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236】直播挂机:我去洗个澡
    被金太君举报的那局结束后,林轩已经直接晋级到了大师,粗略算一下,胜率应该有近九成,这是一个非常吓人的战绩,回头应该可以发在微博上装一下,说不定还能上个热搜蹭个热度啥的。

    进入下一局排位,林轩依旧被分到了下路,他扳掉了女警后,就随意扫了下弹幕,先看一下有没有消息灵通的观众。

    结果就看到有人在刷“不是冤家不聚头”。

    又排到了那位金太君。

    而且是队友,就是林轩这局的辅助!

    “哈哈哈,冤家路窄姜景白”

    “我在看太君直播,真的是大舅子这边的辅助”

    “瓜子啤酒小马凳,坐等单手杰斯”

    “哈哈哈,笑死我了,刚刚结束后金太君还在抱怨太多其他赛区的人来韩服,环境越来越差”

    “以太君的脾气,怕不是第一件就要掏出来个水银系带”

    “坐等单手杰斯,然后先出个水银,再出个复活甲,不死流辅助哈哈哈哈”

    “大舅子:我特么就装个逼招谁惹谁了?”

    ……

    这位金太君在韩援大潮里也曾来过lpl,可惜就待了一个赛季,世界赛资格战刚打完就就迫不及待地回国了,时间不算长,成绩其实也不佳,世界赛资格战第一轮就被淘汰掉了,但却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原因就在于他除了最强大脑的一面外,还有比较任性或者骄傲的一面,经常会有骚话和骚操作,水银辅助和单手杰斯就是非常典型的两例。

    不是在rank里,而是在比赛上。

    当时的他效力于lpl的jpa战队,传言与队友不和,当然这个不合多半也解释为嫌弃队友太菜,所以不太愿意老老实实地去保护队友,先是在常规赛时使用杰斯单手操作,还因此被惩罚。

    随后在夏季赛结束后的世界赛资格战中,又史无前例地作为辅助不出辅助装,而是先做出来了水银系带和复活甲这两件装备,被疯狂吐槽和调侃。

    眼下直播观众们显然都联想到了这个梗,都在各种调侃,让林轩做好下路一打二的准备。

    林轩从弹幕上了解到这些后,也忍不住失笑,虽说也没真觉得对方就真的会这样消极对待,但保险起见,还是选择了一个线上比较万金油的伊泽瑞尔,这样就算这个辅助不呆在下路,总是四处跑去游走,自己在下路也不至于被压得太惨。

    “哈哈哈,睿智的大舅子”

    “看到这个ez我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舅子:放马过来吧,我已经做好了一个人在塔下qqqq的准备”

    “不不不,你错了,是塔后qqq”

    “金太君:让你打我脸,让你翻我盘?当对手打不过你,当队友我还治不了你?”

    “阔怕,难道能制裁大舅子的只有队友吗?”

    “四楼快选人啊啊啊啊,我想看金太君要选什么辅助”

    ……

    同时也有不少人就直接跑到了飞鹰平台的金太君直播间里,当然,他是在韩国直播,这边是转播,会有一个翻译小姐姐负责帮忙翻译金太君说的话,偶尔也会活跃下氛围,或者感谢一下礼物等等。

    因为是转播,所以金太君这边直播间人气其实不算多高,毕竟是个韩援,实力强只意味着名气大,有国籍限制,加上不少国人对待韩援始终有种不太好的情绪,粉丝转化率很低,不会有太多国内粉丝,这是先天限制

    ——当然如果长得很帅或者可爱,能够让很多妹子情不自禁喊一声“欧巴”,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长得好看从来不用讲道理。

    但金太君显然不属于“可爱”“帅气”“英俊”的行列里,所以他国内直播间里的在线观众只有两千左右,从上局排到林轩后才开始有了不小幅度的上涨。

    在他举报后,这个上涨幅度更加明显,都已经有五千多人了。

    随着刚刚举报的事情被讨论完调侃完,有不少人选择离开,直播间人数回落,但在在这局组队完成后,他这边直播间人数就再次上涨了起来。

    很多人都是从林轩甚至于姜浅予直播间跑过来的,特意开了两个甚至于三个直播,就为了一边听妹妹唱歌一边看大舅子装逼,顺便看看被装逼的这位太君发现又排到了大舅子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刚刚被对方的老鼠翻了盘,而且在心里认定了对方是作弊,开了脚本的,金太君自然还记得对方的那个id名字:

    china、bai。

    金太君很早就专注打游戏了,因而不懂汉语,英语也不大好,但去过中国,china这个因为中国瓷器享誉世界而拥有了“中国”“瓷器”双关语意的名词还是知道的,会在韩服堂而皇之把自己名字打上这个前缀的人本就不多,因此很容易就会记住。

    他在举报后还因为无故举报对方而被直播间里的观众质疑,很是费了一番口舌解释,这会儿又看到了这个id名字,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大叫了起来:“啊?又是这个家伙?哈,你还敢继续打,撞到我手里……”

    他马上用韩语打字告诫自己的队友:“这里有个人是开了脚本的,我上局遇到了他,希望大家一起举报。”

    打完这行字后,金太君又认真看了眼刚进入扳选时的队友id提醒,把上局那个开挂老鼠的id给打了上去:“china、bai,就是他,作弊的。”

    “哈哈哈哈,果然还是喜欢较真的金太君”

    “很想看到他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表情,期待ing”

    “我更想知道当初大舅子刚开播骂他去韩服虐菜找噱头的人都去哪了”

    “可怜的太君,就这样成为了姜景白装逼的踏脚石”

    “开挂死全家,跑到韩服去开挂,还被人举报,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煞笔东西赶紧把前缀去掉,开挂还带国籍,丢中国人的脸”

    ……

    两个直播间弹幕都嘻嘻哈哈笑成一片,只不过也有些莫名其妙的言论出现,非常的脑残,但显然就是故意来引战的,林轩很清楚自己给姜浅予的忽然出现,分走了不少人的蛋糕,所以引起了一些敌视,会有人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因此也不怎么在意,直接让人封掉。

    在金太君自己直播的弹幕上,则开始出现了不少喷中国的言论,比如“喜欢作弊”“菜就只能作弊,很有自知之明”之类的话,这些显然就不再是水军了。

    上天是公平的,脑残与喷子并不是某个国家的特产。

    在哪都能看到。

    金太君看到这些言论后,不知是出于公众人物的自觉,还是说一直传言他很喜欢中国是真实的,不仅没有附和,反而让房管把这些都给禁掉,道:“不能那样说,虽然我很讨厌作弊,但不能因为一个人就否定一个赛区,中国还是有很多选手都很厉害的,比如陈慕雨,他退役都已经那么久了,不过到现在,我依旧没有看到有能跟他抗衡的adc……”

    英雄联盟的整体玩家水平和职业水平都是在随着时间而提高的,陈慕雨退役已经有数年,而按照金太君的说法,简直是说当年陈慕雨领先全世界好几年似的,这话捧得有点高,不说他自己的直播间,就连国内飞鹰平台的转播间里,都有些人开始撕了起来。

    “懦夫的亚军能吹一辈子?”

    “人家都特么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颠覆了,还吹个毛线啊”

    “贼烦,又一个慕雨吹”

    “麻痹死胖子好好打你的游戏行不行”

    “有本事拿个世界冠军回来啊”

    “给喷子一把键盘,就能牛逼到俯视整个世界”

    “鹤王:劳资还要再拿多少个冠军才能证明我才是世界第一adc?”

    ……

    当然,这种言论毕竟是少数,主要是退役了好几年,不少刚进来的人没有经过那个传奇时代,见那么多人捧一个已经退役的家伙,自然就会不爽。

    转播间的言论总体来讲还是倾向于“吹”陈慕雨的,倒是金太君直播间里,因为极少有中国人,言论就激烈了很多,当然更多的人也就直接抬出来了如今被很多人认为世界第一adc的鹤王来。

    “你们都不知道而已。”

    一个敢在比赛时单手,并且辅助先出水银和复活甲的家伙,显然不是什么很容易就屈服的人,见弹幕上那么多人不满他的说法,也没有半点要认错的意思,“当年我们打sky,前面两局打完,鹤王他直接就被打得心态都崩掉了,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他以前那样不可一世的样子,到最后领奖的时候都没精打采,我们虽然赢了sky,但是他被陈慕雨教育了……这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他在直播间里耸了耸肩,“当然,现在他的水平比当时要强很多,比陈慕雨当年不差多少……听清楚,是不差多少,而已!”

    这位俨然有些资深“慕雨吹”趋势的金太君在直播里爆出来了这个料后,就又撇撇嘴,“不讲这些,这个人总不可能是陈慕雨,他肯定是开挂的。”

    他说到这儿,忽然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喂,你到底在说谁作弊,这个adc吗?”

    金太君有些意外地“呀”了一声,摘下耳机,见是自己战队的上单,奇怪道:“你在干嘛,偷听我说话吗?”

    “不不不,我只是跟你排到了一起,你一直在盯着那个人,没有看到我而已。”

    “好吧,就是这个adc,他是作弊的。”

    随手锁定了一个盖伦的金太君撇撇嘴,“我不想跟这种人一起玩。”

    “你要退吗?”

    “不,为什么?我退了的话,他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不认得韩文。”金太君认真地调整着自己的符文天赋,还特意把召唤师技能从虚弱换成了点燃。

    “德玛辅助?”

    “哈哈哈,怕不是个单手盖伦吧”

    “好吧,我还以为会选杰斯或者亚索呢”

    “大舅子:劳资有句mmp一定要讲”

    ……

    林轩看到这个德玛辅助选出来,也是有点无语,不过还是咳嗽一声,笑道:“德玛就德玛,看样子至少是打算在下路呆着了,德玛想游走都不太好游走。”

    金太君就在五楼,选定了英雄后,就进入了倒计时,很快进入载入界面,游戏开始。

    进野区的时候,林轩就先看了眼这个辅助的出装,毕竟这种局里真要他下路一打二肯定是有难度的,混都不容易混,人家双人线甚至于打野都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塔下qqqq的,绝对要来越塔。

    盖伦出装是多兰剑。

    好吧,这个出装明显不打算正经玩,但只要不乱跑,对方总不可能直接无视掉他直接越塔的,就算站在那不动,作为一个ez,正常发育的自信他还是有的。

    接下来的情况也如同林轩所料,这个盖伦不抢兵,但也没有任何要有点作为的意思,就站在一旁跳舞,然后全屏给对面打字。

    不过他不认识韩文,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倒是弹幕上很快从转播间里得知了金太君在做什么,于是又给林轩翻译回来:“金太君在号召对面一块举报你开挂作弊。”

    不得不说,这个金太君不是一般的较真,林轩也有点无奈,不过反正自己不是作弊,也就不在意,继续打好自己的。

    “不要让这种人污染游戏环境。”

    对方辅助打字表示说这个ez看着起来很正常,金太君就坚持不懈地给他普及这个家伙作弊的前科,以至于让林轩直播间这些人在觉得搞笑与期待打脸的时候,甚至都觉得这家伙有点无聊。

    然而在看转播的人,很快就看到金太君摘掉耳机站了起来,然后跟排在一起的打野队友说了句什么,又低头跟直播画面说了声。

    就直接转身走人了。

    翻译小姐姐都似乎愣了一下,随后才在弹幕各种问号与催促中,有些懵逼的翻译:“他说,他说……那个……”

    “他说三分钟已经过了,已经没法提前投降了,所以……”

    “他现在可以洗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