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选择命运的权力
    “强行唤醒一个沉睡中的人是不道德的,你们视为‘拯救’,却没有询问过我的意见,哦,对了,我记得在夜光城里,我已经非常清楚向你表达了我的意见——我不愿意再当一个人类,我选择鼠族。”

    白夜目光冰冷地看着楚歌,“看起来,你们似乎没有将我的意见放在心上。”

    楚歌挠了半天头。

    “好吧,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确没有尊重你的意见。”

    他强行辩解道,“不过,一个自杀者站在高楼边缘,想要一跃而下之时,旁人若是看到了,总归要上前阻拦,不顾一切把他拽回来的,哪怕他再怎么高喊‘别管我,放开我,让我去死’之类的话,旁人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你说对吧?”

    这回,轮到白夜愣了半天。

    “怪不得你叫‘长舌头’。”

    他闭上眼睛,有些无奈地摇头,“食猫者给你的名字,还真是没有取错。”

    楚歌“嘿嘿”一笑,趁机道:“怎么样,老白,你现在总该相信,我的确没有骗你,你从始至终都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人类了吧,重回人类的躯壳,有什么感觉?”

    “感觉……很古怪。”

    白夜重新张开迷茫的双眼,看着自己微微张开的手掌,仿佛经过半个月的消化吸收,还是无法相信这是自己的肢体,“就像是我在地底世界和你打过的那个比方,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意识被装进了一具诡异无比的外星人的躯体,四周是光怪陆离的异世界,而且你的脑海中,还多出了很多身为外星人的记忆——你简直无法搞清楚,自己究竟是真正的外星人,还是不幸落入外星人的魔掌,正在进行一个残酷的实验。”

    “等等——”

    楚歌急忙道,“你当然是真正的人类,此刻正浮现在你脑海中的,全都是你原装的记忆,现在的地球联盟可没有这么神通广大,能掌控‘记忆植入’这么高科技的能力!”

    “我知道。”

    白夜心平气和地说,“这也是过去半个月我一直乖乖任凭你们摆布的原因,我的理性思维已经判断出,这一切都是真的,但从情感上,我依旧无法接受,自己生而为人这样一个事实。

    “更何况,就算过去的我曾经是一个人类,也不妨碍今天的我,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力——相比人类而言,我还是更喜欢鼠族。”

    “别这么急着下结论,老白,你才刚刚恢复没多久,还处在离魂症的困扰中,前段时间我也是这样的,恍恍惚惚,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人是鼠,会习惯性站在鼠族的立场,用鼠族的逻辑思维来考虑问题。”

    楚歌道,“等你再适应一段时间,回想起更多东西,看过人类世界的大好河山有多么气势恢宏,人类文明的历史有多么波澜壮阔,还有花枝招展的女粉丝究竟有多么热情似火,我保证你会重新爱上生而为人的感觉的!”

    “你说的这些,我已经从书籍,电视和网络中看过许多,也从脑海深处回想起了许多。”

    白夜无动于衷,冷静道,“但我仍旧找不到,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的理由。

    “既然这是我的人生,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我应该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命运,想以什么模样活下去,就能以什么模样活下去,对吧?

    “我知道现在很多时髦男女都流行整容,削骨开眉拉皮乃至截断双腿再延长,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有人不满意自己的性别,把自己从男变女,或者从女变男,只要那的确是他们心甘情愿,似乎也不应该遭受道德的谴责和旁人的管束。

    “那么,我只不过是想把自己‘整容’成鼠族的模样,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楚歌张了张嘴,没想好应该怎么劝说白夜。

    “这几天,特调局宣传处那些家伙一直在对我说什么‘使命和责任’,可是我觉得,我为特调局和地球联盟工作了二十余年,不但亲自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还以金牌教官的身份,培养出了至少数百名移魂者新血,我已经完成了自己身为人类的使命,也尽到了力所能及的一切责任,接下来的生命,我想自己掌控。”

    白夜道,“这样的想法,有问题吗?”

    “没有。”

    楚歌只能这么说,“但是,为什么?”

    白夜看着他:“非要有一个理由吗?”

    “倒不是非要有一个理由,其实我还是挺能理解你的,鼠族文明并不是一般人想象中那么阴暗,潮湿,肮脏和腐臭,而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人类文明的微缩和加速版本,很多地方都挺有意思的。”

    楚歌两手一摊,道,“不过,我估计特调局、军方还有议会里的议员们,肯定会刨根问底,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名王牌移魂者,头也不回地离他们而去。

    “你是想和我说,还是和特调局宣传处那帮面目可憎的家伙说,还是和心理医生说?哎,我记得医疗专家团队里,有个王医生不错,就是那个三十来岁,嘴角有颗痣,戴个金丝边眼镜,烫个大波浪,看着很温柔很知性的那个,好像也是去年刚离婚,正准备展开全新的生活,要不然我找她来,你和她探讨一下?”

    白夜盯着楚歌看了很久。

    “算了,我还是和你说。”他缴械投降。

    “我受宠若惊。”楚歌说。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肯定看过我的资料,知道我的童年时代,几乎就是在原始丛林里度过的。”

    白夜的眼神有些恍惚,缓缓道,“我的老家原本是一座地处偏远的石油城镇,依靠地底资源也曾兴旺发达过一阵子,不过,到我出生之前,因为资源消耗殆尽,已经渐渐衰落下来。

    “灾厄纪元,绿潮爆发,无数孢子,灌木,荆棘,藤蔓和花草树木都疯狂增殖,从四面八方将我们包围,一下子切断了家乡通往外界的道路。

    “家乡依附地底资源而生,原本就不坐落在任何交通要冲,更何况灾厄纪元,社会秩序崩坏,所有城市和军事基地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们向外界发出的求救信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过了几年,甚至收到了外界四分五裂,战火熊熊燃烧,变成修罗地狱的消息。

    “外面的世界刀兵四起,水深火热,反倒是被绿潮遮蔽的家乡,恰似一座小小的世外桃源,家乡的人们也就绝了继续沟通外界的念头,一心一意、齐心协力在原始丛林里生存下去。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生和长大。

    “在童年和青少年时代,我从未意识到人类和别的动物有什么不同。

    “不错,我们拥有语言和文字,我们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在荆棘的覆盖和藤蔓的缠绕之下,还依稀能看到昔日城镇最辉煌时,高楼大厦留下的残垣断壁,而残垣断壁深处,偶尔还会传来‘沙沙’声,那是早已废弃的机械和电器,在锈蚀殆尽之前,发出最后的呜咽。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处呢,在危机四伏,神秘莫测的丛林里,再先进的科技,都未必能提升多少生存几率的。

    “随处可见的沼泽和瘴气,隐匿其中的毒蝎,蟒蛇和噬人蚁,凶猛的山猫和猎豹,看不见的细菌和病毒……一切的一切,随时都能要了一个‘高贵而骄傲’的人类的小命。

    “成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从未觉得人类有什么特殊,我们和毒蝎、巨蟒、噬人蚁、山猫、猎豹、蛇虫鼠蚁没什么不同,不过是一种普普通通的,挣扎求存的动物而言,有时候我们是猎手,有时候我们是猎物,不管猎手还是猎物,我们共同遵循着丛林的法则,所谓‘文明’,不过是侥幸吃饱喝足之后,在不可预测的死亡来临之前,聊以慰藉的游戏而已。”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