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不可承受的胜利
    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朵血色红莲冉冉绽放,火焰如决堤的潮水般朝四面八方肆虐,堵塞了一条又一条地底缝隙,非但当场将无数生灵烧成灰烬,还抽干了更大范围内的空气,令数以十倍的蛇虫鼠蚁都以最痛苦的方法,死于非命。

    烈焰熄灭之后很久,才有焦头烂额,但好歹还能蠕动的鼠族,艰难爬进修罗战场。

    绿豆小眼泛着麻木的光泽,倒映着残酷的修罗地狱——烧成灰烬的腐殖质之上,是一枚枚干瘪的虫卵,里面甚至有尚未成型的虫族,艰难想要爬出来,却在高温炙烤下,和卵壳一起变成了死灰色的酥脆雕像。

    虫卵旁边,是无数面目全非的虫族,他们原本就被疯狂的基因实验改造成狰狞丑陋的模样,在烈焰的恣意涂抹下,更是变成了疯子都无法想到的梦魇。

    虫族张牙舞爪的残尸旁边,是鼠族的尸体,烈焰是一视同仁的,无论他们的铠甲有多坚固,刀剑有多锋利,亦不足以帮他们抵挡烈焰的侵袭和缺氧的地狱。

    鼠族们只能和变异虫豸死死纠缠在一起,试图用利刃和獠牙剖开彼此的躯体,用彼此的鲜血和体液带来些微凉意,最终,仍旧免不了同归于尽的下场。

    无数尸体堵塞了这处地底空洞,烈焰和刚才的爆炸更是令地质结构变得极不稳定,很快,上方就有大块岩石崩塌下来,将修罗战场,以及战场上的无数残尸,统统掩埋——或许是永远掩埋掉了。

    仍旧活着的鼠族们在打扫战场,很耐心地将每一头变异虫豸的残躯,彻底碾成粉末。

    偶尔,会有一两只貌似彻底死透的变异虫豸,突然暴起,从焦黑的甲壳里发出最后一击。

    绝大部分情况下,鼠族的警惕性都很高,并不会让这样的垂死挣扎得逞。

    但也难免会有一些初次上阵的鼠族新兵,无论老兵们怎么教训都充耳不闻,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充当血腥的前车之鉴。

    这些新兵的惨死,只是小小的插曲,鼠族和虫族的战争打到这个份儿上,再多死伤也只是一串很快就会被遗忘的数字,当战场上最后一头变异虫豸被碾成粉末之后,有鼠族老兵挥舞着一面千疮百孔的长牙王国战旗,插到了两块刚刚崩落的岩石之间。

    尽管战旗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胜利的鼠族们,特别是那些第一次参战的新兵们,还是手舞足蹈,大声欢呼起来。

    在远处,通往夜光城的一条岩缝入口,食猫者如同人类那样卓立,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这一切,凝视着鼠族的第一百二十五次胜利。

    食猫者脸上没有半丝如新兵般懵懂的笑意。

    ——当它第一次以最高指挥官的身份,统帅鼠族大军战胜了野生变异虫豸时,它也曾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彼时的它,甚至幼稚地幻想过它以天纵之才,力挽狂澜,拯救长牙王国于倾覆的边缘,百战百胜,消灭所有变异虫豸,并登上国王宝座的场景。

    现实却无比残酷。

    失去蛇魔智慧的变异虫豸,并不比普通虫豸难缠多少,打一次胜仗并不困难。

    问题是这些变异虫豸的繁殖能力和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却是普通虫豸的数倍,就像真菌和病毒那样恣意播撒,迅速扩散,到处都是。

    打一场胜仗,摧毁一片变异虫豸的繁殖基地,并没用太大的用处,用不了多久,在别的缝隙和阴暗角落里,又会发现数量更多数倍的变异虫豸。

    即便打了一百场胜仗,基本控制了从夜光城到天人实验室之间的所有缝隙,也只是驱赶剩下的变异虫豸朝着更深,更幽暗的地底缝隙迁徙而已,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卷土重来,像是永不疲倦的微型杀戮机器。

    但身为哺乳动物的鼠族,却会疲倦,会恐惧,会沮丧,会麻木,会在沉重的压力之下,生出各种各样极不稳定的情绪。

    而且,他们的消耗太快了。

    “战死,234,重伤,456,失踪,1433……”

    食猫者皱眉看着刚刚整理出来,此战的消耗。

    这里所有的战死,重伤和失踪,都是长牙王国的公民,那些拥有智慧,受过一定训练的鼠族们,而如果算上附庸部落还有奴兵的话,数量更多三五倍都打不住。

    而所谓“失踪”,在残酷的地底世界,基本也就是死亡的代名词,不用想着还能挽回多少战斗力。

    如果说,兵力上的损耗还能靠卯足了劲繁殖来弥补的话,武器和物资的损耗,更是食猫者无法承受之痛。

    鞭炮,火药,燃料,自行车辐条,手术刀片,罐头铠甲……绝大部分战略物资,都在以拧开水龙头般的速度飞快消耗,并且很难得到补充。

    即便可以自制的罐头铠甲或者铁片战刀,也需要充足的原材料,而经过鼠族和虫潮的高强度战斗,地底世界的哪怕一根铁钉都被他们搜刮殆尽,剩下的资源,要么就掩埋在更加复杂而危险的废墟深处,要么超出了长牙王国的辐射范围之外,远水解不了近渴。

    “这是一场得不偿失的战斗。”

    食猫者心想,“再这样高强度消耗下去,剩下的战略物资最多还能支撑十几二十场这样的战斗,再杀死几万、几十万只变异虫豸,毁灭几十处他们的繁殖基地。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变异虫豸扩散得到处都是,即便今天清理干净的缝隙,稍微一个不注意,又会有新的变异虫豸滋生出来,而在长牙王国的辐射范围之外,那些更加幽暗的角落里,说不定还有一支新的变异虫豸大军,在耐心等待着化身虫潮的时机,这样的战争永远没有尽头,而且找不到半点好处。”

    没错,战争本身并非目的,当战争带来的好处远远少于损耗,这根本不是什么胜利,只是一路小碎步朝着失败的深渊跑去,现在最令食猫者头痛的是,当它牺牲无数士兵,损耗无数战略物资之后,却很难从化成灰烬的变异虫豸身上,收获足够的战利品。

    不错,他们占据了更多的地底空洞,但这些烈焰烧灼之后,寸草不生,连夜光苔都无法生长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倘若要派鼠族分兵驻守,还会消耗宝贵的兵源,并对漫长而脆弱的补给线,带来更加沉重的压力。

    而从变异虫豸身上,也很难找到高价值的战利品。

    绝大部分变异虫豸的血肉,都有剧烈的毒性,或者像变异蜘蛛和甲虫,甲壳之内根本没有多少肉,经过烈焰烧灼之后,连填饱鼠族的肚子都做不到。

    无法以战养战,就陷入慢慢失血的恶性循环,在前面一百多次的“胜利”中,长牙王国几乎打光了所有训练有素的精锐,到现在,很多仓促上阵的新兵才刚刚出生不久,连话都不怎么会说,更别提领会上级的命令,操作结构复杂的武器,每次都把仗打得乱糟糟的。

    就像今天,其实鼠族已经占据了场面上的绝对优势,根本没必要动用火药和燃料之类的战略武器,就算真要放火,也不应该是那个极不稳定的位置。

    所以食猫者很怀疑那是一次意外,是因为保管不善或者使用错误才导致了爆炸,令原本损失极少的大获全胜,变成了苦涩的险胜,可惜负责保管和使用火药的部队,也统统在爆炸和燃烧中灰飞烟灭,令食猫者无从寻找真相。

    它只知道,自己、长牙王国乃至鼠族文明,再经不起这样的“胜利”,如有可能,它真希望和虫族寻求一个体面的妥协。

    只可惜它面对的并非拥有发达大脑,懂得尔虞我诈的智慧生命,仅仅是一群被食欲和生存本能驱使的……虫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