。”

    俞会长叹了口气,道,“我们不是不顾大局,倘若有确凿证据表明,地底存在着极其严重的威胁,已经超出了常规手段可以控制的级数,极有可能威胁到三百万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那么,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只能丢车保帅,舍弃家园,保全生命。

    “但你应该知道,数百万人的全面撤离,是多么严重的事情,特别是在灵气复苏,野兽横行,病毒肆虐的今天,一定会有无数人死在颠沛流离的路上,更有无数人的命运,将被彻底改变。

    “还有,联盟投入到灵山市的大量资源,包括全球七十亿公民对联盟的信任,都将遭受沉重打击——联盟才刚刚宣布将灵山市划定为十三座特区之一,就要眼睁睁看着战火摧毁这里,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当然是不愿意放弃家园的。

    “站在乌正霆中校,乌鸦部队和军方的立场上,他们当然愿意在最短时间内,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干净利落解决问题,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在所不惜——这是由他们这支队伍的性质决定,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站在我们灵山市议会和各个有关部门,包括三百万灵山市民的立场上,如果能保住灵山市的正常社会秩序和经济发展,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值得我们尽全力去拼搏,楚歌,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

    楚歌道,“我们都不希望灵山市进入特级紧急状态,并接受军管甚至变成战场,倘若乌正霆中校真要这么做,必须拿出过硬的证据,证明有砸烂一切的必要性。”

    “没错,就是这样!”

    俞会长稍微有些意外地看了楚歌一眼,继续道,“另一方面,我们也是去兴师问罪的,整个行动一直是乌正霆中校在全面负责,他也一直信誓旦旦绝对不会搞砸,我们非常信任他,积极配合他工作,现在却捅了这么大个篓子,总要给我们个说法吧?

    “只不过,我们身在体系之内,受到掣肘颇多,不可能像是泼妇骂街一样怼过去,气势未免有些不足。

    “你却不同,你是……”

    “我知道。”

    这次,楚歌学会了抢答,“我是社会闲散人员,无需任何顾忌,完全可以跑到乌正霆中校面前去泼妇骂街,骂他个狗血淋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